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6

原文链接 BY Smokeshop

前文指路


Chapter 6

I

Even吻着他的脖颈,用嘴唇沿着脊椎爱抚后背,双手轻柔的把他放在床上。他跪在他双腿之间,手指拓开他紧闭的穴/口,不忘在周围按揉着打转,让他放松下来。他亲吻着他的唇瓣,捕捉两人之间的小呼吸,手臂紧紧环抱着他的身子,身下缓缓挺进,让两人毫无空隙的贴在一起。


Isak抓紧了他的肩膀,尽全力呼吸来放松自己,接纳Even。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半个小时前他第一次亲吻一个男孩,现在,他让一个男孩操/进自己的最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但这一切都不会让他感到仓促,这仿佛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情。


Even对他如此温柔。他们正在一个陌生人家的客房里,楼下派对正酣,但Isak只能感受到Even的存在。Even的亲吻,Even的拥抱,Even在他体内的动作。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事情能值得他的注意。


情事过后,Even把他搂在胸前,他们俩都随意往身上套了点衣服就又躺下。他倚靠着床头木板坐着,Isak躺在他胸口,一条腿和Even的双腿纠缠在一起,感受着Even温暖的手掌轻抚着他的后背,然后搂住他的手臂。他试着让自己不要惊慌,不断地在脑海中重复着,是的,他和一个男孩睡了,但这不是一件坏事,这不是世界尽头。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而就算他们知道了,也许也不会对他做什么 。因为他从来不知道有这样一件事,能让他感觉如此的舒适与惬意。没有任何事情能比得上有Even的一只手掌在他的肩胛之间爱抚着,另一只手掌在他的大腿根揉弄所带来的美妙感觉。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Even说,轻吻着Isak的额头,Isak微笑着抬头注视他,“我对你一见钟情这么久,从最开始在Elias家看到你的时候开始。”


“真的吗?”Isak问道,手指调皮的在Even的胸口画圈。


“你当时太他妈可爱了。”Even

 

“嗯哼,我有吗?”

 

“你很可爱,毫无疑问 。”


Isak笑起来,依偎在Even的脖颈旁,那里舒适而又温暖。他甚至和Sana都不熟,他只去过她们家一次,因为一个科学课的作业,而她的哥哥正和Even在客厅里聊天。


“那次你似乎抓住了一切机会来和我调情。”Isak说。


Even亲吻着他的头发,手臂紧紧圈住他的腰肢。“我必须那么做,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再次见到你,所以我得和你足够暧昧这样你才会接受我的好友申请。”


“我其实不知道你是在挑逗我啊,”Isak说,“那个时候。”


“没关系,”Even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男孩,但我想我应该试一试。”


“我也不知道,”Isak抵着他脖颈上跳动的脉搏,温热的皮肤,微笑起来。


“你现在得到答案了吗?”


Isak的笑容很明亮。“是的,我想我得到了完美的答案。”


Even摩挲着他后背浮着一层细汗的皮肤。“好的,那就好。”


“我不确定如果我已经准备好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但是,”Isak垂着眼眸没有看他,“我只是我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别的什么,就像现在,我不清楚这对我是不是个好的时机。”


“没关系的,宝贝。”Even温柔的说着,“我们有很多时间。”

 

II

Isak低头盯着他的手机,然后抬眼看了一圈餐厅里,直到他的眼神遇上已经注视了他很久的Even,手里也握着手机。Isak周围的朋友们开始聊天,他垂眸注视着屏幕上的信息。

 

Even: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谈谈?

 

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收到一条来自这个号码的消息了。在这一条上面的那条写着,我们派对见。那个派对是他们第一次亲吻的地方,第一次上床的地方,也是Even离开他的地方。过去的好几个月里,他无数次想要把这个联系人给删掉。因为看着他们曾经的那些消息,那段充满暧昧的友谊,各种甜言蜜语,是一件太过痛苦的事情。但他从来没有真正删掉Even,或者是那些旧的聊天记录。他只是迫使自己不再一次次的翻看这些过去,并且试着忘记他们的存在。

 

他又抬起头,Even看着他扬了扬眉。

 

Isak:现在不是个好时候。

 

他看到Even低头看着这个回复,然后眉头皱起一脸担忧的开始打字。

 

Even:你还好吗?

