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5

Chapter 5

前文指路

1.2万字预警  

配合 In the End-Linkin Park 食用效果更佳


I

这时候还没到Lea的睡觉时间,但当Isak终于回到家时,她不在客厅里。

“Lea?”他环顾四周,呼唤着妹妹的名字,“你在哪?”

 

他上楼,敲了敲她房间的门,然后推开,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些脏衣服和堆了满地的玩具。卫生间里也没有人,厨房里也是。他开始慌张起来,“Lea?”他提高音量,声音接近呐喊。他敲开母亲的房门,但她沉默的坐在床上,盯着墙面。

 

这不对劲,她今天早上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妈妈?”他问道,试图赶走声音里颤抖着的恐惧。他离窒息如此之近。“Lea在哪里?你知道吗?”

 

她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只是面对墙纸眨了眨眼睛。

 

“妈妈!”他几乎叫喊起来,发狂似的。“她在哪?”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样的回应,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心神俱乱,这样下去根本什么都做不到。他跑回楼下,打开通向花园的后门,后院里没有妹妹的影子。“Lea!操。”他颤抖的掏出手机打电话给Ann,这个傻逼机器却花了很长时间来辨认他的指纹。Isak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的冷静下来,“Ann?这里是Isak,Lea在你那边吗?”颤抖不已的声音听上去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离悬崖不远了。

 

“Isak?”Ann疑惑的语气说明了一切,“我以为今天是你把她接走了呢?”

 

“不——不是,那…她不在你那边?”

 

“她不在我这里,甜心,出什么事了吗?”

 

那一瞬间他的呼吸停顿了。大脑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昏倒。“你能不能问问Cathrine她今天在学校里吗?”

 

“好,等我一下,亲爱的。冷静,Isak,她不会有事的。”

 

当她的声音远离了他的耳膜,Isak感觉自己就快要恐慌症发作了。他从来没有真正的发作过,但他胸口沉闷的如同有人在狠狠地用巨锤击打,这是发病的征兆,他知道这不是个好兆头,难以呼吸的感觉太痛苦。

 

操,所有事情都开始崩塌。

 

“Cathrine说她很早就离开了,亲爱的。”Ann的声音又突然在他耳边响起,“有人把她提前接走了,我猜。”

 

“天哪,操——”

 

“亲爱的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她不在家,我操,我不知道她在哪。我得挂了,我过会再打电话给你,对不起。”Isak颤抖着挂掉了电话,拨通了他爸爸的号码。只有家庭成员可以提前把孩子接走。

 

“嗨,Isak。”

 

“你在哪?”

 

“我要在外面待一段时间。”

 

操你的。“她在你那里吗?”

 

沉默的停顿横据在他们之间。

 

“是的。”Isak长出了一口气,感到空气终于再次充满了胸腔,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他用力按住自己的沉重的胸口。

 

“让我去接她。”他终于足够冷静的开口说话了。她安然无恙,这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他的父亲不会伤害她只为了惩罚Isak的傲慢无礼。不管他为什么把她从学校里带走都可以改天再谈。

 

“她会和我待在一起。”父亲的话语让Isak瞬间冰冷。

 

“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似乎他爸爸已经厌倦谈论这个问题了。“那个家不适合她的成长。你的母亲是个疯狂的神经病,Lea总有一天会被她伤害。”

 

“妈妈不会伤害她的。”Isak说,“永远不会,你清楚这一点。让我过去接她,告诉我你在哪。”

 

“这样才是最好的,Isak。”

 

“不,他妈的,别!!”他声嘶力竭,喉咙里蔓延着血腥味。他不在乎了,他那个疯掉的,神叨叨的母亲在楼上陷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不会注意到的。“把她带回来,她需要我!!”眼泪肆无忌惮的掉落,他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用疼痛唤回理智。“我的天哪,把她带回来吧,拜托了,求求你。”

 

“我们等你冷静以后再谈。”泰耶(Isak父亲的名字)说着挂断了电话。徒留Isak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满脸泪水,永无尽头的坠落。

 

“操!!”他尖叫,把手机扔开,它掉在沙发上,他也随着它倒在沙发上,他又打了回去。“接电话啊你个混蛋,”他低声祈求,随手抓过一个枕头抱在胸口。“他妈的快接电话!!”当语音信箱冷漠的机械女声响起时,Isak挂断然后再次拨过去。这次打通了的铃声只响了一下就被转到语言信箱。“操你,操你的!!你个垃圾!”

