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7

原文链接 BY Smokeshop

Chapter 6 传送门

喜大普奔 这章开始本文最大反派下线了 👏👏

BGM-Setting fires BY the chainsmokers

Chapter 7

I

 

“去拿点零食,”Sana说,朝他扔了一只铅笔。Isak猛然从恍惚发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看着她。

 

“这是你家。”

 

“但你根本没有在做事,”她说的倒是事实,“所以去拿点吃的,任何东西都行。”

 

“好吧,”他说着从柔软的床上滚下来,晃晃悠悠的往楼下走。

 

当他走进厨房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Even站在料理台前,背对着他。Isak不知道他在这儿,不过他也不惊讶了。Isak站在门口看着他熟练的在厨房里动作着,像是他属于这里一样。就好像他已经在厨房里待了一辈子了。

 

“嘿,”他开口,Even转过身,袖子挽到手肘处,微笑着。

 

“嘿,怎么啦?”

 

“Sana让我下来拿点零食,”Isak说着,走到他旁边,看着料理台上的东西,“你在做什么?”

 

“芝士烤面包,”他说,从面包袋里拿出一片切好的吐司。“你想来点吗?”

 

Isak环绕了一圈料理台上的原料们,考虑了一下,“好啊。”

 

“好嘞,”Even说,朝 Bakkoush夫人的调料架子伸出手,“你得告诉我你想在上面放什么调料。”

 

“如果你不用所有的调料,那就没多大意思了。”Isak说着,朝他倾斜过去,辨认着Even手里那个小罐子上面的字迹。Sumac,这是什么玩意儿。

 

“所有调料??”Even笑的露出两颗小虎牙,“你真的见过Bakkoush家所有的调料吗?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Isak扯出一个很快就消失了的微笑,目光垂落在地面上。他想要微笑起来,真心的。那个笑容的消失其实和Even没什么太大关系。

 

Even注视了他一会儿,然后说道,“来,坐在这里。”他用脚勾出餐桌旁的一把椅子,“我来做点烤吐司。”

 

Isak看着他,坐下来。“别做的太恶心啊,Sana会杀了我的。她需要好好补补脑子,这样才能帮我辅导家庭作业。”

 

“我以为你是科学大师来着?”Even问,把一些芝士削片,放到其中一块面包上。

 

“那是很久之前的光辉历史,”Isak撇撇嘴,“那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事儿了。”

 

“你是指第一次见面吗?”Even转向他挑挑眉。Isak朝他点点头,露出半个微笑。“我知道那次是蛮早的在…但是,好吧,那确实是第一次,不是吗?”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聊了不少天。”Isak观察着他的表情,Even转向料理台,低头面对着眼前的‘任务’。

 

“是的,我们聊了很久。”Even转过去足够长的时间来还他一个笑容。他的话语很快打破了这种紧张氛围,“所以,怎么回事,你不再是科学界的明日之星了吗?”

 

“我依旧是大师级别,”Isak扬起小下巴,“智商碾压的那种。但我得说,我…按时完成作业的能力在不断下滑。”

 

Even笑起来。“这种情况一般会在你快要毕业的时候发生啊。”

 

Isak微笑着,“对于我而言不是。它不是…只是我现在手边事情太多了。Sana把她的笔记给我影印了一份,但那些东西让我变得更困惑了。”

 

“我希望我能帮上忙,”Even笑着说,“但我真的是个科学废柴。”

 

“嗯哼,我知道,”Isak微笑着,尽管他嘴角的弧度有些无力,但很真实。Even脸上挂着的笑容在注意到那个浅浅的,眼看着就要耷拉下来的小括弧以后,也犹豫起来。他转过身看着眼前的食物,再次开口。

 

“我在认识你之前其实和Sana不太熟,”Even说,“我是指,她对于我而言只不过是我好朋友的妹妹。我认识她,就是不熟悉。但之后我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你,你知道,然后一直在求着她,问关于你的事情?”他快速的瞥了Isak一眼然后继续往吐司上堆砌一座芝士小山,似乎很紧张的样子。他清清喉咙。这很可爱,能再次看到他紧张的模样,一如从前。“当然她告诉我你不是…她说你有个女朋友,你懂。”