 

Isak:我只是还没准备好,Even。

 

Even:好吧,对不起。

 

Isak:谢谢你一直在尝试。

           再多给我一点时间

           我的生活里一团糟,真的现在不是个合适的时间。

 

Even:当然

             没问题

 

他看着Even把手机面朝下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带着笑加入了他朋友们的聊天,尽管那笑容完全不达眼底。

 

他知道Even当初会那么做肯定是有什么原因。他一直很清楚这一点,但他现在终于相信了。他只是…很害怕他无法承担那个原因,至少现在不能,在这个所有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的时间点。

 

Isak:为什么是现在?是什么改变了?

 

Even:你是指什么?

 

他的目光越过整个餐厅,注视着Even,正俯身面对着手机,等待着回复。

 

Isak:你想谈谈的原因是因为你看到了我的难过?

           因为我真的不想要你可怜我

           我需要知道是什么事情有所改变

           而不仅仅是你对我感到抱歉。

 

Even:我没有在可怜你,我保证。

 

Isak:那是什么?

 

这次的回答没有像之前的那些来的那么快。他看到Even输入了一些话然后手指又悬停在屏幕上方,他看着那个聊天的小气泡不断的消失又出现了好几分钟。

 

Even:有些关于你的事情我还不了解。我错看了你。而现在我再次见到你以后你几乎是无处不在。我见到你和Sana,和你妹妹,和你的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只是…如此美好,充满爱意的对待每个人,而这不是我之前想象中的你。

 

Isak实在没法想出来。那天晚上他究竟做了些什么?那天晚上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几乎记不得那天晚上的性/爱之后他们俩的谈话,只记得他很开心,睡意朦胧,然后Even用最紧的力度拥着他。很显然他做了些什么——使得Even相信他对于自己而言不是个好的选择,那些事一定足够严重,以至于能够完全抵消掉那些他们互相拥有的那几个月的美好。他们互相发短信,聊天,在派对上狂欢,一起抽烟的时光。

 

但是Even也对他说过谎。或者…他认为他说过。关于和Sonja分手,关于…想要他?

 

停止。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Isak:我可以和Lea说说话吗?

 

Dad:我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

 

Isak:只是通过电话。

 

Dad:还不行,Isak

 

Isak:求你了。

 

他等了几分钟,但是没有回应。

 

Isak被他自己对妹妹的满腔思念给震惊到了。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人生中的每一小部分都在围绕着妹妹旋转,所有事情都能让他想起那张可爱的小脸蛋。他有时会忘记她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非常偶尔的几分钟,都让他在想起来事实之后,心痛更甚。

 

Isak:那你至少可以给我转点钱来买食物吧?

 

Dad:现在就转。

 

他不喜欢这种回复他爸爸信息的方式。但他必须表现的很友好,直到Lea的事情有个结果。他要么让妹妹回到自己身边,要么就会永远失去她。他只需要装作妥协合作的样子,取悦他爸爸,让他觉得自己赢了这一场。

 

而且他确实赢了,不是吗?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再一次处于掌控的地位了。

 

“嗨,”Jonas说,用手肘轻轻推了推他。Isak抬起头,把手机锁屏,面朝下放在了桌子上。

 

“什么?”

 

“想不想出去吃披萨?放学的时候?”