 

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歇斯底里的尖叫,哭泣,在星期三的晚上孤独的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又打了一遍电话,然后直接被转到语言信箱,他留下一段话。

 

“你不知道什么才是对她而言最好的。”他必须强迫自己咽下声音里的怒气,很容易,因为他现在只感到骨子里透出的疲惫,整个人被悲伤,而不是怒火,所浸透。“你从来不在家,你不了解她,但我知道她需要什么。拜托你不要这么做只是为了伤害我,求求你,我需要她,我需要知道她是否安全。她几乎不认识你啊,爸爸,她会很害怕的,就让我…让我见见她吧,至少。如果不行的话,求你让我和她说说话。她属于这里,我发誓。她需要在母亲身边长大,她不能没有妈妈啊。我可以照顾她的,我可以…就是,求你。求求你让我和她说话吧,我别无所求。”

 

那天晚上他睡在妈妈的床上,在那很多年前属于他爸爸的一半床上。他其实并没有睡着;他空洞的盯着天花板,他的妈妈在旁边沉默的盯着墙面。她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似的,而他也没有期待她会转过身来。她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从自己身边夺走,同时意识到她就是那个原因。

 

她不是疯子,她不是神经病。她只是个偶尔会生病的女人,就好像Isak是一个常常对她感到挫败失望的男孩一样。这些年来他确实对她说过很多话,关于她,关于她的病,在他每每被懊丧压垮的时候,在她做了些什么过分举动的时候,或者是在他害怕的时候。他也确实说过很多她的坏话,是的,但是这无法改变他爱着她的事实,她的母亲是他在世界上最爱的人。他会口无遮拦,尽管他希望自己从来没说过那些话。

 

她也许是他剩下的唯一了。

 

II

周四他没有去学校。他一直躺在客厅沙发上试着打通父亲的电话,试着入眠但从未成功。他偶尔去查看一下母亲的情况,她安静凝固的如同雕像。他爸爸的手机直接把他转到了语言信箱,于是他留下一段段留言,有的是祈求,有的是命令。没有得到哪怕一个回复。

 

Jonas:你在哪?

Jonas:生病了吗?

Jonas:老兄

Jonas:你还好吗?

Isak:你在学校?

Jonas:对 你在哪?

Isak:可以翘课吗?

Jonas:好

Isak:我能去你那边吗

Jonas:当然

我现在离开学校 十五分钟就到家

Isak:ok

 

他等在Jonas的公寓外面,裹在厚厚的夹克里,他看到Jonas从巴士站走过来。

 

“嘿哥们,”Jonas气喘吁吁的说道,看起来一直在奔跑。他小心翼翼的看着Isak,

火急火燎的,搜寻着他脸上不对劲的痕迹。“发生什么了?你没事吧?”

 

“我爸又走了。”Isak没精打采的说,往后依靠在公寓楼的墙上。

 

“Okay。”Jonas缓缓地开口。从最开始的几次他爸爸去而复返之后,Isak再也没有为这事情悲伤过,所以Jonas的困惑显而易见。他还是说道,“我很抱歉,Isak,这太糟糕了。”语气中溢满了他所能表达出来的全部同情。

 

“他带走了Lea。”Isak低头看着人行道上自己略有磨损的运动鞋。“他不让我和她说话,而且他肯定是在我妈面前把她带走的,因为她一下子陷入了最糟糕的精神状态。不和我说话,不看我,不吃任何东西。”

 

“他带走了Lea?”Jonas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Isak点点头,终于抬起眼看着同样满脸绝望的Jonas。

 

Isak叹息。他的呼吸在空气里化为白雾,“一切都完蛋了,不是吗?”