 

Isak点点头,尽管Even并没有在看他。Sara,那简直是个恼人胡茬一般的存在,从一个醉酒后的卫生间马桶上的口/交开始,也没能走很久。

 

“但是那之后我们一直在聊天,抽烟,什么的,”Even继续道,在吐司上撒着调料。这几片面包似乎要被烤到天长地久才能出炉了,多半是故意的,但Isak不在乎。反正,他确定Sana不会想念他的存在的。“当时我是真的不在乎如果你对我有没有感觉。就算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也会一直缠着你聊天,逗你,之类的。”

 

“但是事情发生了。”Isak说。他没有故意想要他们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如此凝重,但是它还是跌落到谷底了。Even把面包放到烤箱里,然后把手肘撑在桌子上。

 

“很多事情发生了。”Even说。

 

Isak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的灰色卫衣,袖子被卷到一半,兜帽盖在他柔软的头发上。

 

“是的,很多事。”

 

Even转过身来面对他,倚靠在身后的料理台上。他们就这么看着彼此,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我很抱歉…”Isak终于打破了沉默,“我…之前那么讨厌你。我不知道所有的事情。我不应该批判——”

 

“Isak。”Even截住他的话。“你没有做任何事情,好吗?你只是试着忘掉那些过去,我才是那个不断提起那些事情的混蛋。那只是。太痛苦了,我想。那些事。我想让你也感觉到一样的痛苦。我现在讨厌我之前居然这么想过。”他停顿了一下。“尤其是我现在明白你一直都很受伤。一直以来。”

 

Isak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不想现在就这么深入的讨论他的问题,而且他不想要Even开始坦白自己的过错。他还没准备好,他现在的能力和精神不足以承受这些沉重的真相。

 

但Even没有再说些什么。他只是说,“你的存在一直在提醒着我,最开始为什么会为你心动。”

 

Isak的呼吸战栗起来,心跳加速,嘴巴里一瞬间无比干涩,但很快,他又想起那天当Even告诉他,他会和自己的女朋友分手。

 

就在他们第一个吻的第二天,他吻了那个女孩。

 

Isak一直都在痛苦中没有解脱。他的心上被狠狠撕开一个裂口,而Even就是那个握着刀的人。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管Isak也许做了些什么以至于这些痛苦都是他罪有应得,但这还是无法改变一个事实,他被伤害过。他把自己心底最隐秘的爱与信任交于一人,然后被残忍拒绝。

 

他考虑着要怎么开口和Even说他应该回到Sana房间去了。他思考着也许自己该在还有勇气的时候直接离开这里。但他不断告诉自己,他需要解决这件事情。总有一天他们会说清楚一切的,在一个对的时间。

 

“我不认为我们现在应该说这些,”Isak说道,放弃了他脑海中盘旋的各种逃避计划。“对不起,只是还不是时候。”

 

“你说得对,”Even点点头。“没错。”他从炉子里拿出烤好的吐司,把他们两两放在盘子上。“我不介意等待,真的。”

 

Isak微笑着从他手里接过那个盘子。而那个笑容一直跟随着他回到Sana房间。

 

II

 

“嗨,Lea。”他对着耳边的手机说道。他希望她能感觉到他语气里的笑意,能想象到他脸上正挂着的微笑,那是这些天来为数不多的几个真心实意的笑容,“你怎么样了?”

 

“蛮好的,”她说,“你和爸爸聊得怎么样了呀?他允许我回家了吗?”

 

他一直在努力,真的。这是他这些天来唯一能专心做的一件事情。

 

“我还在努力呢,小宝贝,就快了。”

 

“好吧。”她听上去实在是太伤心了。Isak讨厌让自己的妹妹感到难过。

 

“你想和妈妈打个招呼吗?”他问道,她的声音顿时振作了起来,“当然啦。”

 

“好的,等一下哦。”他离开自己的卧室,轻轻在母亲的房门上敲了敲。“妈妈?”他推开门,朝里面望了一眼。“妈妈,你醒了吗?”他往前走了走,而他的妈妈开始慢慢坐起来。“我在和Lea通电话呢,你想和她说说话吗?”

