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9[下]

原文链接 BY Smokeshop

Chapter 9[上]


IV

 

Isak已经搞不清楚他是怎么掉进这个该死的陷阱里,浪费宝贵的午饭时间在这里看女孩子们跳舞。他唯一庆幸的是他正坐在后排角落里,这样他那满脸缺乏兴趣的表情,还有出于好奇而不是欲望的眼神都不会被男孩们发现。

 

这些舞动的女孩们对他没有任何影响。运动Bra勾勒出的饱满线条,瑜伽裤衬托出的纤细腰肢,都让他提不起兴致。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大脑这么奇怪。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试图否定这一点,试图改变自己。他会和女孩们做爱,试着让自己专注于那些细腻的皮肤,丰满的胸脯。但每一次尝试都会以他闭上眼睛想象些别的东西作为结尾。他会想象一些更加男性化的存在,鼓动的喉结,隆起的肌肉。在这些失败的尝试之后,他总会有更多的理由来厌恶自己,但内心深处他一直都知道,如果他不这么做,而是睁开眼睛好好看着女孩们的脸,看着她们将要对他做的那些事情,他的欲火会被瞬间熄灭。

 

他感觉自己跟个混蛋一样。他就是个混蛋。

 

他满脸空白的往后倚靠在玻璃窗上,或者说比起朋友们脸上显而易见的震撼沉迷,他的表情更像是困惑不解。他简直坐不住了,他希望这首舞曲赶紧结束这样他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他感觉很糟糕。

 

Even:你在这儿干嘛呢?

 

Isak对着手机屏幕眨眨眼,抬起头环顾了一圈这个房间,看到门口站着正穿着层层叠叠的衣服但依然看上去帅气逼人的Even,握着手机朝他微笑着。

 

Isak:跟上直男们的步伐

 

Even:你看上去简直不能更无聊了

 

Isak:Well你知道为什么的,对吧

 

他抬眼望过去,捕捉到Even嘴角一个大大的笑容。

 

Even:我能过去吗?

 

Isak:当然,我无所谓

 

Even:你很懂怎么能让一个男人欲火焚身啊

 

Isak:我说真的,Even

 

他看着Even迈开大长腿往这个方向走来,在他们一行人面前站定,兜帽柔软的盖在头发上,他微笑着。“hello 伙计们。”

 

他们这次没有像之前第一次在餐桌上看到Even时发出那种迷弟般的欢呼,而只是挥挥手把他拨到一边,这样他不会挡到他们看妹子。

 

Isak从窗台上溜下来站到Even旁边,两人一起斜倚在墙上。

 

“你不能在这时候打扰他们,”Isak偏头对Even耳语。“他们完全疯掉了。”

 

Even只是对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不敢相信我之前居然以为你是个直男。”

 

对于Isak而言,听到这个事实和自我承认都越来越简单。有Sana和Even一直以来的帮助和友好,让这个接受自我的过程没有那么难过。

 

Isak朝Even翻了个白眼,然后装作蛮感兴趣的样子转过脸看着面前的女孩们。

 

能再次和Even用这种他们曾经交流的方式聊天,是很美好的一件事。能再次和他成为朋友,也挺好。比起之前两人各自舔舐伤口的时候,Isak觉得现在这样子两个人一起慢慢愈合,感觉更好。他慢慢跨过了自己的那些问题,也慢慢解决了和Even之间的矛盾,这些过程都由Isak在心底一步步走出一条小路。但他也知道,Even的包容与接纳,他的存在,以及那些或温柔或调戏的话语,也帮他点亮了心底那条小路。他希望自己也有帮助到Even,因为尽管不是故意为之,他们俩早已成为对方的知己,在彼此心里占有一席之地。Even是唯二知道他不是直男这件事情的人。Isak则是为数不多的知道Even有躁郁症的人。所以他们对彼此的那种信赖,只能说是水到渠成,无比自然。

 

他和Even曾经拥有过那么美好的一切,如果他们没有将其亲手摧毁的话。但也许这就是他们俩重归于好的机会。

 

在Isak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女孩们已经结束了舞蹈,因为他只关注着近在咫尺的Even。尽管他们俩之间有那么多过去,Isak也完全搞不懂他们俩现在的关系究竟该如何地位,但他知道,仅仅有Even在身边就能让他膝盖发软,被他的气息和存在给掠住心神的这种感觉,大概是友达以上。就算这仅仅是因为之前在一起的记忆中那些残余的,还没有果断抛弃的感情对Isak产生这样的影响,这多半不是个好兆头。

 

Magnus开始疯狂鼓掌,男孩们开始转向朋友,讨论着刚刚那些舞蹈有多棒。

 

“Even,兄弟,”Mahdi站起来拍了拍Even的手,“抱歉,我们刚刚有点心不在焉的。”

 

“我看得出来,”Even笑起来。

 

