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11[上]

原文链接 BY Smokeshop

前文走你┏ (゜ω゜)=☞

章节总结:

Even开启撩神模式

神助攻Lea上线并三分球得分 希望以Jonas为首的Isak亲友团能够再接再厉 


Chapter 11

 

I

 

这是一段公认的暧昧友谊。

 

倒不是说真的有人察觉,当他们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哦,这里绝对有点赤裸裸的调情意味了’。但Isak知道,Sana知道,他假设Even也知道。他觉得这种暧昧不需要有任何意义。也许在经历过他们那些过去之后,暧昧也就恰如其分。

 

这他妈都是屁话。

 

这是一个完全没有道理的愚蠢借口罢了。

 

但是人们总是会让自己相信很多很多除了真相以外的事,就像Isak选择相信这个借口。他们俩终将迎来的那个结局是无法避免的。所以这暧昧不需要有任何意义。只要他们两能再次以朋友的身份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都不重要了。

 

如果有人怀疑Isak是同性恋的话,也许他就能放松点,把他们之间这种嚣张的eyefucking进行到底。但是没有人怀疑Isak是同性恋,至少他知道的还没有,所以他只能强烈渴求,充满欲望的看着Even,这恰好是一种,Even知道这是欲望,而Sana,很不幸的,也知道这是欲望,但是别人就是发现不了的眼神,顶多就是多看了一眼。所以只要他控制住自己不去触碰,谁能从一个眼神中看出真相呢?

 

那么长时间以来,Isak第一次对自己的性向感到无比自然 。当他第一次和Even对话的时候,十六岁,恐惧着神的惩罚,他觉得自己也许有一天会出柜的,为了Even而出柜。但是现在他的感觉比那要丰富的多,也许他能真正面对自我,而不是为了别人。

 

他现在不再那么害怕了。也许这是因为他已经体会过了他最恐惧的那种拒绝,而且也活过了那段最痛苦的时光。他知道他能生存下来,变得比以前更强大。既然他能从那样的痛苦中生存下来,也许他也可以度过出柜的难关,做最本真的自我,让那个单词‘同性恋’从自己唇间滑落。这对于一个对他一直不那么友好,准确的说是把他的生活弄得乱七八糟的宇宙而言,不是个过分的要求吧?

 

比起那种单纯的友谊,他们俩明显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上次把事情说开后还不到一个月,这两人就开始每天一起上放学,在咖啡馆里点一样的咖啡,然后坐在那里聊天直到天黑时分。Even有自己的朋友圈,但他会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和Isak还有他的朋友们在一起。他们又开始成为朋友了,是的,这对于Isak而言很重要,在一切之后。他只是觉得也许这不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比起友谊,他可以感觉到心底慢慢活跃起来的别样情感。

 

“你今天看上去很好,”耳边一道独特而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Isak几乎没抓住手里的书,因为他正拼命从那个(该死的)柜子里把书拽出来。他吓得跳起来,转过头。

 

“你不应该这么突然冒出来吓人,”Isak瞪了身后的人一眼,转过头面对柜子,装作自己没有因为身后Even逐渐靠近的温度而颤抖起来。

 

“你应该好好打扫一下你的柜子,”Even说着,Isak把一堆乱糟糟的书啊纸啊塞进了他空空的臂膀里。Even挣扎了一下保持平衡,而Isak开始把一些废纸团成团扔到柜子后面的空挡里,为了给书本腾出位置。“天啊,”Even无语,把他推到一边,把书塞回Isak手里,“你简直是个噩梦。”

 

Isak看着Even把所有纸张都拿出来放平整,理好以后放在柜子顶上。“书,”他没有回头只是伸出一只手,Isak把一本硬皮书放上去,然后在Even把它沿着柜子边角放好之后又递过去一本。很快他的柜子就变成一种完全认不出来的整洁,困扰了他一整年的毛病终于被解决了。

 

“大洁癖,”Isak说,代替了感谢。

 

Even只是看着他微笑起来。“准备好了?”