 

他妈妈不敢相信似的望着他。“Lea?”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

 

“嗯,她在电话上呢,你想和她说话吗?”

 

她微笑着伸出手,“是的。”

 

Isak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立刻把手机按在耳朵旁边,靠着枕头舒适的坐着。

 

“Hi,宝贝。”他妈妈的眼睛里漫上许多泪水。“Hi,lea,小甜心,我好想你,宝贝。”

 

他看着她一边认真听着电话那边的小奶音,一边抹了抹脸上的泪。

 

“我也是,宝贝。我非常想你。你怎么样了呀?一切都还好吗?哦,那就好,我很高兴,宝贝。我也想让你回家。是的,我知道,我知道。”

 

她还在继续说话,充满喜悦的脸庞上终于展现出这几周来的第一个微笑。Isak拿出手机发短信给他的父亲。

 

Isak:你有好好考虑一下吗

 

Dad:我正在考虑

 

Isak:我真的不觉得离开了我们对于她而言是一件好事。

 

Dad:我认为这对她的未来而言是有好处的

 

Isak:她正在和妈妈讲话,她听上去有多开心啊

 

Dad:那只不过是她熟悉的东西罢了。她会慢慢适应的。

 

Isak:你已经说她会适应说了一星期了,但她丝毫没有改变。

 

我不想让她这么伤心,爸爸。

 

Dad:我告诉过你,我正在考虑这件事

 

那不是敷衍话。

 

Isak:好吧

 

也许你可以把她带过来见一下妈妈?

 

Dad:我想想吧

 

Isak:好吧。

 

Isak很失望的把手机扔到一边。无比失望。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他的生活里不能有哪怕一件事情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哪怕就一件事情,没有这么艰难的。

 

他想念他的妹妹,想念妈妈的笑容,还他妈很想念能在夜晚安然入睡的时候。他很累。为什么老天爷就看不到这些呢?为什么不能有人来帮他一把呢?

 

当她妈妈满足的挂了电话,陷入安眠之中时,Isak坐在他的窗台上,不断抽着大/麻直到他足够晕乎乎的,可以睡着。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方法,但又能怎么样呢?他没法关闭自己该死的大脑来自然地睡着,除非他的精神处于一种平和的状态。至少他没法在妹妹回来之前,得到任何的平静。

 

真正的平静只在他妹妹归来之后,他爸爸彻底消失之后,和Even把一切都解决之后,给妈妈找到她所需要的帮助之后,才会到来。也许他会告诉Jonas关于自己性向的事情,关于他十六岁那年都发生了些什么,和Even的点点滴滴,那些他会告诉Sana的事情,或者她自己会发现的。

 

他对任何事情都很不确定。他不确定Lea是否会回来,他不确定和Even之间的错误究竟是什么,不确定Sana知不知道自己家庭的事情。

 

所以Isak只能用 大/麻来让自己飘飘欲仙,躺在床上,落入深沉的,幸福的,极其需要的睡眠中,一夜无梦。

 

III

 

Mahdi和Magnus都说他就像个流浪汉一样晃晃悠悠,游手好闲。Magnus是那个用了流浪汉这个词的人,但是Mahdi表示同意。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当然,他们其实才是那两个有点神经大条的人。但是Isak没有从他爸爸那里得到任何进展,不过他妈妈在和女儿说过话以后至少有了点起色,所以他可以让自己暂时忘掉那些烦恼,哪怕几个小时。

 

他们在Mahdi家里喝了点小酒——Isak几乎全程安静,只是倾听着。——然后他们出发去某个一年级生的家里赶趴体,这样Isak才可以好好地虚度他的光阴与酒精为伴。

 

这其实不是个好主意。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第二天早上当他回想起这一晚的时候才发现,但这真的不是个好主意。因为他的生活中有那么多事情都是一团乱麻,酒精只会让他更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

