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9[上]

原文链接 BY Smokeshop

第八章传送门(高虐预警)

怎么说 从这章终于开始好好谈恋爱了??

妹妹终于走上正确的助攻道路??

老母亲热泪盈眶

Chapter 9

 

 “喂你不能——她在作弊啊,Isak!”

 

“没有啊,她只是比你玩的好。”

 

“你不可能玩大富翁玩的比别人好的okay?这完全靠运气的。”

 

“Well,显然她比你玩的好。”

 

“Issy!”

 

“Jonas!亏得你还和一个八岁小孩计较呢!”

 

Jonas无语的把头后仰叹了一口气,一脸心痛的把手里一沓子钱递给正得意笑着的Lea。

 

“你不擅长玩大富翁,”Cathrine认认真真的告诉他。Jonas脸上露出被冒犯到不可置信的表情让Isak爆笑起来。

 

厨房里,他们的妈妈正在和Ann一起煮咖啡,聊天。

 

这是一个平静的星期天早晨。人生中难得有这么一次,Isak全心感受到的只有美好与平和。尽管他还有很多未说出口的事情;他想告诉Jonas关于Even的事,他想告诉妈妈和朋友们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但是被他们中任意一个抛弃的恐惧感,远远大于能坦白真相的畅快感,至少就现在而言,Isak决定再等一会儿,直到他有一个原因来坦白。

 

因为现在,并没有什么因由能他值得冒险,真的。

 

所有事情都解决之后,Isak的感觉也慢慢好了起来。他开始走上普通平淡的生活轨道,说起来,因为太习惯之前那种乱成一团的日子,他甚至有点不适应现在的生活。他更习惯于一直感觉脑海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的那些时候,而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

 

“你作弊!”Jonas大声叫到,他的棋子又落在Lea的一处房产上面,意味着他又要从紧巴巴的钱包里上税了。

 

“我才没有!”Lea喊了回去,伸出一只手,“拿钱来,Jonas。”他没动。“钱!”她命令道,他叹了口气把几张纸币拍进她的手里。她淘气的坏笑,数着手里厚厚一堆钱。

 

“我太他妈讨厌这个游戏了。”看到Isak甩出来一个GO,然后微笑着收走自己的钱,Jonas默默道。“一开始她拿走了我所有监狱里的钱,然后现在我还得因为一个傻不拉几的,我自己都不想去看的景点来付她钱?这也太不公平了。”

 

“能不能做个好哥哥的样子啊。”Isak逗他。

 

“对啊,年长的人不是应该做个好榜样吗?”Lea紧随其后跟着哥哥一起怼Jonas。

 

Jonas吐出舌头,Cathrine和Lea两个小女孩也不甘示弱的做了个鬼脸。Jonas气哼哼的站起身。“我去拿点零食,但我不会给你们任何一个拿的!”Jonas经过Marinne身边的时候,亲了亲她的面颊,然后从零食筐里拿了一袋薯片。

 

“玩的不错嘛,Jonas?”她微笑着问道。

 

“你知道我很擅长这个的。”Jonas说。

 

当Jonas回到客厅里坐下的时候,大富翁被瞬间抛弃了,他们都挤到他身边从袋子里拿薯片。

 

“你们这叫白吃白喝,”Jonas把薯片抱在自己胸前,不让Cathrine和Lea够到。

 

“你在家里,”Isak哼哼,“你才是吃白食的人呢。”

 

“嘘——Issy,放轻松, 别担心ok?”他放弃了那个被扯开的薯片袋子,女孩们立刻把它抱进怀里,一起走回沙发上。Jonas叹着气站起来,走回厨房去拿点小胡萝卜,只是当他再次走进客厅的时候…

 

“哇,我想要那个,”Lea往Jonas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的那个方向欢快的爬了过去。

 

“不行!”Jonas护住小胡萝卜。“你不能什么都拿!”

 

“给她点胡萝卜,Jonas,至少这样她就不会吃那些薯片了。”Isak从Cathrine伸出来的手里接过薯片,递给Jonas。“喏,公平交换。”他把那袋薯片放在Jonas的腿上,看到他一脸不情愿的交出了手里的胡萝卜,Isak又笑起来。

 

“你总是站在她那边。”Jonas控诉道。

 

“在我心里她有一个特殊位置,”Isak同意他的说法,“不确定是什么,但是很特别。”

 

“你对她心太软了。”Jonas说。

 

“你在大富翁输给她之前也是一样啊。”

 

“哼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了。”

 

Isak微笑,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又转过身投入战局中。Jonas不会在意的,他几乎能确定这一点。Jonas有点过于政治正确,所以他能完全接受任何事情,任何人。Jonas不会觉得他和一个男生上过床这件事情很奇怪的,对吧?他们从小就熟悉彼此,他的性取向不会改变他对自己妹妹友好的态度,不会改变他们在一起吸大麻很开心这一点,也不会改变他几乎成为自己的家庭成员这一个事实的,对吧?