 

“不,你们都上完课之后,我还有一节课。”

 

“翘了就好啊,”Magnus说。

 

“我不能翘课,”Isak回应,“这节课是和Sana一起上的,我要是不去的话她绝对会杀了我。而且我马上就要把那10%的逃课时间给花完了,我才不会把这么宝贵的机会花在吃披萨上面。”

 

“那你要用它干嘛?”Mahdi问。

 

“我他妈又不知道,呆在家睡觉吧大概。”

 

“是啊,看上去你挺需要的。”Magnus点点头。

 

“滚蛋。”他很清楚自己看上去有多糟糕,也很符合他现在的心情。他不需要一再的被提醒。“你们去好好玩吧,我不管了。我只是不能翘了科学课。而且我已经因为生病落下很多课了。”

 

“而且你不想面对Sana的愤怒。”Mahdi撇撇嘴。

 

“Sana很吓人的,”Magnus为他辩护道,“我绝对不会想在她面前乱来。”

 

“看到没?我去上课了。”

 

这就是他们这群失败者的日常,但显然这回这群混蛋们都有收住力,没有使出全部功力来损他。他看上去无比苍白的面容让他们意识到他现在多半不在那种朋友间互损的最佳状态。而Jonas很清楚的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把他逼的太紧。上次在Jonas家过夜时,Isak哭的稀里哗啦的就因为他发现自己没带牙刷来。

 

在这种时刻,任何事情都是难以承受之重。

 

他捕捉道Even的眼神正越过整个房间,停留在他身上,而Even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这是第一次Isak真正回应了这个笑容,尽管不是全心全意的那种。

 

他在努力着,这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III

 

“她在哪!我的女儿呢!”

楼上传来摔东西的声音,伴随着他母亲的尖叫声,各种噪音被紧闭的房门和天花板模糊了些许。Isak躺在沙发上试着睡觉,因为他的卧室里简直吵到爆炸。

 

“他们抢走了她!”他听到,“他们把她带走了然后要把她关起来!”

 

他拉过枕头改住自己的脸,闭上眼睛。

 

真累。真他妈的累。

 

一阵清脆的破碎声传来,他希望她不会踩到碎玻璃上面。他都不知道她房间里还有更多的玻璃制品可以用来摔碎,而且仅仅是想到之后他要去打扫那些东西,Isak就已经感觉到无比疲惫。

 

通常他会打起精神来解决这些乱子。通常他会等到她平静下来的时候,就像之前的千百万次一样。他会走到她房间里然后温柔的劝说她去睡觉而不是大声埋怨。

 

但是现在…

 

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当挫败感像气球一样撑爆了他的大脑时,刺耳的言语总会脱口而出,而这些都不是他的真心话。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会待在楼下,为了不让自己冲进她的房间然后冲她大喊大叫,就像他以前做过的那样。这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只加剧了他心中的愧疚感。但比这个更糟糕的是,他会对别人说起自己对母亲发病时的厌恶感。他会在Jonas面前用各种恶毒的单词来形容自己的母亲,而Jonas足够了解他,所以他知道这些都不是Isak真正的想法,每当Isak被各种负担压垮的时候,Jonas总是能第一个察觉到。

 

他的脊背与理智总会在这些时候被击碎。当他生命中的一切都在滑向深渊的时候,当他的父亲第一次离开还是个孩子的Isak的时候,当他的妹妹生病了需要他照顾的时候,当失眠症逼得他无处可逃的时候。当这一切都累积起来把他击倒在地的时候,他会回到家对着母亲愤怒指责。

 

他总会恨自己的所作所为,当他终于能睡一觉,而睡眠使他的大脑清醒起来的时候,他会对妈妈道歉,尽管她根本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不知道他曾背着她说了很多坏话。没有事情能够补救——这其实都只是他的怒火,疲惫,和失眠累积起来的一场发泄,但Isak把这些错误都归结在自己身上,然后紧握住他无法宽恕的灵魂。他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他很容易就会过度爆发,他希望他的妈妈能停止发出那些操蛋的噪音,但她依旧不停,而且朝她大喊并不能起到任何作用,骂她是个疯子也没法改变些什么。过去从来没有起过作用,那现在也绝对不会。

 

所以他把自己深深藏在沙发坐垫里,试图在脑海中顺着她的发病迹象编织出一段旋律,试着在她的行为中找到一种规律,让这种噪音化为引人入眠的摇篮曲。但这其中根本无迹可寻,他没办法睡着,所以Isak只是躺在那里,等待一个终结。

 