 

最开始的几分钟,Isak很快就看到Even正站在客厅的另一边,但他们只是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然后Isak就开始他来这里的任务——打发自己的时间。他喝了好几杯烈酒。他灌了好几听啤酒。他和男生们坐在一起抽烟。他不停的看向Even而Even每次都会往回看。

 

他不知道他现在对Even是什么感觉。曾经有那么一次他很确定那叫做喜爱,几乎接近于爱情的地步。他曾经欲望腾生,有所渴求,紧接着心碎一地,难以呼吸,最后因爱生恨,痛彻心扉。现在这种举棋不定,前途未卜的状态是他所不熟悉的。这种感觉介乎于所有感情之间。他不再讨厌Even。同时他也不渴望他,不去想他,这不是最开始的时候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胸腔里填满的那种欲望与炙热。但这又不是敌意。

 

也许这只是伤痕愈合时的余痛。因为每当他想起他的时候,它依旧隐隐作痛。也许这只是一种渴求结局的紧张感。他唯一确定的是他不想继续恨Even了。他从来不想厌恶这个人。

 

他想要一个原因来解释发生的那一切,一个除了‘你不够好’以外的解释。然后他想要忘记它一段时间,来慢慢愈合。Even有一个女朋友。Even伤害过他。Even曾经对他无比粗鲁和过分,近乎残酷的对待他,而仅仅是想起这些事情,痛苦便再次占据了他的大脑。

 

但他想谈谈。当他足够醉了的时候,那些他渴望得到答案的问题们才得以宣泄。

 

所以他对上Even的双眼,就像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们一直在做的一样,然后用下巴点了点门外的走廊,起身走了过去。

 

后院里有几个人在走廊里抽烟,所以Isak直直走向栅栏,背靠在上面。他感觉很不错。浑身充满醉意,倦意和一丝美好。

 

“嘿,你没事吧?”Even问道,站在他面前。他的唇边有一个小小的微笑。“这现在都变成我们之间的固定模式了。”

 

“你当时真的和Sonja分手了吗?”Isak直截了当的问道。Even的面容在他们身后模糊的街灯中,显得很惊讶于这个问题。“在我们睡的两周前,你告诉我你和她分手了,你真的分手了吗?”

 

Even点点头,看上去有一点困窘。“是的,我从没对你说过谎。”

 

“那为什么你会回到她身边?”Isak继续问着,“那甚至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在我们做了爱之后,你离开我,然后回到她身边。为什么?”

 

Even的表情变得既紧张又矛盾。“我们不应该现在谈论这些,Isak,你喝醉了。而且你说过你想要等到家里事情都解决了的时候再谈这些。”

 

“我只是想知道。是因为我对于你而言不够好吗?”他想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坚强无比,不带感情,但它破碎着哽咽了。

 

“不,Isak,老天,那不是真的原因!我发誓!只是…我以为我们不适合彼此。因为我们睡了之后随便聊的那些东西,让我觉得我们俩在一起不会快乐的。你当然足够好了,Isak,我那么喜爱你。但在我们谈过之后,我意识到,我只是…Sonja一直是安全的,好吗?而且我们一直分分合合。我只想…我知道她会原谅我然后允许我回去。我不能…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好吗,这只是…还没到那个时候。我只是受伤了。当时我真的非常痛苦。所以我回到那个一直能让我感觉好起来的人身边,而她也像往常一样再次接纳了我。不管我们俩分手的时候我他妈有多糟糕,她总会再次接受我。我恨我对她所做的一切。因为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为你沦陷了,但是我一直到我们见面之后的一个月才和她分手。而我在我们分手之后又过了一个月才告诉你,但我发誓在我们两做任何事之前,我已经和她分手了,Isak,好吗?在那很久之前,我保证。”

 

Isak只能站在那里,看着他。“所以你…你利用了我们两个?这对她根本不公平啊?”