 

但是…。

 

他还不想这么快就冒着失去一些珍贵东西的危险来坦白自己。他想再多休息一会儿。

 

“我们在看什么?”Isak问,他感觉到Lea的手正搁在自己的头发上,所以应该是Cathrine在拿着遥控器。

 

“这个魔术子弹的广告,”Cathrine放弃了不停换台,把遥控器扔在地上。

 

“你在干嘛Lea?”Isak的头发正被往两个不同方向扯过去,拉过来。

 

“玩你的头发啊。”

 

“轻一点好吗。”他说。

 

“为什么?”

 

“为什么?”他笑着重复了一遍,“因为如果你不动作轻一点的话我会很疼啊。”

 

“噢,”她反应过来,像是从来没想过这件事一样。不过当她力道减轻之后,这感觉还挺好的。他们都安静的看着魔术子弹的广告,直到Jonas和Isak开始嘲笑这个浮夸的背景音,还有那些人们傻乎乎的拿着刀子和搅拌器打来打去。女孩们显然没搞懂这些男生发觉搞笑的点,这也确实没有那么好笑,但是他们在地上滚来滚去,眼泪都笑了出来,不停用手拍打着地面,根本停不下来,发泄大笑的感觉也不错。

 

“你们俩个怪家伙。”Lea无语的看着两个大男孩在地上笑的抽抽。

 

“这么说可不太好哦,”他们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那里传来,但Isak可以听到她语气里的笑意。

 

“这是真的诶,妈妈,你看看他们两!”

 

这让Isak笑的更厉害了,而他的笑声让Jonas也笑的上气不接下气,Isak感觉如此轻松。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开心的,完全安详的时刻。

 

这是世界上最棒的感觉。

 

II

 

Even:你直接从我旁边走过去了 :(((

 

Isak:你在这里??

 

Even:你没看到我???

            过分

 

Isak:这怎么就过分了??

 

Even:我可是看到你了

 

Isak:那是因为你是而且一直是一个跟踪狂

 

Even:我???

 

Isak:对就是你

 

Even:戏太多

 

Isak:你一直在Facebook上跟踪我来着

            对了你现在没有脸书了,为什么?

 

Even:Ugh因为我现在认识你了所以它也没什么意义了,对吧?

 

Isak:你真奇怪

 

Even:我???

 

Isak:别这么说了!

 

“新男友?”

 

Isak抬起头看到Sana一脸坏笑。“新男友?”他重复了一遍,好像这是什么荒唐的想法一样。“我从来就没有过旧男友啊。”

 

“你的注意点有点奇怪哦,”Sana说,Isak默默朝她竖了个中指。“Hm…谁能让你笑成这样呢?”

 

“别,Sana。”Isak露出一个不达眼底的微笑。

 

“是谁?”不管怎样她还是问了。

 

他故意转回到自己的手机上不看她。“不关你事。”

 

“Even?”

 

他从手机后面瞪着她。“我们只是朋友。我们终于把事情都说开了,所以现在我们是朋友。”

 

Sana扬起眉毛,“hmm…”

 

“别这样hmmm好吗。”

 

“这样是哪样??”她状似无辜的问道。

 

“就好像你不相信我似的。”

 

“我不相信你。你要留下来吃晚饭吗?”他正考虑着——现在能和妈妈妹妹一起吃饭是难得而美好的,所以——她又说道,“Even会留下来哦。”

 

“闭嘴!”

 

Isak:Sana真是太过分了。

 

Even:Sana是最好的人没有之一

 

Isak:??

 

Even:??

 

Isak:我们在说同一个Sana吗

 

Even:Sana最棒

 

Isak:虚伪

 

Even:我认识她比你久哦

 

Isak:这不是一场比赛,她就是对我很过分哼

 

Even:怎么的?

 

Isak:…

 

Even:什么情况 :D

 

Isak:没事

 

Even:神秘如你啊,Valtersen

 

“我留下吃饭,”Isak默默把手机放下,他趴在地板上,Sana盘着腿坐在床上。

 

“哇哦,我很好奇是谁说服你的呢,”她说,“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吧。你们说清楚了一切吗?所有事情?”