他试着做家庭作业来转移注意力,翻开笔记本,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落下那么多的功课,一想到他需要多做多少努力才能赶上课程进度,泪水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他试着做点饭,但是知道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会吃它们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他和Jonas打了会儿电话但是楼上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他一直不停的被各种摔东西的声音给转移注意力。所以最后他只能躺在沙发上,盯着电视里晃动的彩色动画,他的耳朵里只能听到母亲的尖叫,偶尔有一小段动画片里可爱的配音。

 

以前曾经有警察来敲他们的门,然后Isak不得不尽全力来解释这些震耳欲聋的噪音只是她妈妈的大脑有点混乱,而不是什么家庭暴力的原因。那个警官想要见他的父亲,他只能撒谎,告诉他自己的父亲正在外地出差。

 

但是领居们都慢慢搞清楚了情况。这种时候不常有,也不会持续太久。Isak没法停止这一切,除非去找个专业的心理医生,但是他爸爸一直坚持她不需要去做心理咨询。

 

大约到半夜的时候,这种折磨终于停歇了。Isak走到楼上去看她是否安好,而她已经躺在床上,流着泪 。地上满是破碎的镜子碎片,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些映着丝丝月光的镜面,走到床的一旁,坐在她身边。

 

“那是厄运。”她没有看向他,只是喃喃自语。

 

“什么?”

 

“镜子。”

 

“哦,没事的。”他摸摸她的脊背,“我一会儿就把它们打扫干净。”

 

“那是厄运的象征,”她再次说道,语气单调,“她走了。我们失去她了。”

 

“Lea?当然她会回来的,妈妈。运气不能说明任何事情。我会把她接回来的。”

 

IV

 

“老兄,”他们在校园里等待Magnus和Mahdi的到来,而Isak走过来的时候,看上去如同从地狱归来,因为他又熬了一晚上陪伴母亲。

 

“嗯?”Isak问,一只手揉着眼睛。

 

“你必须得好好睡觉,”Jonas说,“你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

 

“Well 如果我能睡着的话你觉得我会这样?”Isak反问,“这真的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也很想睡觉啊。”

 

“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我家,”Jonas说,“我爸妈都很爱你,Thea也很爱你。”他用肩头撞了撞Isak的肩膀,“拥抱会让人更容易睡着,这可是科学。”

 

“你就瞎几把胡扯吧。”Isak扯出一个微笑,但没成功。

 

“我才没有!你的大脑会释放出一种令人想拥抱的催产素还是什么东西的。”

 

“催产素?”

 

“但说真的,”Jonas说,“你可以今晚来我家睡啊。”

 

“不行,我妈妈还是很糟糕,我得留在家照顾她。”

 

“那要不我去你家吧今晚。”

 

“Jonas,”他叹气。

 

“你不需要一个人承担所有事情啊。你可以接受…别人的帮助。”

 

“我没事,”Isak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我保证,发誓。”他郑重其事的把手心贴在胸口处,做出宣誓的严肃表情。这时那两个男孩终于走了过来。

 

“卧槽,Isak,”Mahdi开口就是一句,“你没事吧?你又生病了吗?”

 

好吧,他知道自己看上去很糟糕,但是他不知道这已经到了一种会让Mahdi——他所有朋友中最能洞察人情的一个——这么突兀的提起他的脸色。

 

“没有,但是谢谢关心了,”Isak说

 

“这感觉可不太好啊,兄弟,”Magnus说,“你看上去很…艰难。”

 

“我有一群好朋友,”他说,“真的,去你大爷的。”

 

“就是帮你留意着四周呢,小宝贝儿,”Magnus说着,用一条胳膊搂住他的肩膀,“你真的应该敲一节课去眯一会儿。”

 

“为什么你总是想让我翘课?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缺课了。”

 

“上次我们叫你翘课的时候,你说你只会为了伟大的睡眠而抛弃学习,”Magnus说,“而现在这就是我的建议,没什么错吧?”