 

“是不公平,这对于你们两个而言都不公平,我对不起你们俩。我很抱歉这会让你以为你自己不够好——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这么觉得,因为我只是…我只是太难过了,Isak,我知道你现在不会懂我在说什么,但是当我们真的开始谈的时候,当你是清醒着的时候,你会理解的,好吗,Sonja不应该承受这些…她不应该 。在那之后我们俩分开又复合了两次,她只是…我们对彼此而言是舒服的,我们俩都不知道失去了对方的话该怎么办。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我不知道这于你而言还有没有意义,大概没有了。也不应该有。但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

 

Even完全语无伦次,彻底的。但是事情确实合乎情理,尽管不是那么的条理清晰,但是也足够了。

 

Isak在原地单脚晃了晃,然后倚在栅栏上做支撑。“我那时几乎要爱上你了…”他呢喃着,被酒精麻痹了的大脑已经无法阻止他说出这些心里话。

 

“我很抱歉我伤害了你,Isak。”Even急切的说。“我当时太自私了,我甚至都没有多想。你曾是我的一切,好吗?我当时整个崩塌了。这不是个借口,我知道。”他用双手揉乱了自己头发,然后滑落,覆盖在他的额头上。“当我最开始来到Nissen的时候,我真的不应该那样去加重对你的伤害。你不应该被伤害。”

 

“因为我的家庭是一团糟?”

 

“因为你是个活生生的人,只因为我痛苦了不代表我就应该拉着所有人跟我一起坠落,这不公平。”

 

“但你说过,在看到过我和我家人在一起之后你改变了想法。”

 

“我知道我说过。我知道。但那不是因为我为你感到抱歉才对你好。我为自己感到可耻,因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有那么多烦心事了,而我所做的只是在不断加剧你的压力。你最不需要的事情就是这些傻/逼的高中喜剧。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我愤怒于我自己,居然曾因为你伤害了我,就以为你都是罪有应得。尤其是在你都不知道我这么认为着的情况下。我只是变得很,有攻击性。我想保护我自己,你能懂得吗?”

 

Isak缓缓地点点头,“我懂。”

 

“重要的是,Isak,我没法为自己辩解。没有借口能解释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你受伤了不代表你就能去伤害别人。所以对不起。而且我希望当我们开始谈论,真的好好聊聊那些事情的时候,你是清醒的,准备好了,一切都会更讲得通的。”

 

Isak眯起眼抬头看着他。“好。”

 

“好的,”Even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好的,baby。”

 

Isak突然扬起头 。“Baby?”

 

“操,Isak,”Even恍然的睁大眼睛。“哦操,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抱歉,那只是一个习惯。我很抱歉。我知道我没法再这么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Isak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因为这个小口误而加快了很多。他没有办法。这是一个太过强烈的提醒,关于过去的提醒。

 

“你想要我们成为什么,Even?”他问道,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Even静静的说。

 

他们站在一片沉默里,各有思绪,没有对视,目光自然的安放在对方身边,因为这就是他们结束时候的样子。

 

“Isak?”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他眯起眼睛似乎这样就能从黑暗中看清楚点什么,然后回应道,“Sana?”

 

“我操啊,Isak,快过来!我带你回去!”

 

“我们走吧,”Even说。

 

“我有点晕,”Isak咳了咳。他希望自己不会忘记今天晚上他们的对话,他可能需要点酒精来给自己鼓劲了。

 

“好,那让我扶着你吧。”

 

Isak伸出他的手臂,Even揽住他,帮他走回到Sana站着的那个走廊上。

 

“哦,快过来,Valtersen。”她咕哝着,给Even搭了把手,把他扔进椅子里。“你能去给他倒点水吗,Even?谢谢。”她跪在Isak面前好和他平视,他终于能把注意力移到她脸上,“你能走回家吗?”

 

他嗤笑。“没事,我没事!”

 

“你没事?”

 

“我好的很。”

 

“好吧。”

 

一杯水被塞到了他手里,Isak一口气把它喝完了。他确实感觉好了一点。“谢谢。”

 

“我就把他交给你了,”Even说,“如果你可以的话,Sana,我不介意留在这帮忙。”

 

“我搞的定他,水会让他更稳一点。不过还是谢谢。”

 

Even弯下腰,看住那双幽绿色的双眼。“我们会聊聊的,Isak,只要你准备好。”

 

 

他和Sana走在了回他家的路上,Elias和他的朋友们会在那里等着Sana然后送她回家,她问道。“事情都还好吗?”