 

Isak点了一下头,带有目的性的。“准备好了。”

 

“在KB聊一会儿?”Even问。

 

Isak又点了一下头,而此时他们俩已经一起迈上了学校走廊。“在KB聊一会儿。”

 

Even 带着点宠溺的微笑摇摇头。“小傻子,”他轻轻说。

 

“我?”Isak捂住胸口,一脸不敢置信。“你在说我吗?哦咿,混蛋,我可是个天才。”

 

“你是吗?”Even一脸新奇的反问,就好像Isak从来没有全科6分而且在午餐桌上朝Jonas炫耀过一样。

 

“对,混球,我是天才,”Isak肯定的点点头。他们推开门,走出学校,在闷热的室内窝了一整天之后,这种扑面而来的寒意倒是感觉不错。

 

“抱歉,我之前不知道,”Even严肃认真的说,和Isak步伐一致,肩并肩。他故意的缩小了自己的步伐,Isak知道,并且很感激。他不需要满脑子光想着Even的大长腿,尽管这大概并不是为什么Even走的慢了些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们现在能一起并肩而行的这个事实让他放慢了脚步。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关于你多么想要操Even的,你个傻逼。

 

“你应该道歉,”Isak一本正经。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你满脑子都塞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Isak回应,Even笑起来,“是啊我猜确实如此,”他朝Isak眨眨眼。“全是某些事情。”

 

Isak不知道为什么这让他脸红了。

 

II

 

“你感觉怎么样,妈妈?”Isak问道,他一只手搂着妈妈,和 Lea一起走在街道上。

 

“关于什么?”她问。

 

“关于…这个我们要去的心理咨询。”Isak有些恼火,也许这不是个好时机,再过几周她就又能好起来了。

 

但Isak不想再等了。他知道这样做很蠢,但是他不想再等了。他花了大力气让妈妈同意来这个预约,因为当她好起来的时候她绝对不会同意的,也不需要。所以他强迫着让整件事情发生,尽管他自己也犹疑不定,害怕也许这没法起到任何作用,害怕妈妈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些。

 

“对,”她摇了摇头像是想晃走那些稀里糊涂的想法。“对,我知道,抱歉。”

 

“你不需要抱歉,”Isak宽慰的朝她微笑了一下。“没事的,我觉得和这个女士谈谈能帮到你,但是如果她不能的话,我们以后再试试也可以的。没关系,别有压力,放飞焦虑吧。”

 

“别有压力,”她郑重的点点头,Isak微笑起来。

 

“别有压力,”Lea在妈妈的另一边,小手牵大手。Isak问过妹妹为什么不再牵自己的手了,但Lea只是朝他吐出舌头。

 

“谢谢你,宝贝。”他们的妈妈说,摸了摸她的头发。“谢谢你能一起来,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变得好起来,甜心。”

 

Isak微笑着,他们一起走近医生办公室。Lea给妈妈把门拉开,然后Isak快要进去的时候又把门关上。他报复似的把Lea抱起来放在肩头,她笑着尖叫。大部分母亲多半会阻止他们在一个本应是让人们心情平静的场合这么胡闹,但是Marianne只是微笑起来,Isak很高兴自己能让妈妈露出笑容。

 

“Marianne Valtersen,”她告诉前台后面的接待员。

 

医生叫Lise,上次Isak去Cathrine那里接Lea回家的时候,Ann向Isak推荐了这个医生。她很擅长安抚那些与现实脱节的人们,Ann这么说。Lise是她的一个朋友,但Isak不觉得Ann会对于一件与Lea息息相关的事情上有所偏见。再说,任何能帮帮他妈妈的可能性都值得尝试。

 

“你可以进去了,Valtersen女士,”接待员朝门口示意,“希望你能有一个美好的咨询时间。结束的时候可以来我这边安排一下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如果这次能进行的不错的话。”

 

这个男人看上去有用不完的活力,Isak想,对于这种场合也许很有用。也许这个男的是某个大学里的心理系学生,这让他对这家咨询师的印象又好了一点。

 

“好好享受,妈妈,”Isak抱了抱她,“我们就在外面等你哦。”

 

“拜妈妈!”Lea跳起来,这样妈妈好把她抱起来。“我爱你,祝好运哦。希望你能好好的。”

 

“谢谢,宝贝们,”她亲了亲Lea的额头,把她交给Isak,他一下子把妹妹抱回肩头,然后往等待区走过去。这个心理咨询师的办公室和一大堆牙医啊,当地公司啊一起挤在一个办公区域里,空间不算很大,所以Isak和Lea只能默默缩在半个椅子上。

 

“我能玩你的手机吗?”Lea伸出手,拉了拉他的外套口袋。“拜托?”

 

他叹口气,拿出手机,上交。

 

“那你再帮我梳个头发呗?”Lea笑嘻嘻的接过手机,熟练的解锁,找到那个专门为她下载的游戏,“拜托啦,”她想起来,又加上一句,“要麻花辫。”

 

“一个还是两个?”Isak问道,她转过身背对着他,眼睛已经盯上那个无聊的小游戏,全神贯注。他用手指轻柔的梳过她的发丝,理出几股头发来,见她还没有回应,完全投入游戏的样子,他轻轻拽了一下她的头发。“嘿,一个还是两个?”