“她们简直太赞了吧?”Magnus一脸兴奋。

 

Even不置可否的耸耸肩,Isak简直要感激他了。

 

“老哥,你得是个基佬才能不欣赏刚刚那场爆炸炫酷的表演啊!”Magnus瞪圆眼睛。

 

“Mags,”Mahdi叹了口气,甩了他一个白眼。

 

“伙计,你这么说,别人会觉得你是恐同啊,”Jonas默默道。

 

“我?我才不是恐同呢。Even是双但我超爱他。”

 

Isak有点惊讶的转过脸看着身旁的他。当然,Even肯定是出柜了并且以此为豪。在他们的关系中,他总是迈出第一步的那个人,耐心的领着Isak走过一切,让Isak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但是Isak从没想过别人也会知道他真正的性向,因为他自己早已深深陷入柜子里面。

 

他感觉和Even如此接近,现在他们已经与对方分享了那么多的内心生息。在那场忏悔与道歉之后的咖啡馆里畅谈的几个小时,让他感觉他们俩比当初那场性爱之后要来的更加亲密。

 

“好吧,那就别这么瞎扯淡了,”Mahdi说。“你听上去跟个混蛋一样。”

 

“你确实某种意义上是个混蛋没错,”Jonas耸耸肩。“但是是不一样的领域了,不是这个恐同的原因。”

 

“混球。”Magnus说。

 

Isak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朋友们不会是什么狭隘的家伙,但这样的反应也让他挺惊讶的。他已经深深在脑海里植入了一个如果出柜,则需要对抗所有人的这么一个想法。他已经完全准备好看到所有人的最阴暗面,也算好了所有人都只会看到他最差劲的地方,如果他能有一天鼓足勇气出柜的话。

 

“没事的,Magnus。”Even带着笑意说。“我没觉得被冒犯了,别担心。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我确实是个好人。谢了,Even。”

 

“不客气,Magnus。”

 

Isak转过头望着Even微笑起来,而Even回应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眼角迭出几个弯弯的笑纹。Isak很高兴他们又能这样对着彼此微笑了。他甚至没有好好想过他们俩究竟会有怎样的结局,因为他知道这只会让自己想太多,然后做些傻事来毁掉现在的美好,让一切破碎,燃烧殆尽。

 

所以他想一天一天的慢慢来,一分钟一分钟的来。然后享受当下的每一秒。

 

V

 

“这是谁家啊?”Isak在乱哄哄的噪音里大喊着。

 

“不知道!”Mahdi高喊着回答他,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离Isak足够近能听到他声音的人。

 

“我出去待一会儿!”他指了指后院的门,Mahdi给了他一个大拇指。Isak从人群中推挤出去,直到他摸到门把手,然后把自己推进黑暗无人的后院里,拿出手机。星期五的晚上Lea不会睡得这么早,如果他的妈妈没有把她哄到床上的话(他很怀疑这一点,因为如果说他是宠爱Lea,那他简直不愿意去想他妈妈对Lea的那种百依百顺该怎么说了)。他们大概正在电视上看些烘焙比赛的节目,直到两人一起在沙发上睡着。Isak有点希望自己也和他们在一起了,因为他还蛮喜欢看烘焙比赛的。

 

“别担心啦,Issy,”Lea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代替一声Hello。

 

“嗨小宝贝儿。你们在干嘛呢?”

 

“我们在看小蛋糕之争。”

 

“哦,酷啊。好看吗?”

 

“嗯哼。”

 

“你听上去很烦的样子诶。”

 

“因为我们得暂停下来接你的电话。你要干嘛呀,Isak,你现在就是个大麻烦。”

 

“这可太伤人了。”

 

“Isak,”她拖长声音抱怨。

 

他笑起来。“好吧好吧,晚安。我大概会在你们睡着之后回家,告诉妈妈我说晚安,还有我爱她。”

 

“Issy说晚安还有他爱你,”Lea单调的重述了一遍他的话,然后Isak听到背景里模模糊糊的说话声,然后Lea又开始重复,“妈妈说晚安还有她也爱你。拜拜Isak!”

 

“等等!你不想说晚安么?”

 

“啊呀!晚安啦Isak!”

 

“晚安,Lea。我爱你。”

 

“爱你。”她话都还没说话就挂掉了电话。

 

Isak把手机塞回裤兜里,走回室内,直接上楼走进卫生间里。因为每次这种派对上,他和他的朋友们总会不可避免的有这么一个结局。他们果然已经在那里了,坐在浴缸里,Magnus坐在浴缸边角上,所以Isak挤进他们中间,从Mahdi伸出的手里接过那根大麻烟。

 

这很好。能再次和朋友们这么无忧无虑的抽烟,而不用想着出去和人们社交,只为了随大溜去和那些人们瞎扯淡。

 

“你去哪了?”Magnus问。

 

“打电话给我妈,”Isak回答。

 

“为什么?”