 

“他说的没错,”Mahdi点点头。

 

“他很聪明的,我们Mags,”Jonas拍了拍他的后背,“我们进去吧,外面太他妈冷了。”

 

像平常一样,Isak总要花上至少五分钟时间来和他的柜子作斗争,而几步距离以外的Jonas轻轻松松就打开了他的柜子,Magnus和Mahdi站在他们俩中间聊天。Well,主要是Magnus在说话,Madhi只是看着他,然后时不时喝一口咖啡。

 

“我真的觉得一个男的应该比女生更擅长吸屌,你不觉得吗?”Magnus说着,手指在他连边最近的一个柜子旁的密码锁上乱按数字,直到那个小屏幕锁让他重新开始,“比如,他们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对吧?他们知道那种感觉。”

 

“为什么你要问我这个?”Mahdi说。

 

“我也不知道,”Magnus摊手。

 

Isak的柜子门突然大开,然后里面所有东西都掉到了地上。“操。”

 

“你真是一团糟啊哥们,”Magnus说道,Mahdi蹲下身去帮他把书捡起来。

 

是的,他就是一团糟。

 

和Sana一起的生物课上,他几乎靠在桌子上睡着了。

 

“你怎么回事啊?”Sana问道,敲了敲他的膝盖让他醒过来。他疲惫的朝后倒在椅背上,头向上面对着天花板,转动眼珠,然后用手指不耐烦的揉着脸。

 

“我就是很累,你不累吗?”

 

“不,因为我在一个合理的时间上床睡觉。”

 

“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你。”Isak撇撇嘴。

 

“嘿,Lea最近怎么样?”Sana问道,“我妈妈前几天还问起她呢,想邀请你们俩过来吃个晚饭,就这几天吧。你知道Elias超爱她的。”

 

Isak微笑了一下,尽管笑容下面满是伤感。他以前经常在去Sana家学习的时候把Lea带过去,但她不会一直黏在Isak身边,而是更愿意和Elias挤在一起玩耍,或者说她强制性的要求Elias的陪伴;她不是那种会等着自己想要的东西送上门来的性格。

 

“也许某一天吧,”他说,如果她能回来的话,也许他们会去的。但是Sana根本不知道Lea已经离开了。“告诉你妈妈,我很感激。”

 

“她很爱你的。”

 

“有谁能不爱我啊?”

 

“别跟我瞎贫啊,Valtersen。”她微笑着转过头面向黑板,“作为一个无所事事的人,你看上去不像是睡了很久的样子。”

 

“我一直在熬夜看一些英国做饭节目,”他说,“我以为它们能让我无聊到睡着,但是我现在倒有点感兴趣了。”半真半假,当他睡不着的时候,确实会看这些节目,但是他主要是被焦虑和他妈妈的发病弄得一直熬夜。

 

“wow,”她说道,“天下第一大傻瓜。不敢相信。”

 

Isak只是冲她微笑了一下,然后试着维持清醒,度过了剩下的这节课。

 

午饭的时候,他没有加入朋友们的聊天。他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读着之前爸爸发给他的信息里,寥寥几句关于Lea的近况:学习很好,生活很好,适应的还不错。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不管他心里有多难过,都无所谓了。他想要的就是妹妹能幸福。但他不太相信他爸爸能告诉他真相,因为他的父亲想要的是赢得这场游戏。

 

Even:你看上去有点糟糕。

 

Isak看向餐厅的另外一边,遇见Even的眼睛。Even朝他眨眨眼,一个小小的微笑绽放在他脸上。

 

Isak:这实在不是一个赢回我欢心的好方法。

 

当他再次抬起头,Even正朝着自己的手机露出灿烂的笑容。

 

Even:确实。

但我刚刚说的也是真话

事情有转机吗?

 

Isak:还没有。会好起来的。没事。

 

Even:好的,我会等。

 

而现在,轮到Isak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柔软的微笑起来。就像以前一样。

 

Isak:谢谢。

 

 

放学之后,他接到了那个电话。尽管他不情愿和父亲通话,他还是得继续这个游戏。所以他按下接听键。

“hello?”

 

“Issy?”