 

“两个。”她闷闷的回答,眼睛还是没有离开屏幕。

 

他从中间把她的头发分开,然后开始从发际线往后梳。

 

“再紧点,Issy,”她抱怨着。

 

“我还没开始呢好吗。”

 

“你收到了一条短信,”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只是从她肩头望过去的时候,Lea已经点开了那个提示框。“噢——是Even的,”她唱歌似的说道,他的手指还陷在她的头发里,已经分好了几股头发,又不想从头开始,所以他无计可施,只能让这一切发生。

 

“他说,‘你认真听科学课的样子看上去很可爱,’Aweeee,你有一个男朋友了诶,Issy?我就知道你想吻他!”

 

“Lea,”他呻吟着,“玩你的游戏去吧,Even不关你的事。”

 

“我要回复,‘想来个法式热吻吗?’”

 

“我的天,谁教你这些的?!!”他不可置信的问道,“别这么写!”

 

“你真是太固执了,Isak,”她气鼓鼓的退出了Messenger,回到小游戏上面。“只因为你没有勇气去告白,也不代表就完全不应该说啊!”

 

“就你聪明哦,小女孩儿,这不是你这个年龄应该考虑的事情 。”

 

她吐出舌头发出嘲笑哥哥的声音,眼睛还是盯在手机上,他继续编辫子,手臂因为悬空太久有点酸麻。

 

他很快编完了第二个辫子,而Isak的手机被Lea的小游戏弄到没电了,所以他们百无聊赖的坐在一起玩‘二十个问题’直到妈妈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妈妈!”Lea从椅子上跳起来,Isak还在想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一只比猫大比狗小然后是棕色的动物?


她抱住Marianne。“好玩吗?”她兴奋的问道,“我也能做一次吗?”

 

她的妈妈笑起来,眼神看上去清明而…美好。她看上去很不错。Isak有点好奇这短短的一小时里他们究竟谈论了些什么,能让她变得一下子好起来。或者是她的情绪突然在这期间变的快乐起来,不管怎样,Isak真的为她感到高兴。

 

Lise医生跟着她从办公室走出来,和Isak握了握手。他们给Marianne安排了下一次咨询的时间,她向Lise医生表达了感谢,说自己刚刚受益颇多,大抵如此。他的妈妈居然真的得到了帮助,而且积极参与其中。Isak从没想过事情会这么容易。

 

回家的路上他们买了几个冰淇淋,然后在一家便利店——不是Even那家,但Isak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很失望——买了点他妈妈赖以为生的零食。奥利奥,巧克力饼干还有一罐鲜奶油。Lea绝对从妈妈那里遗传了对甜食的狂热,但Isak至少能让她吃点不是糖分爆棚的东西。他的妈妈就没有这么好说服了,除非她完全清醒,能自己做饭。她从来不会吃Isak做的饭,这倒是无可厚非,因为真的很难吃,但主要是因为她没法做饭,所以Isak只能将就一下。如果她不能做饭,那她也不会吃任何食物,除了薯片和奥利奥。

 

这是个好日子。就算她只吃巧克力和零食,但这是个好的开始。

 

III

 

“嗨,”Even说,过分耀眼的在Isak身边坐下来,笑容美好,“你怎么样?”

 

“还好,”Isak费了大力气让自己不要因为他的出现而脸红起来。唯一的方法就是不去直视那人的面容,而是专注盯着桌面好像那个塑料盘子比三年级的荷尔蒙发射器还要引人注意,即便如此,他的脸上还是浮起一个傻乎乎的笑容,比他正常的看过去然后脸红还更能出卖他的内心。

 

“你在吃什么?”Even并不介意Isak似乎‘无视’了他的存在。

 

“华夫饼,”Isak转向他,从叉子上咬了一小口下来。“你想来点吗?”他问,把叉子上还剩下的小半块递过去。Even没有从他手里接过叉子,而是前倾上身,直接从Isak手上把那块华夫饼咬了一块。

 

Isak翻了个白眼,看了一圈餐厅里,很奇怪都这样了,人们居然还没发现他们俩曾经睡过这个事实。他感觉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明显的一件事儿。但没有人多看他们这里哪怕一眼,甚至就坐在桌子另外一旁,热火朝天讨论着电子游戏的Jonas和Mahdi也没有。

 

“你真特么奇怪,”Isak嘟哝着把叉子放回盘子里,转了个头不看他,Even又靠近了一点,眼睛眨巴眨巴试图掳住他的目光,于是Isak脸上的微笑又开始挣扎着刷存在感。

 

“我玷污了你的叉子吗?”Even故意问道,“因为我的嘴巴刚刚在上面?”