 

“操他的,Isak。”Jonas说,“进来,我们会解决这事的。”

 

他们一起坐在Jonas的床上,Isak说道,“我一直试着想联系上他。我甚至考虑过直接去Lea的学校,但我不觉得那会有什么帮助。”

 

“我也觉得不会,”Jonas思考着,“但是…要不你打电话给Ann,等Cathrine到到家以后让她问问Cathrine今天Lea去没去学校?确保她看上去没问题。”

 

“好。”Isak从来没有给Ann回电话,尽管他说过会打电话给她,所以他给她发了个信息。他的头很疼,而且他得不断的眨着眼睛来舒缓手机屏幕光带来的刺痛感。

 

Isak:昨晚很抱歉。Lea安然无事,她和我爸在一起。

Ann:没关系,亲爱的

如果你需要什么的话就告诉我

Isak:Cathrine到家的时候你能打个电话给我吗?

Ann:好的,当然了

Isak:我只是想确保她今天去了学校。

Ann:没问题的,甜心

一切都会没事的,Isak

Isak:谢谢你

 

“你还好吧,兄弟?”Jonas拍了拍他的背。Jonas一直在他身边,无论发生了什么危机——除了Even的事——就像现在这样,坚定的支撑着他,其实Isak根本不值得他这么对待。

 

Isak耸耸肩。他不好,因为这都是他的错。他不好因为知道自己的妹妹很害怕,他不好因为她的害怕导致了他的妈妈也很恐惧,Jonas也是,甚至影响到了Ann和Cathrine。

 

“他为什么会这么做?”Jonas问道,他的手依旧在Isak的脊背上移动着,安抚着,就像他爸爸第一次离开的时候,就像他七岁那年他妈妈第一次发病的时候,这样的安心从未改变。“他告诉你了吗?”

 

“他说是因为Lea和我那个疯狂的神经病妈妈在一起不安全。”Isak闭上眼,双手揉着眼睛,他的双眼因为疲惫而又痛又痒。

 

“操/他的傻/逼。”Jonas咬牙切齿。

 

“但这不是真正的原因,”Isak说到,“我觉得他只是想激怒我,你知道?他根本不喜欢小孩,不然他也不会操蛋的每过一段时间就离开自己的孩子。他把她带走只是因为他知道这样会伤害到我,还有我妈妈。”他被自己咬破的手指在牛仔裤上抓挠着,然后他抬起头转向Jonas,“我们可以抽烟吗?”

 

Jonas立刻站了起来,他是个无私的朋友。Isak很疑惑Jonas为什么会和自己做朋友,他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和一个只会要求帮助和情感上安慰的朋友在一起听上去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尤其是这个朋友还回报不了任何东西。

 

无论怎样,Jonas一直都说着,“当然,哥们,永远。”因为Jonas以一种无人可以比拟的方式爱着他。

 

“很抱歉这样把你从学校拽出来。”Isak看着Jonas在房间里走动。

 

Jonas在他的衣柜里翻找着那个他用来藏大/麻的碗,被包裹一堆乱糟糟的T恤和衬衫里,“没事的,别担心了。我离那百分之十还远得很。”

 

“操,我都忘了还有这回事。”Isak闭上眼把脸埋在手心里,脚跟着地。他为了照顾母亲已经翘过很多课了,或者是因为Lea生病了需要照顾,或者是他又因为没法解释的失眠症发作没法上课,就算家里没出事的时候,他也经常长时间的无法入眠。这些都不在可以申请缺席的范围里,他也不会去多问。

 

“没关系的,”Jonas拿着那个小碗坐了回来,“如果你担心的话我们可以和校长谈谈,他会理解你的。”

 

“你确定?”

 

“如果你去告诉他你爸爸离开家了,我确定他会无视好几天的缺席,他不需要知道那个男的每个月都会离开两次。”Jonas递给他那个碗,点燃了自己的烟,吐着烟雾倒在身后的床上。

 

“为什么事情不能简单一点呢,Jonas?”他问道,抬头看着天花板。

 

“我不知道啊老兄,你只是拿了一手烂牌。”

 

“确实很烂,不是吗?”Isak叹息,他想让自己嗨到没法动弹,没法思考,嗨到想要睡觉的地步,“一切都他妈跟烂泥一样。”

 

“我们会解决的,Isak,”Jonas垫着枕头躺在他旁边,“你和我,我们能解决一切。”

 

III

 

Magnus:今天轰趴去 我有地址

Mahdi:走啊朋友们

Magnus:在我家先喝点?