 

“Lea?”他不敢置信的问道,像是求一个确定的答案。“天哪,宝贝儿,你在哪?”

 

“我不知道,”她说,小声的抽噎着,她在哭泣。他从来无法承受妹妹的泪水。“我和爸爸在一起。他让我打电话给你的,我好想你啊。”

 

“小宝贝我也很想你。非常想。天啊,快问问爸爸我能不能去看看你。别告诉他你想让我带你回家——”

 

“但我想回家啊!”

 

“我知道,Lea!我知道,宝贝,我只需要你伪装一下,好吗?我会把你带回家的,我保证。但你现在只需要告诉爸爸你想和我说话,你只是想和我见一面。”

 

“然后你就会把我带回家吗?”

 

“会的,我会把你带回家。”

 

“妈妈想我吗?”Lea问道,她小小的声音在颤抖,充满着不确定。Isak想要拥抱她,看着她站在自己面前快乐的样子。他想要擦干那张小脸上的泪水,他想要她安全的和自己在一起。

 

“妈妈非常想念你,”Isak说,“她想要你回家,她想好好抱抱你。我也想要你回家,小宝贝,而且我正在努力,我发誓。”他深呼吸一口气,他不能在这个时刻开始哭泣,不能在妹妹面前示弱,这是他这一周来第一次能有一个安慰她的机会。“和爸爸在一起怎么样呀,Lea?你还好吗?”

 

“我只想回家。”

 

“我知道,小宝贝,我只是需要你告诉我你没事,爸爸对你好吗?”

 

她吸了吸鼻子,说道,“嗯,”似乎很疑惑为什么他会这么问,“不是爸爸的问题,Issy,我只是想回家。拜托了,我可以回家吗?”

 

“当然可以!你当然可以回家了,你属于这个家。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一切都好。我很想你,Lea,你无法想象。我每时每刻都想赶紧见到你。”

 

现在她开始大哭出声,撕心裂肺,而他什么都做不到。

 

“我很抱歉,宝贝,我希望我能做到更多事情。但我向你保证我会搞定一切的。告诉我一些开心的事情吧。你的学校怎么样啦,你现在在读什么书呢?”

 

时间的空隙。”她说。

 

“是吗?你喜欢这本书吗?”

 

“嗯呢,我喜欢…那个女巫。”

 

他完全不知道她在说谁,就算他以前读过这本书,大概也忘得差不多了。“那很棒啊。那数学怎么样啦?你们现在学到哪里了?”

 

“我们现在学到两个数字…和那个叫什么来着,不是九,是十还是十一来着?”

 

他想了一秒钟才理解她的话,“两位数?”

 

“对对对,两位数。”

 

“你学的怎么样呀?”

 

“好难啊,我都搞不懂。”

 

“也许下次我见到你的时候可以帮帮你。怎么样?”

 

“嗯嗯,好呀好呀。”

 

“Okay,那就好,Lea。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和爸爸撒撒娇,好吗,然后我也会和爸爸说一下,但愿很快我就能见到你了。”

 

“然后带我回家吗?”

 

“也许这次不行,小宝贝,但是快了。我向上天发誓。我会把你带回家的,Lea,Okay?我保证。我爱你。”

 

“我也爱你。”

 

“和我聊聊天吧,妹儿。告诉你平常过得怎么样,我们来聊点开心的话题 。”

 

他们在电话上聊了整整一个小时,然后Lea告诉他她必须得走了。这种快要再次失去她的感受几乎比她从来没打电话过来要更难过。像这样,与她告别,是他做过最艰难的事。

 

“我很爱你,好吗?记得这一点?”