 

Isak点点头。“所有事。”

 

“他告诉了你…一切?”

 

“他告诉了我一切。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他告诉我关于躁郁症的事情,如果这是你一直在暗示的话。”

 

“嗯哼,没错,”她点点头。“所以,你们现在是朋友了。”

 

“嗯,朋友,”他说。“我们很努力的想成为朋友。”

 

“看上去努力成效不错啊,”Sana说,她总是——不管怎样——看上去总比你知道的要多得多。“你道歉了,什么的?”

 

“我当然道歉了!操,我真的感觉自己特别差劲,Sana,他告没告诉你我说的那些话?”

 

“他只说了有一个他喜欢的人说了一些精神疾病的坏话,然后他不想面对这些,离开了。还有那些话真的很伤人。”

 

“操…”Isak用手揉着眼眶。“我是个混蛋。”

 

“你不是个混蛋,Isak,”她说,“至少在这件事上不是。我想说,我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觉得这很混蛋,在我认识你之前,然后我遇到你,我们变成朋友,了解你之后就会发现,那些话不像是你能说出口的。那根本不是我所认识的你,然后你告诉我关于你妈妈的事情,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所以你一直以来都知道,”Isak说,“但你还是和我做朋友了。尽管你不喜欢那些辜负了朋友的人?”

 

“Even也辜负了你,Isak。你们俩都有做错的地方,但这只是因为你们误解了彼此,好吗?那天晚上之后我看到你,在看着Even和Sonja亲吻…那一刻我就知道是你,你就是那个让Even那么伤心的人,但我也知道这意味着你就是那个Even睡了之后就离开的人。而且我知道你没有出柜,所以我能想见那有多难过。在你告诉我你妈妈的事情之后我真的…你可以为此感到受伤的,Isak。我不认为这让你成为一个坏人了。你的母亲,你的家庭生活还有一切,你可以因为这些而感到受伤的。说不好的话是一回事,但是这些话背后的痛苦也有着他们自己的故事。”

 

Isak望着她。“我讨厌我会那么想我自己的妈妈,Sana。”

 

“我知道。而且我也知道这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尤其是你的父亲一直在离开。所以,没错,我觉得你欠Even一个道歉,为了那些你说的话,还有一个解释。现在他已经接受了你的道歉和解释,这很好啊。但我认为你也可以因为发生的事情感到受伤,难过的,好吗?就因为你妈妈有精神疾病不意味着那些Even对你做的事情,你所经历过的事情并不难过,对吗?你还是可以爱上一个人,也要承认那些他们带给你的痛苦。”

 

言之有理。Sana说的所有话总是有她的道理。

 

“你真的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切,”Isak说。“你一直知道,Sana。”

 

“我确实知道。”

 

Even:嘿

 

Isak:嗨?

 

Even:那个问号是怎么回事?

 

Isak:我不懂你为什么要开始一个新的对话

 

Even:我没有啊

 

Isak:当你开始说‘嘿’的时候,这就是一个新对话的开始。

 

Even:这都是哪里来的那么多发短信的规矩?

 

Isak:那么多?这才一条

 

Even:太多了

 

Isak:你怎么跟个小宝宝一样

 

Even:晚饭做好了;)

 

Isak把手机塞进兜里。“晚饭做好了,”他告诉Sana。

 

“你怎么知道的?”她问。

 

“我就是知道。”

 

“真的?”她挑挑眉。“你发短信的那个人没告诉你?”

 

“不懂你在说什么,”Isak站起身。“最好动作快点啦。Bakkoush妈妈可不喜欢别人迟了晚餐。”

 

“她不喜欢哦?”Sana和他一起走下楼,“一年以前我绝对没想到我会邀请Isak Valtersen过来家里吃饭那么多次以至于他都参破这个真相了。”

 

“大概你比较走运吧。”他抛了个媚眼。

 

“Isak,嗨!”Bakkoush爸爸开心的和他握握手。“很高兴又见到你了。”

 

“我也很高兴,”Isak微笑着。

 

“嗨甜心,”他经过她身边的时候,Bakkoush妈妈摸了摸他的头发。“作业做得怎么样啦?”

 

其实几个小时之前他们就做完作业了,在那之后他们就一直在聊些没有营养的八卦。

 

“蛮好的,”Isak乖乖的说。“谢谢你让我留下来吃晚饭。”

 

“我们很喜欢有你在餐桌上啊,”Bakkoush爸爸说着。“确保你下次把你的妹妹带过来,就最近吧。”

 

“她会很高兴的。”

 

Elias和Even一起走了进来。Isak朝Even羞涩的笑了笑。Even微笑着回应他,眼睛注视着Isak没有移开。Sana在旁边默默翻了个白眼。

 

“嘿兄弟,”Elias拥抱了一下Isak。“你认识Even的对吧?”