Jonas:我大概不去了

Isak:没事Jonas

去吧

Mahdi:还在生病,Isak?

Isak:嗯

Jonas:你一个人没事吧?

Isak:我没事

Magnus:你不是他的护士啊老哥

Jonas:那好,在你家喝吧,几点?

Magnus:八九点这样

无所谓

Mahdi:听上去不错

Jonas:我会去的

 

Isak一整晚都待在Jonas家,第二天他回了趟家因为Jonas得去学校。Isak只睡了两个小时,当时他被大麻推上了混沌的极点,再难保持清醒,但他也无法睡的更久了,因为心里的焦虑感一直挥之不去。Ann打电话过来,他和Cathrine通过话了,她说Lea今天在学校里,而且她问Cathrine是否能告诉Isak让他去接她回家。但她没有告诉Cathrine她现在和爸爸待在什么地方,所以Isak什么都做不了而只能让Cathrine下次和她说话的时候记得问她地址在哪。

 

当他回到家时,他的妈妈还待在床上,一点都没有动静,所以他把她扶起来,逼着她喝了点水,然后又留了新的一杯在床头柜上,还有一袋薄脆饼干。

 

Sana:你还好吧?

Sana:你又没来学校

Sana:出什么事了?

Isak:就是有点生病

Sana:你确定?

Isak:嗯,我很快就回去

Sana:我把你的作业都收起来了

Isak:谢了妹子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和Sana成为这么好的朋友,因为他们俩都是那种不愿意表露感情或者承认弱点的人。但当有重要的事情发生时,他知道Sana会站在自己身边,同样的他也会一直支持着她,当她允许的时候。第一次他们俩真正对话的起因是她看到Isak在哭泣,除此之外真的没什么好隐瞒的。

 

他继续试着打电话给他的爸爸,但是没人接。他没法再多做别的什么了,他的父亲才是Lea的合法监护人,不管他是否称职,Isak无法要求她的归来。

 

Ann:你支撑的还可以吗?

Isak:没事的

Ann:我可以给你带点吃的过去如果你想要的话

Isak:没关系,我觉得我妈妈需要安静

Ann:好吧,小可爱

Isak:但是谢谢你

Ann:我让Cath今天记得问Lea

            如果你需要把她接回来的话我可以开车送你

Isak:非常感谢

            真心的

            你为我们做了那么多

Ann:我们都很爱你们俩

            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的话告诉我就好

 

Isak再次试着入睡。脱掉衣服,躺进被窝里,什么的。关掉窗户窗帘还有自己的眼睛。他的脑袋非常沉重,眼睛疼的如有针刺,而且他一直不愿意看向镜子里颓废的自己。他在被子里窝了一个小时试图赶走满脑子的心绪,然后终于放弃,拿过一边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开始看一些乱七八糟的做饭节目。

 

实在是睡不着,他又去查看了一下妈妈的情况,发现她穿着睡衣睡着了,旁边有一袋吃了一半的饼干。他不知道爸爸究竟对她说了些什么;那不应该有这么沉重的,她一直对那些严厉话语和动作非常敏感,尤其是刚刚从一个发病期走出来的时候。但那些话很少能把她打击成这种躺在床上极端自闭的样子。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学校已经结束了,他没有理由像以前那样和Lea一起出去散步,他不想像以前那样去商店里买东西尽管其实家里很多东西都需要补充。反正他也没有钱,而且他爸也不理他,更别提给他转账了。

 

他用花生酱给自己做了个三明治,因为家里已经没有别的吃的了,给妈妈也做了一个虽然她多半不会吃。他带了一盒奥利奥上楼也许她会愿意吃点这些零食,至少比什么都不吃要好。

 

这一天似乎无比漫长,看不到尽头。他没法让自己休息一下。每一个小时都在缓慢的嘀嗒着,没有事能真正让他集中精力。

 