 

“我会的。”她说

 

V

 

Isak不耐烦的在公园长凳上等待着,脚尖在地上点着节奏,双腿在小路边来回摆动。他只用一顶毛线帽,一条围巾和一个夹克下的单薄卫衣来给自己保暖。他不断回头望过肩膀然后又满脸失望的再次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来确认自己没有记错时间。

 

然后他看到自己的妹妹从公园的另外一边走来,站在他们的父亲旁边,他站起身。

 

她没有跑过来,只是安分的待在爸爸旁边,但是当她看到Isak的时候,开始一蹦一跳起来,一个笑容在她的小脸上浮现,然后当她离他只有几米远的时候,她确实跑了起来,一路撞进Isak的怀抱里,而他用前所未有的力度紧紧抱住了怀里的小女孩。

 

“嗨,Lea!”他说,稳住她胡闹的手臂环绕着自己,“天哪,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啊,”她嘟哝着,头紧紧靠在他耳边。“我想回家。”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的。我也想让你回家。”

 

他把她放下来,她站在哥哥身边,牢牢抱住他的手臂,两人一起转向身后的父亲。

 

“嗨,爸爸。”

 

他点点头作为回应,双手插在口袋里,“你妈妈怎么样了?”他问道。

 

Isak耸耸肩,一只手抚摸着Lea的后背。“她不是很好,嗯…我在尝试着帮助她。但她一直觉得有人带走了Lea。你知道,‘他们’带走了她,之类的。”Lea默默加大了抱着他手臂的力度,他安慰的用手臂环抱住她。“但她…还好,我想。她前几天有一次发病期,但除了那段时间她一直待在床上。”他不得不亲口说出这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因为在Lea被带走之前她的情况已经好起来了。她的好转尽管总带着点狂热和古怪,但没有关系。当她好起来的时候,她会不停做饭,烤饼干,做一切她喜爱的事情,她会一直坐在后院里晒太阳。就算她整天给Isak发那些圣经语句,而且坚持要让他和Lea陪她一起去教堂的话,他也可以接受。

 

“想坐下来吗,宝贝?”Isak问,抚摸着妹妹的头顶,低头看她。Lea点点头,他们俩一起走向身后的倡议。Lea把自己整个塞在Isak的怀抱里,Isak亲了亲她的头顶,“你最近怎么样?”他问。

 

“还好吧。”她说。但她只有八岁,一个八岁的孩子总会给出这样的回答。

 

“那就好,”他快速的瞟了一眼他的爸爸,不确定应该怎么继续这场对话才不会引起他的怀疑。“我给你从家里带了点东西,一些毛绒玩具还有衣服什么的。”

 

“我以为我可以回家的。”Lea安安静静的抬起头看着他。

 

Isak恳求的抬头看着他的父亲,但是他的父亲只是冷漠的转过头。

 

“今天还不行,Lea,”Isak说。“我很抱歉,我也希望你能回来,但是今天还不行。我得和爸爸再谈谈。”

 

眼泪开始争先恐后的涌出她的大眼睛,而Isak恨死了自己的无能为力。看着妹妹的哭泣无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尤其是知道自己难逃其咎。“没事的,小宝贝。”他说,把她紧紧抱在胸口,“只需要在过一小会儿。我会想出办法来的。”

 

“我好想妈妈,”她啜泣着,“我想妈妈,我想我的房间,我想你,Isak,我想回家。”

 

“我知道,我也想要你回家。我保证,我真的想要你回来。只是还没到时候,好吗?你能不能再为了我等待一小会儿?你一直表现的很棒。你最勇敢了对吧 。”

 

“我不想再等了。”

 

“拜托,乖乖听爸爸的话,好吗?再坚持一小小会儿?”他再次抬头看向父亲,但他依旧没有转回视线。Isak感到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如此憎恨自己的父亲。

 

“要多久呢?”她问。

 

“我不知道,但不会太久的。”

 

“那我至少能见妈妈一面吗?”

 

“要不我让妈妈打电话给你吧,怎么样?”他提议,搂住妹妹的小身子。他不知道他妈妈能否承担起这个任务——她不是很相信从手机另一端传出来的声音,他不确定她能不能意识到另一边的人是Lea,但是他会试一试。

 

“好,”Lea站起来抹了抹眼泪。她的小脸都哭红了,“你能帮我扎一下头发吗?我自己不会弄。”

 

他微笑着,“当然可以,你想要什么样的小辫子呀?”