 

“我想你当初说我们俩应该谈谈,是对的,”他含含糊糊的念叨着,“因为遗忘不会让事情变好。放下过去不会让事情变好。因为我只会一直难过,想着那些事情,那些想法。或者…我不知道,我会难过很久,一直想着我不够好什么的。所以谢谢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我一直都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小朋友们。”她说。

 

“是的,你一直都知道。”他叹息,“Sana,”这一声郑重其事来的有点突然,她转过来,带着点烦恼和兴味的表情看着他。“你真的很棒。我很高兴当时是你看到我在哭。我很高兴我们成为了朋友。”

 

“我也很高兴我们是朋友,Isak。”

 

IV

 

Isak在打扫卫生。

 

他从厨房开始。把装着新鲜食品的购物袋放在料理台上,然后打扫冰箱里面。他扔掉那些放了不知多久的打包饭菜,把塑料盒扔进垃圾桶里。他把过期的果酱都倒掉,把果酱罐头洗干净然后扔进可回收垃圾箱,把烂掉的蔬菜扔进不可回收的那个。他从消毒纸巾擦干净所有架子,然后把刚买回来的食物在上面摆摆好,也没忘了那些还能吃的之前买过的食物。他像个小仓鼠在不断踩自己旋转的笼子,忙上忙下,转个不停。

 

他洗干净了水池里的餐具们,擦干摆好。他用海绵把整个炉灶都擦了一遍,把信件分类。他先用扫把扫了一遍地面,然后又用拖把拖了一边,最后地板都在发光。

 

客厅里,他把地上散落着的所有东西都捡起来,放在它们该待着的地方。那些脏袜子免不了被扔进洗衣房的命运。鞋子被整整齐齐的码在门旁边。外套被扔进了Lea的房间。他用吸尘器打扫了一下地毯。他想让自己累到爬不起来,他想让自己累到可以睡上几个小时。

 

他把书和遥控器都放在原处。他把架子上的东西都移开好擦干净上面的灰尘,然后他重新摆放了一下所有的相框和装饰品。他想让整个房子都干净无比。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但是现在他想了。

 

当他打扫到Lea的房间以后,动作慢了下来。这个房间有好几周没有人住过了,在这个时刻,Isak走进房间的时候就能明显感觉到这种不同。那周她穿过的衣服还躺在地上,她的玩具摆了满地。她的床还没有叠好,于是他站在那里,轻柔的把被子铺好,把她的毛绒玩具和枕头都摆在床头。他挂起妹妹的外套,然后把地上的脏衣服都放在洗衣篮里准备拿去洗,然后把散落的玩具都放在她的玩具桶里。

 

他清理完自己的房间,然后在妈妈下楼去吃东西的时候把主卧室也打扫干净。她打开了洗衣机,他知道这一件小事大概就能让她很疲惫,但是这种好转的迹象让他开心起来。

 

他完成了所有作业,预习完了明天的课程。他做了很多饭菜,分装好这一周的伙食。

 

但当时钟走到该睡觉的时候,他依旧无法入睡。

 

他一直在思考。一直在他妈的乱想。而且现在这不仅仅是关于自己的妹妹,她过得怎么样了,还关于Even的事。

 

他知道当时他大脑不够清醒来和Even讨论那些事。他之前告诉过他,而Even也试图提醒他这一点,但是喝醉了的傻/逼版本Isak显然没有任何自我保留。所以他逼着Even告诉他一部分的真相然后结果就是现在他根本没办法停止想他说过的话。

 