所以十点钟的时候,他换上干净衣服,离开家去那个群聊里Magnus发的地址。刚进到里面,他直接走向厨房去拿点酒,然后随便倒了一杯不管是什么,进入他视线范围内的第一瓶酒。他一口气灌下喉咙一整杯酒,然后又满上一杯。等到他终于摇晃着推开人群,被挤到一个可以自己待着的地方时,他感觉那六七杯烈酒开始起作用了。他头重脚轻的倒在了客厅里的一个小角落,希望没有人注意到他醉醺醺的样子。他不想让那些男生看到他,因为他本应生着病待在家里休息。他不想让Jonas看到自己因为他肯定会担心。也许他是应该担心。Isak显然很不对劲。

 

这几个月来的所有压力,所有痛苦都积压在这一刻爆发,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点燃了整条导火线。

 

所以他不停的用酒精麻痹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直到视线模糊,难以呼吸,他站起身走向外面的新鲜空气。

 

“whoa,老天。”有人这么说着,接住了正从后门里摔出去的Isak。他抬起头,视线在看到Even的眼睛时突然清晰起来。“Isak?你怎么了?”

 

“别碰我。”Isak把手臂从Even握住的地方拉出来。身后传来门闭合的声音,走廊里除了他们俩没有别人,只有冰冷的空气。“你再也别碰我。”

“你喝醉了。”Even说

“放/屁。”

Even的声音一直在他身后紧追不舍,随着Isak走到走廊尽头。“出什么事了?”

 

Isak需要支撑那双打着颤的双腿,所以他靠在走廊栏杆上停住了。Even注视着他。

 

“你在干什么?”Isak含含糊糊的问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只是想熬过一切,”Even安静的说着,他看上去很紧张。“我不喜欢那些事情结束的方式。”

 

Isak嗤笑,“真的?我也不喜欢,信不信随你。”

 

“Isak,”Even站在他面前,距离很近,Isak不得不抬起头来维持他们之间的凝视,“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谎,我对老天爷发誓。”

 

“别说了。”Isak喃喃。

 

“我说的是实话。”他的声音如此…认真。Isak恨这份动人的真诚。他恨他。

 

“我信过你,”Isak摇摇头,“如此信任。我曾经相信你超过任何其他人。”

 

Even只是说,“我知道。”用一种几乎是痛苦着的声音,急切的说道,“我也曾相信你,Isak。”

 

“但你对我撒了谎。”

 

“我没有。我发誓,我没有对你说谎,从来没有。也许只是有些事情我们俩都…不知道。有些事情我没有告诉你,但是所有我告诉你的事情都是真实的。”

 

Isak不知道他妈的这人在说什么玩意儿。他不在乎。他已经受够了处于被动,永远顺从,他受够了逃避。Even像是他生命里的所有过客一样狠狠伤害过他,但是以一种更加私密的方式。他很愤怒。他不再害怕,也不再担心了。他从来没有允许自己发泄怒火,现在是时候了。

 

“你知道当时我他妈有多脆弱!”Isak狠狠地把他往后推开,“你知道的,你知道那些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的事情。天啊,你离开的时候,我还一直等着你回来?我他妈就是个傻/逼。”

 

“你不是,Isak!”Even几乎是在呐喊,语气里的恼怒显而易见,“Jesus, 我对你的感情从来不是一个谎言。”

 

“我他妈要怎么相信?”Isak怒吼,他脚步摇晃着,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你花了几个月来告诉我,我有多完美,然后一旦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就转身离开。”

 

“有些事情你不懂!”

 

“那你他妈的告诉我啊!”Isak尖叫着,耳膜刺痛,“告诉我,我愿意接受任何原因只要不是因为我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

 

所有短暂的怒火和绝望在这一瞬间离开了Even的面孔,他只是一脸空白的望着Isak。他们站在这样寂静的沉默里,互相注视,胸口因为呐喊而上下起伏着,呼吸在两人之间的空隙里凝结。Isak蹒跚着倒在了身后栏杆上。操,真他妈疼。

 

“让我送你回家。”Even说道

 

“我不要你帮忙。”

 

Even伸手想要拉住他的手臂,“我只想确保你是安全的。”

 

Isak从他身边移开,“我说过,别碰我。”

 

“你这样根本一个人回不了家,你也许会受伤的。”

 

“我不回家。”Isak低声说道

 

“什么?”