 

“麻花辫。”

 

“好的,来转个身吧。”

 

他用手指梳过她的长发,分成好几股,问着她关于学校的事情。他问她Cathrine怎么样,还有她所有的朋友们。问她学校的课业重不重,最近在读什么书。用任何事情来转移她的伤心。

 

他很累。因为意识到马上就要再次失去他的妹妹,让他感到既伤心又疲惫。刚刚强打起的精神又如同散沙一般被吹散。

 

“我们该走了,”他的爸爸突然说道,他们已经在寒冷中待了将近一个小时了。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没有任何对话。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聊天。大概只是为了看好Isak不让他把妹妹带走吧。

 

“好吧,”Isak说着站起身,Lea也站起来。“好好的, Lea。听爸爸的话。我很快就能再见到你了。

 

“我不想——”

 

“我知道,”他把她抱在怀里,“就再等一小会儿。”

 

“好。”她说。

 

Isak把她放在地上,然后把自己打包好的东西递给他的爸爸。他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给了他最后一个拥抱。“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

 

“我很爱你。”

 

“我也是。”

 

当他们的身影在视线里慢慢消逝,Isak依旧坐在刚刚的长凳上。他不想回到那个安静而空荡的家,Lea已经不在了,他的妈妈又一直呆在床上。他还没有准备好面对那座空房子。所以他只是坐在冰冷的空气中,看着人们骑着单车来来去去,看着婴儿车里面小脸粉扑扑的宝宝们。他去买了杯咖啡,然后又坐回来,抿着温热苦涩的液体,看着人间。

 

不远处有一些孩子在踢足球,还有滑板少年时不时的喧闹,大笑,惹人注目。对于这么低的温度而言,人倒是不少。Isak从来不觉得看着别人会是一件他乐于做的事情,但是这能让人心情平静下来。所有事情都像快速晃动的电影画面,一帧帧光影甚至来不及在视网膜上留下倒影就逝去,能这样看着人们在转瞬即逝的光阴里快乐着,也是一种安详。

 

Even坐到了他身边,那只毛茸茸的大金毛躺在他们的脚边,带来一点温度。

 

“你还好吗?”他问道。

 

Isak耸耸肩,依旧注视着公园中央广阔的空地。他并不是很惊讶能在这里见到Even。

 

“发生了什么吗?”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Even开口。

 

Isak抿起嘴唇,思考着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我刚刚见到我妹妹了。”

 

“那很好啊。”

 

“也许吧,”他往前靠靠,揉了揉狗狗的大脑袋。它舔舔他的手指,然后他收回手在裤子上抹了抹。Even微笑着,目光不错开,注视着他的动作 。

 

“嘿,”Even用肩膀推推他,Isak抬头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熟悉的面容。“我很抱歉,如果我们的事情一直在…给你带来更多压力,或者别的什么。”

 

“没事,”Isak说,“我们之间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我的错。”他已经开始相信这一点了。

 

“我觉得那只是一个误解罢了,”Even缓缓地措辞着,“或者…是一大堆小误会,也许呢。”

 

“也许。”

 

“我知道你现在大概还没准备好聊聊那些事,”Even说,“我知道现在对于你而言不是个合适的时间。但是事情开始……改变了很多,你懂吗?我只是想说——我觉得我们俩能谈谈的话,会很重要。只要你能准备好。”

 

Isak朝他微笑了一下。随着这些时间以来,他们俩之间的憎恶与敌意都烟消云散,所有事情都比一个月之前要轻松很多。这终于减轻了他身上的一部分重担。

 

“好。”他说。

 

Even站起身,“无论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都可以。”他说道。

 

Isak注视着他离开。


-TBC-


译者的话:

很抱歉这章PO的有点晚🙏

本来打算周五就完成的 但是出了点事 就耽搁了一下

anyway 希望你们喜欢这一章❤️

有没有看到和好的曙光呢?

 👇第一个TAG里有前文

 

 

 

 

 

 


评论 ( 22 )
热度 ( 101 )
  1. Opera Mundi 转载了此文字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