那天他们俩睡了之后究竟说了些什么?Isak当时忙着安抚自己快要炸掉的紧张内心,根本不记得任何关于对话的细节。Even给他穿上了衣服,T恤和拳击短裤,然后把Isak抱在胸前,然后Isak就一直在告诉自己他没有毛病,这是正常的。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什么罪行。除了这些自我鼓励,别的一切似乎都不在他大脑的中心里;比起他刚刚作出的巨大改变和选择,那场对话似乎就没那么值得铭记了。再说,当意识到Even离开了的时候,除了那种彻骨的心痛,他也很难再去想些别的什么。

 

Even说他们是误解了彼此。也许他们可以就这么放下。他已经为自己表现的像个混蛋一样这件事道歉了,但是其实这都取决于他究竟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那最开始的原因。Isak实在想不到任何正当理由,但他会一直保持一种开放态度直到Even给出那个答案。

 

他想得到答案。但是他的连续性失眠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现在他的状态绝对无法承受那些答案。

 

V

 

“他们快到了吗?”他妈妈问道,双手在大腿上握紧了。

 

Isak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他们应该马上就到了。”

 

“好吧,”她慢慢捋顺了自己的裙摆。一个干净的房子和一个穿着漂亮衣服的妈妈,看上去他们试图给人留下个好印象。也许他们确实是这么想的,当然。也许他们试图证明自己可以做到这些。

 

“快了吗?”她担忧的看了他一眼。

 

他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快了。”然后点点头。

 

她也点点头,然后眼神在自己的手心和门口之间不断游移着。

 

“嗨,”Isak突然出声,然后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微笑起来。“会没事的,妈妈。”

 

“我只想让她回来。”

 

“我也是。”Isak说,“我知道,但我们必须得表现出想要合作的样子。”

 

“对不起,我是这样的人。”她平静的说。

 

“妈妈。”

 

“对不起我没办法阻止他带走Lea。我做不到。”

 

“那不是你的错。”Isak握住她的手。“我们会把她接回来的,妈妈,好吗?我们能做到的。”

 

“好的。”她说。

 

当门口传来动静,他们俩都立刻站了起来。Lea欢快的跑向Isak,让他把自己抱起来,然后朝他们的妈妈伸出手,她紧紧抱着小女儿就好像她又回到了婴儿时期小小的一团,亲亲她的脸颊,抱住他的小身子。

 

“宝贝,”他们的母亲喃喃着,来回抚摸着小女儿的后背,Lea的手臂紧紧抱住妈妈的脖子。“我好想你,我的宝贝。”

 

“我也好想你,”Lea缩在她的脖颈旁边哭泣,“我好想你啊妈妈。”

 

Lea所见过的,听过的所有她妈妈做出的不可理喻的事情,都比不上他们俩能在一起重要。Lea不在乎自己的妈妈是否有精神疾病。她不在乎妈妈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在这一刻,很显然,她只想回到家里,待在妈妈身边。

 

他们的妈妈把Lea搂在自己大腿上,坐在沙发里。Isak坐在他们旁边。他们的爸爸,不被人注意的,也没人招呼的站在玄关里,和上门,然后坐在了扶手椅里。他没有带来任何Lea的东西,注意到这一点之后,Isak的心沉到了谷底。哪怕是通过手机,一次次的告别都让他撕心裂肺,更何况当面。

 

他的妈妈正对着Lea的耳朵说着悄悄话,她们两都微笑起来。这一幕让人感觉如此甜蜜。

 

“你们俩怎么样?”他爸爸问。

 

“我们好一点了,”Isak回答道。Lea还穿着鞋的脚正搁在他的大腿上,他有些心烦意乱的拨弄着上面的鞋带。

 

很快他们之间陷入了沉默。Marianne(Isak妈妈的名字)把Lea尽可能近的抱在自己怀里,Lea看上去要被她们两之间温柔的摇晃给弄到睡着了。Marianne亲了亲女儿的额头,把她柔顺的头发往后梳,然后突然开口。“她不会跟你回去了。”

 

Isak猛地抬头看去,Lea坐直了呆呆的看着妈妈。

 

“什么?”他的父亲不敢置信般问道。

 

“她不。回。去。了,”Marianne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道,“她就留在这,在她的家里,在她的母亲身边。”

 