 

“我说我他妈不回家,行吧?不是所有人都他妈有个完美的家,和他们女朋友住在一起还有一条狗,Even,我不会回去。”

 

Even看起来有些惊讶,“你必须得回家,Isak。”

 

“我不。”Isak冷漠的说。

 

“所以,那你就要待在某个Bakka高三生的房子里?”Even问道,Isak没说话。他不知道这是在哪。Even叹息,小心的注视着他,他看上去很想触碰Isak,把他扶起来站直,但他没有动,“我可以把你送到Sana家。”

 

“不,”Isak摇摇头,“我不想让她看到我这样子,她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事?”

 

“关于我的家庭,我的父母,我他妈也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他的头疼的像是要裂开一样,他很困惑而且很多话不经大脑思考就冒了出来,有些话是他不想说出口的,但他没法停下。

 

“我可以把Jonas找过来。”Even提议。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在这里。”Isak低着头呢喃,“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自己能行。”

 

“为什么你不想回家?”Even小心翼翼的发问。Isak刚刚有暗示些什么吗?那些只有Jonas知道的事情?去他的。今天晚上的一切都不计后果。“那你妹妹怎么办?”

 

“她不在了。”Isak疲惫的说道。他只想睡觉。但他看到Even的表情时,又整个燃烧起来,“我不需要你虚伪的可怜我,okay?我不知道你觉得有什么改变了,但那不足以让我原谅你。”

 

“我没有在可怜你,Isak。我只是…没错,有些事情是改变了,我…又开始见到你而且,操,我总是能回忆起当初我为什么想要你。每次我见到你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事情能有所不同。”他摇摇头,“我们只是…我们不适合彼此。”

 

Isak的呼吸停止了。它离开了他的身体,他不知道它是否还会回来。

 

“拜托你让我送你回家吧,”Even祈求,“我们可以谈谈。”

 

“我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好谈的,”Isak扯扯嘴角,“你上了我然后走了。”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对于我而言就这么简单。”Isak说道。他没有时间再说更多了,因为Even身后的门打开,而Jonas正站在那儿。

 

“Isak,”他看上去很担心,“操,Mahdi说他看到你了,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Isak说

 

“你他妈醉的不轻啊,兄弟。”Jonas说,“走吧,你可以去我家。”当Isak走过Even身边走向他时,Jonas奇怪的看了Even一眼。

 

“他只是帮我扶出来喘口气。”Isak解释,“我们走吧?”

 

“好,”Jonas用手臂环绕着Isak的肩膀来稳住他的身体,然后打开门,“你确定你妈妈没有你在的话没关系吧?”

 

“她根本离不开床。”Isak说道,“她会没事的,我给她留了点吃的。我明天早上再去看看她。”他回过头越过肩膀看着Even,而Even看着他离开。

 

IV

 

星期二,Isak终于回到了学校。在此之前的星期一,他在家里补了一整天的作业,感谢Sana和Jonas帮他把这些没交的作业收集起来,再往前一点的周末,他从宿醉中缓过神来, 然后思考Even所说的话。

 

他走进校园里,第一眼就看到男生们正站在女孩们坐着的木桌子旁边,围成一圈。

 

“嗨,Isak,”Mahdi把他拉近,拥抱了一下Isak,“感觉好点了?”

 

他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好点了。”

 

“你看上去还是有点惨啊哥们。”Magnus说

 

“谢谢你啊。”这是事实,当然。当你没怎么睡觉的时候,你看上去就会是失眠者该有的样子,Isak显然就是那种样子。他拍了一下Magnus的手,然后朝Jonas点点头,Jonas看上去——也许——那是一个安心的笑容。

 

Sana离开了女孩们走到他身边,他单手抱了抱这个矮小女孩的肩膀,周围的朋友们都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没有人能搞懂他们的友谊,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他们不知道任何关于Even的事情,所以他们也不可能理解这种关系背后的含义。

 

“你没事?”她语气平平的问道,所有人都听不出她语气里浓浓的关心,但Isak知道她实际上是一个多么柔软的女孩。

 

“没事,Sana。”他露出一个比之前的微笑都更加自然真心的笑容。

 

“我们应该去上课了,不是吗?”她问道,Isak听出来这句话中别有意味。

 