 

“嗯,我们见过的。”Even说。Isak无语的摇摇头,简直要没法维持脸上的微笑了。这个傻逼啊真的是。

 

他不知道他们现在这样算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关系。

 

至少目前为止,他挺满意现状的。

 

 

III

 

“猫太无聊了,Issy!”Lea夸张的叹息着,戴着手套捧着热巧克力。“为什么你这么无聊啊?”

 

“我才不无聊呢!”Isak大笑。

 

“你太老了!我希望当我跟你一样老的时候,不会这么无聊。”

 

“你觉得我老了?”Isak问道。

 

“快老死的那种,”她回答。

 

“哇,有够狠的。”

 

她只是点点头,啜着自己的热巧克力,一脸得意和小聪明。Isak爱惨她了。

 

他一只手臂搂过妹妹的肩膀,说,“谁把你养大的啊。我才不会教出一个这么讨厌的小孩儿。”

 

“看,Isak,是那只狗狗!”她兴奋的指向不远处,Isak抬头,看到Even根本就是故意的牵着那只大狗往他们这边走。Isak因为Even脸上那个灿烂的咧嘴笑而微笑起来。

 

“嗨!”当Even走到他们面前停下的时候,Lea开心的打了个招呼。

 

“嘿,”Even微笑着低头看向小女孩,“很高兴又见到你啦。”

 

“我能摸摸Books吗?”她问道。Even点点头,她立即把热巧克力推进Isak手里,而后者差点被这冲击力打弯了腰,连忙站直,没事人似的稳住了平衡。

 

“你想摸摸它吗?”Even问Isak。

 

“不了,我不是一个特别爱好狗的人,”他伸出几只手指让那只大金毛嗅嗅,但它稍微靠近他一点,Isak就立刻往后退了一步,猛的把手收回胸口。

 

Even大笑起来,“哇哦,你居然怕狗。不敢相信啊Valtersen。”

 

“我才不怕狗呢。我只是…比较提防这种我不熟悉的狗。而且他太大只了!”Isak辩白道,“他简直像一只狼。而狼可不是能被驯服的,至少猫咪足够小,没法真的把你怎么样。”

 

“他是一只好狗狗!他从来没咬过人,或者杀一只可爱的小松鼠或者别的什么。”看到Isak对于他的回应做出一个可爱的小表情,Even的笑容扩大了些许。他戴着一个圆圆的毛线帽。Isak很喜欢Even戴帽子的样子,当他的头发从布料下窜出来一点,看上去柔软又可爱。很奇怪的想法,但是看着Even,Isak发现自己根本不介意了。

 

Isak转而低头看了看Lea,微笑着看着她让狗狗舔自己的脸。

 

“你们俩要去哪?”Even注视着Isak柔和的侧脸,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问道。

 

“我们只是散散步,”Isak说。

 

“我们喜欢出去散步,”Lea发出了邀请。“你想和我们一起走走吗?”

 

Even朝她微笑了一下,然后朝脸部慢慢升温的Isak微笑着。“我很乐意。”

 

Isak脸红的就好像他从来没有让Even进入自己,就好像他没看过Even全裸的样子。那些事情都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似乎在他们真正了解彼此之前发生过的事情都没有任何意义。现在他们知晓了一切,而伤口也开始慢慢愈合。

 

Even让Lea拿着牵引绳因为被训练的很好,它一直跟着她的步速,走在她旁边。Isak走在Even和Lea中间,眼神和Even的不停碰撞,然后瞥一眼妹妹,确保那只大狗没有把她拉到大街上去。虽然这其实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毕竟他们还在公园里呢,但他就是很担心。

 

“我能再来一杯热巧克力吗?”Lea问道。

 

“绝对不行,”Isak说,“你已经摄入太多糖分了。”

 

“那我能来点水吗?”