 

“对,”

 

“噢,糟糕,那意味着还有很多别的东西也被玷污了,huh,Isak?”

 

Isak得说,他太特么爱Even脸上那个坏坏的露齿笑了。他转过身面对Even,撒娇似的往他胸膛上拍了一记,脸颊几乎要燃烧起来。“我不知道你在暗示些什么,”他哼哼,尽管,那被玫瑰红覆盖了的面容毫无说服力。

 

“想让我说的再详细一点吗?”Even问,然后往后靠坐在椅背上清了清嗓子,似乎真的要阐述些长篇大论。Isak在桌底下踢了他一脚,赏了他一个白眼外加一句傻逼。

 

“嘿男孩们,”Magnus拿着他的餐盘一屁股坐在Isak和Mahdi之间,“干嘛呢?”

 

“我觉得我统计学要挂了,”Jonas一脸绝望。

 

“你为什么要学统计啊朋友?”Magnus说,“你应该跟我一样上最简单的数学课,永远拿六分。”

 

“大哥那个数学是给一年级上的好吗,废话你当然都拿六分了,”Mahdi无语。

 

“Emma在那节课哦,”Magnus用手肘拱了拱Isak,Isak挤出一个笑容(痛苦??)然后转而朝Even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Even,看上去被逗乐了,倒没有显得很关心。

 

“她超辣的,兄弟,”Mahdi说。

 

“而且她喜欢你,”Magnus加上一句,“她老是问起你来,在课上的时候。我猜她知道我们是朋友把,但是,真的,兄弟,不敢相信她上一个男朋友是二十岁的模特然后她现在喜欢上你了。你只是你啊。”

 

Isak翻了个白眼。“谢了,Mags。”

 

“但说真的,为什么你他妈总有这么多妹子追啊?”Magnus继续道,“而且你都没有把握好这些机会啊,你都有差不多,两个月没跟人睡过了吧。”

 

Isak从眼角瞥了Even一眼,讨厌自己正为了他们分开的这段时间和别人睡过这件事情感到满满的罪恶感。当然,他不是真的想和那些女生滚床单,但他也有权利这么做啊。他和Even在那段时间根本什么都不是,更别提Even离开了他回到自己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身边,他们肯定一点都没在性爱这方面有所节制吧。这个念头不可避免的让Isak心里一痛,但是他无法质疑Even确实有这么做的权利。

 

其实Even并没有用失望的眼神看着他。这种罪恶感,类似于很多别的想法,只是完全在Isak过度解读的大脑里盘旋着。

 

他终于从自己的念头里脱身出来是因为他突然听到了这段对话,已经转向了聊音乐,而Even正说着,“我手机上有很多Gabrielle的歌。”

 

Isak盯着他。Even扫了他一眼捕捉到这个瞪视,于是也看了回去。

 

“什么,”Isak说。

 

“什么?”Even问。

 

“你喜欢Gabrielle?”

 

“对啊,有谁不喜欢吗?”

 

他没有在这时候跟他扯皮品味的问题,“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喜欢她。什么鬼哦,你特别告诉过我你不喜欢她。”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Even快速回击。

 

“就我们一年前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啊!卧槽,你那时候不是一副,‘什么,你居然没听说过NAS?’”Isak试图模仿Even那种低沉嗓音,结果那副小可爱的样子显然有点失败,Even为此大笑起来。“不敢相信你还批判我的品味而你自己居然听Gabrielle的歌!”

 

“听着——”

 

Even的话被Magnus惊讶的打断,“什么情况,你们俩认识对方啊?”

 

Isak就快脱口而出,废话我们当然认识了,Magnus,你个傻缺,我们基本上无时无刻不在一起好吗,但他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一年前’于是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他给了Even一个求帮助的眼神。

 

“我和Sana的哥哥是好朋友,”Even镇定自若的耸耸肩,状似无意的安抚着Isak的神经。“我们去年在她家里见过面。”

 

Isak回了他一个充满感激的眼神,感谢他救了自己一命。尽管他和Even在一起的时候完全自由自在,他还是没有完全做好向朋友们出柜的准备,尤其是Mahdi和Magnus。出柜像是一个需要被解决的沉重负担,Isak太过恐惧被抛弃,被拒绝,以至于那种压力让他难以呼吸。

 

Even:我是在试着打动你。

 

Isak从手机上抬起眼来,和Even对视,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个负担似乎减轻了许多,至少变得更容易肩负。


TBC

👇


评论 ( 7 )
热度 ( 84 )
  1. ABeVeryOpera Mundi 转载了此文字
    码一下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