“是的,”他说,“走了,伙计们。”Jonas拍拍他的后背,他给了Mahdi一个堪堪划过边缘的击掌,然后走到Sana身边和她一起走向学校前门。

 

“你还好吗?”他们俩单独站在生物教室里的时候,她再次问道。他们把书包放下,然后坐在彼此身边。

 

“我还好。”他说。

 

“我不是在说你生病这件事,”她翻了个白眼,“我是指…我知道你和Even说话了,我知道他说了些什么。他后来找我的时候,他说他希望自己没有说那些话。”

 

“他当然说了,”Isak用手指扣着桌面,“我知道那不是什么坏话,而且我也知道他内心里不是那么想的。”

 

“Even不会说任何他自己不那么认为的事情,Isak。”她说。“我不能告诉你别的事情但这件事我是确定的。他不是那种人。他过来我家告诉我你们所说的那些话,关于你很生气,关于他试着解释一切。他不是因为说错了话而难过,他难过是因为那都是他的心里话。”

 

“我真的…”他长出一口气,把脸放在桌子上交叠的手臂里,“我不能再说这些事情了,Sana。我不知道该怎么想。一切都很操蛋现在,我不需要Even和他的那些破事不断地在我眼前刷存在感。”

 

“是什么事有这么糟糕?”Sana问道

 

“没事,”他背靠在椅背上,看着她,“家里的事,别担心。但是…但我现在真的不能多想关于Even的事情,好吗?再过一段时间,当所有别的事情都解决了的时候,我可以和他谈谈,但现在真的…真的不是时候。”

 

Sana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他拿出笔记本摊在桌上,尽管现在整个房间还是空荡荡的。“如果你需要任何——”

 

“真的没什么大事,”他说谎了,试着扯出一个微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吧?”他拥有Jonas来诉说家庭问题,有Sana来说他的男生烦恼。他的人生就是这样明了区分开来。

“谢谢你,Sana。”他说,“你是个可靠的朋友。谁能想到你当初在我乱成一团的时候找到我,然后我们会走到这里?”

 

“我猜我们两都有自己的问题啊,不是吗?”她用肩膀撞了撞他。

 

“我觉得生活就是为了保证我们都有麻烦,”Isak说,陆陆续续的开始有学生走进教室。“它就不想让我们好过。”

 

Sana微笑,“你是个笨蛋。”

 

“我是。”

 

“不敢相信我们两居然是朋友。”

 

“但我们确实是,”Isak说,“而且未来某一天,我们俩会成为丈夫和妻子。”

 

Sana笑着摇了摇头,“老天,你知道任何能拥有你的人都超级幸运的,对吧?”

 

他没有回答,只是微笑。因为不,他不知道。

 

怎么可能有人会爱他,怎么可能有人会觉得能拥有他是一件幸运的事呢?

 

V

 

“这件不错嘛,”Magnus拉着Jonas那件长袖衬衫的袖子看来看去,“我可以借这件衬衫吗?”

 

“我再也不让别人借我的衣服了,”Jonas咬了一口学校餐厅的华夫饼,“感谢Isak,他从来不还我衣服。”

 

听到自己的名字,Isak从手机上抬起头来。

 

“我会还你的!”Magnus说

 

“你需要它去什么场合吗?”

 

“不啊,我只是很喜欢这件。”

 

“好吧,下次我们出去的时候我带给你。但我想拿回来的,认真讲。”

 

Isak收回注意力继续盯着手机屏幕。

 

Isak:让我和她说说话吧

Isak:求你

Isak:妈妈现在一团糟

Isak:求你了爸爸

 

他咬了一口面前的苹果,Jonas推推他,Isak抬起头。

 

“你没事吧?”他安静的做着口型。

 

他点头“没事。”

 

Ann:Lea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

Ann:她告诉Cath是在一个宾馆里

Ann:但她不知道是哪个宾馆

Ann:我很抱歉Isak,我希望我能帮上更多的忙。

 

Isak抬起头,在餐厅里寻找着Even的身影。他在那里,和那些他在Nissen几个星期就找到的朋友们坐在一张桌子旁,但他没有加入他们的谈话。他正面无表情的环顾着整个餐厅,眼神飘忽着直到它们落在Isak身上。Isak没有和他对视多久因为突然他手心里的手机开始震动。

 

来电-爸爸

 

他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来,拿起书包没有任何解释的就冲出了餐厅,他颤抖的拿起手机按在耳边,“喂?”