 

“你不能等到我们回家的时候再喝吗?”Isak问道。

 

“我现在很渴啊,Isak,”她抱怨着,他翻了个白眼。

 

“你们可以在我工作的那家便利店停一下,”Even说。“我可以叫里面工作的人让你免费拿瓶水。”

 

“你不会为此惹上麻烦吗?”Isak问道。

 

“不会的,这是一家便利店,我们想干嘛就干嘛。来,走这边。”

 

“对Even说谢谢,”Isak拍拍Lea的头顶。

 

她把哥哥的手甩开,说。“谢谢你,Even。”

 

“不客气,Lea。”

 

“你们俩互相认识吗?”Lea看了看他们俩。“你们看上去很喜欢对方诶。”

 

“嘘,”Isak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巴,Even笑了起来,Isak的脸颊简直像在燃烧。“嗯,我们认识。”

 

“你想亲他吗?”Lea从他的手心后面调戏似的问道,Isak猛地摇摇头,说道“闭嘴吧你。”他转向Lea,“你可以继续舔我的手,我不介意。”

 

“抱歉,”她声音含糊的说,他收回手,在牛仔裤上抹了抹,她得意的朝哥哥微笑着。她很清楚自己特么在干嘛,而且完全不抱歉。

 

他们快走到便利店的时候,她把绳子还给Even,而Even把它递给Isak(某人满脸恐惧的,伸长手臂接过绳子末端)来给自己足够的时间让他可以和Lea一起走进去,说着,“她和我是一起的,让她随便拿。”

 

“别拿碳酸饮料,”Isak在后面加上一句,“就拿水,如果你想要的话,还可以有一包零食。”

 

“好啦好啦,Issy,老天,”她朝哥哥翻了个白眼。然后朝Even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消失进了货架里。

 

“她会永远待在里面不出来的,”Isak叹气,“她肯定什么都想要。”他迅速把牵引绳塞回Even手里,Even笑着把Books叫过来坐在自己脚边。

 

“我以为Lea想养只狗来着?”Even看看他。“如果你这么害怕狗的话,你要怎么养它呢?”

 

“听着,我不害怕。我就是…如果它是我的狗,我会感觉不一样的。就好像很讨厌小孩的人有了他们的孩子之后?他们还是很爱自己的孩子啊,但这不代表着他们会喜欢别人的孩子。”

 

“好奇怪的类比。”Even说。他们俩一起倚靠在便利店外面的墙上,然后在不断偷瞄对方又被发现的过程中,朝彼此露出微笑。“嘿,”Even撞了撞他的肩膀,“你还好吗?你父母的事情,怎么样了?”

 

“嗯,一切都好很多了,”Isak说,“谢谢。”

 

“我之前,我和Sana聊过天?然后她告诉我,她之前和你谈心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我觉得她是对的,我只想让你知道。”

 

Isak朝他迷茫的眨眨眼。Sana经常和他谈心,说过很多事情,所以Even得把范围再缩小一点。

 

“关于你应该让自己因为发生过的事情感到难过那一部分?”

 

“哦,对,”Isak微笑起来,“谢谢你。”

 

“没关系,这都是Sana的功劳。只是…你不用因为被一个有精神疾病的人伤害了,而而觉得这是一件坏事。我知道也许我让你觉得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其实不是的。那只不过是你说的一些事,也许还有你的用词,被伤害不是一件坏事,或者任何别的什么。我理解你。”

 

“谢谢,”Isak缓缓地说,“这意味着很多。但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你知道?所有事情都慢慢好起来了。”

 

“那就好,”他们俩都因为这种轻松的气氛微笑起来,“你看上去很开心。”

 

“我很快乐。”Isak说。

 

“那很好,我喜欢看到你开心的样子。”

 

Isak微笑着看到一片薄红蔓延上Even的脸颊。“我也喜欢看到你开心的样子。”

 

一时间沉默落在他们之间。“很高兴我们是朋友了。”Even安静的开口,声音几不可闻。他的眼神落在地面上,看着金毛的大尾巴不停呼扇着,拍打着他的运动鞋。

 

Isak点点头,带着点羞涩望着身边的高个子男孩。他突然紧张而又平静的意识到,Even将会永远在他心底占有一块特殊的位置。“嗯,朋友。”

 

TBC

译者的话:

本来之前翻完第八章整个人都很丧

感觉他们虐到谷底了 我的心也沉到谷底了

就算后面有多甜 都抬不起手翻了

但是这周末!收到了TIFF的邮件啊!今年的TIFF我要去做志愿者啦!

超开心 跑圈!

突然兴奋.jpg 怒肝半章

我觉得这已经开始有甜的苗头了 舔舔🍭

因为接下来要出去旅游啦

请假一周🙏

大家好好享受这一章别别扭扭的两人吧~

溜啦

OH BTW 分享一张我家大金毛 这大概就是Even养的狗狗的样子

觉得金毛超适合Even啊 就是笑的很甜啊 大暖男啊 长腿啊 会撩啊~




评论 ( 12 )
热度 ( 77 )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