对她没好处,Marianne,”他刻意加重了‘你’,身体从扶手椅里前倾带来压迫感。

 

“比起你来,我对她有会更好的影响,所以她会留在这里。”

 

在他母亲得病的这些年来,Isak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子。在他小时候,Lea出生之前,她是一个像这样充满火焰般意志的坚强女人。但她的丈夫不停的告诉她她不能相信自己的精神,很快这种想法就占据了她的大脑,她相信了。于是她停止斗争,他的父亲每次都会赢。

 

但这次不会。

 

“你说什么?”泰耶(Isak父亲的名字)缓缓说。

 

“我的女儿会和我待在一起。”他的妈妈昂起下巴,坚定地说着。“和我还有她的哥哥在一起。和真正爱她的人在一起。她不会和你回去了,我不管你说什么,她就待在这里。”

 

他的父亲看上去失去了语言功能。她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像这样子挡在他的面前,坚定着自己的决定。

 

“你想让她像Isak那样长大吗?”泰耶尖锐的问道。“他一次能有好几周没法靠近你!”

 

“因为,”Isak冷冷的说,“你让我远离她。”

 

“因为她是个疯子!”

 

“她不是疯子!”Isak大声叫道。

 

Marianne把Lea挪到Isak身边,然后站了起来。Isak用双臂紧紧环住妹妹,她睁大眼睛看着父母之间的争吵。Isak还没想到其实她根本没有见过妈妈的这一面。这该有多么震撼,意识到唯一一次她的妈妈站起来抗争是为了她而战。“你没法把我的孩子从我身边带走,她属于这里,这就是她会长大的地方。”

 

Lea在父母之间看来看去。

 

“你凭什么以为你会对她有好处?”他父亲的回应略显苍白。

 

“我自己知道我对她是好的。把她的东西送回来,她就待在这里不会走。Lea,宝贝,上楼去睡一觉好吗,你看上去太累了,小甜心。”她跪在儿子女儿面前,亲了亲Lea的额头,Lea朝她扬起一个微笑,然后看向一脸不可置信的Isak,他看上去很担心,意识到情况正在快速变化着,用一种奇怪的方式。

 

“我和你一起去,”Isak说着,和Lea一同站起身,一只手护着她的后背。“你会…没事的吗?妈妈?”

 

她点点头,在他走过身边的时候亲了亲他的脸颊。“我会解决的。”

 

Isak和Lea一起走向她的房间,在门口她脱掉了自己的小鞋子。“我们把你的衣服洗干净了,”Isak说,“你的睡衣也是干净的。”

 

在妹妹开始换睡衣的时候,他走回自己房间,换上睡裤,因为这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不可能离开这个家了。当Lea打开门让他进去的时候,楼下传来模糊的争吵,叫喊声,但似乎此时Lea比起妈妈更需要他的陪伴,所以他走进妹妹的房间。

 

“你能陪我躺一会儿吗?”Lea问道,掀开被子躺了进去。Isak坐在毯子上,用手臂搂住她。“我真的能留下来吗?”她怯生生的问。

 

“我觉得没问题,Lea。”他微笑着。这么些年来他从来没有如此希望过一件事能发生。“我觉得你能留下来的。”

 

兄妹俩相拥而眠,楼下的争吵声渐渐几不可闻,没有人来唤醒他们。


TBC


译者的话:

这章可以说翻得很爽了

为Isak的妈妈鼓掌 从开始翻最后一段的时候就一直在听setting fires

超爱the chainsmokers

翻译完后才发现 到目前为止的第七章已经有100页 八万多字的译文了


长叹一口气 感谢大家的陪伴和鼓励 没有你们的话 我不可能坚持这么久❤️

那么家庭的事情解决了

和Even欠了好几章的真相大白还会远吗

Blink✨ 

👇第一个tag里有前文

Oh BTW

之前的Give me Gold解除屏蔽了 我就把前几天发的那个删掉了 如果还有人想重温一下的话记得再往前翻翻就好啦

笔芯❤️

评论 ( 32 )
热度 ( 101 )
  1. Opera Mundi 转载了此文字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