 

“因为我爱我妈妈,”Isak说。“而且我想对我妹妹说晚安。”

 

“你真是个怪人,Isak,”Magnus说。

 

“是我本人没错了。诶,我有点饿。”

 

“你才抽了两口啊,”Mahdi笑。

 

“那我就不能觉得饿了啊?”Isak抽抽嘴角,他又吸了几口烟然后经历了一番挣扎的,从浴缸里站起来。“我去找点吃的。”

 

“我不觉得他们这儿提供吃的。”

 

“Well那我就去他们厨房里拿点食物,无所谓,我饿。”他走出卫生间,把门关上,从楼梯上慢慢往下走,从高处打量着楼下的人群,然后他当看到Sana的时候,微笑起来。

 

“Sana!”他喊道。他有一点小醉,还挺嗨,两者结合在一起有种奇妙的体验。

 

“嘿,Valtersen。”她给了他半个拥抱。然后他才意识到她正和自己的女孩小群体在一起。他挺熟悉Eva的,但是剩余的几个人对他而言基本上就跟陌生人差不多。他确实因为Kosegruppa认识了Vilde,还因为她经常在走廊里把他拦下来,问关于Sana的事。

 

“嗨,”他朝她们打了个招呼。

 

“嗨,”她们齐声回应着。谁放的音乐声音这么大。

 

“Even也在这,”Sana对着他的耳朵喊道。“想和他聊聊天吗?”

 

“当然!”他喊了回去。因为也许Sana正在当红娘,也许因为她挺得意能帮他们两解开矛盾的,但也许只是因为他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烟酒的双重影响让他有点飘飘然,让他变得特别顺从。

 

Sana对女孩们说了再见,然后Isak有点尴尬的挥了下手,转身跟上她的步伐。

 

Even正待在餐厅的一个安静角落里,当看到Isak和Sana走过来的时候他露出一个微笑。

 

“嗨,”他上前给了Sana一个拥抱,然后微笑着朝Isak点点头。

 

“嗨,”Isak回应道,因为Sana一点反应也没有。

 

“在派对上玩的还开心吗?”Even问道。

 

Isak在还没完全消化这个问题之前就点了点头,然后才加上一句。“嗯哼。”好吧,也许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再嗨一点。

 

“拜拜,男孩儿们。”Sana拍拍Isak的背,然后Isak不知道该干什么,因为他很突然的被撂在这里,和一个他曾经喜欢过的男孩独处。嗯,曾经

 

“你想和我们一起抽烟吗?”他问Even。“我们都在楼上卫生间抽大麻呢。”

 

“好啊,”Even依旧微笑着,有点灿烂。“听上去很好玩。”

 

“好,”Isak说。

 

“好,”Even回应。

 

“这有什么吃的吗?”Isak问道,环顾了一圈。

 

“Uh,我不知道诶,”Even看了看客厅的方向。“我们去厨房看看吧?”

 

“我还在兴头上呢。”

 

“哦,我知道,”Even笑起来。“走吧,我们去试试看。”他把一只手放在Isak脊背上推着他往前走,而Isak完全沉醉在他的触碰里。当Even没能在厨房台面上找到任何食物的时候,Isak默默拉开了橱柜的门。

 

“Isak,”Even带着点兴味看着他的动作,但他已经拿出一大袋脆饼干,掏出几块就往嘴里塞。“哦,有点迟了,我猜。好吧,我们去楼上吧。”

 

他们穿过人群挤上楼,不断有人拦下Isak从那个大袋子里拿点饼干走,Isak不满的撅起嘴巴。但很快他们就回到卫生间里,Isak挤回刚刚那个位置,而Even则坐在Isak旁边上方的角落里,Magnus对面。

 

“Even!!! ”看到他跟在Isak身后走进来,男孩们都欢呼起来,Isak默默把饼干袋子护在胸口。

 

“嗨兄弟们,”他回应道。

 

一切就绪,他们互相传递着大麻烟,Isak用力咀嚼着嘴里的脆饼干。男孩们开始聊女生,但是Isak很幸运的嗨到了没人指望他能有所回应的地步,所以他干脆根本不加入这场对话。

 

当他晕乎乎的把头后仰时,脑袋落在了Even的臀部。他爱极了这种温暖柔软的感觉,所以他就靠在那里,而当他抬起头看过去的时候,Even一样在微笑着。

 

这似乎很隐秘。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而Isak真心希望自己不需要这些时间来愈合,因为和Even在一起的感觉,再一次的,仿佛是世界上最正确的事儿。他希望自己能相信这是个好主意,因为第一次的时候它并不是。也许它也不会是。

 

TBC 


译者的话:

我回来啦

接下来恢复更新+加快速度

❤️

👇Tag里有前文

评论 ( 8 )
热度 ( 66 )
  1. Opera Mundi 转载了此文字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