 

“嗨,Isak。”

 

他走进卫生间,把身后的门重重的关上,“嗨。”

 

“很抱歉我屏蔽了你,”他说,“你只是…不够冷静,没法好好谈事情。”

 

Isak直到吵架没法给他带来任何进展,所以他只能顺着他爸爸的意思说话,尽管这种感觉还不如直接杀了他。“没事,”这是一场游戏。他必须得小心谨慎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Lea很好,”他爸爸继续说道,“当然,她还在继续上课。”

 

“那就好,”Isak说,“你们现在在哪里?”

 

“你不需要担心,Isak。”他说。

 

“爸,拜托。”

 

“她需要在一个稳定的环境里长大,和你妈妈住在一起对她没好处。”

 

“住在一个宾馆里,被从家人身边夺走甚至没来得及说再见,也没什么好处。”

 

“我打电话过来是为了和你有一场成年人之间的对话,”他爸爸说,“如果你只会打断我的话,也许我们应该改天再谈。”

 

“别!不,只是…我只是想听到她的声音。”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Isak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他躲进一个小隔间,尽可能的小声说话。

 

“我只是很想念她,求你了。”

 

“我想让她适应好了再见你。”

 

“如果她没办法看到一点点结束的迹象,那她也永远不会适应的。那…我可以只在她放学的时候过去,只是为了见她一面,我不会试图把她带回家的,或者别的什么。但我只想和她说说话。我可以让她平静下来,爸爸,如果她感到害怕的话我可以安抚她。”

 

“她没有害怕。”

 

“那好吧…适应着,不管是什么,我可以帮助她适应这样的生活。我只是…我可以帮她,好吗?她除了我以外都不会听别人的话的。”

 

“她现在很好,Isak,”他听上去无比渴望能证明些什么。“她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些改变。”

 

“你这次想在外面呆多久?”Isak问道,最长的记录是一个半月,没有了妹妹,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这么长的时间。

 

他的父亲停顿了一下,“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还会回去。”

 

“什么?!”Isak说,“你不能这么做!”他提高音量,语气中累积的失望与挫败开始化为无限恐慌。“你不能这样!她不能没有母亲在身边这样长大!”

 

“对她而言没有妈妈是最好的事,Isak!你在开玩笑吗?那个女人对你如此恶劣就好像未来她也会这么对待Lea!”

 

“她没有!她只是生病了!求你了爸爸,求你别这么做。你不知道这样妈妈会受到多大的打击,她现在都没法下床了,如果她发现自己的女儿再也不会回来了她会怎么样你想过吗??”他哭泣着,这都不重要了。

 

“她会好起来的,Isak。”他父亲说道,他的声音听上去已经厌倦了这段对话,就好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

 

“那Lea怎么办?”Isak说,“她几乎不认识你,你难道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我在考虑的是什么才是对她而言最好的选择,而不是她现在想要什么!Isak,我这是在试图保障她的安全,我在做正确的事情。”

 

“这对她而言没有好处啊!”Isak说道

 

“我不想让Lea在你疯掉的妈妈身边长大。”

 

“妈妈不是疯子!别这么说她!”

 

“她当然是个疯子,Isak!她身边的所有人都会受伤害,你应该最了解这一点!如果Lea有一天走过家门口的时候也被一个相框砸到怎么办?这根本不对!”

 

“那只是场意外,我绝对不会让它发生在Lea身上!你忘了我还在家里,我可以保护Lea。”

 

“听着,我现在还在工作。我没法和你吵这些东西。我们以后可以谈谈你来看她的事情,但在那之前,她只能和我待在一起。”

 

“不,别挂断!”但电话那头只穿来‘嘟——嘟——’的声音,Isak哭喊着,“你个混蛋!”他重重的把额头靠在金属门上,眼泪不断顺着已经干涸的泪痕滑落下脸颊。他忘了最开始自己躲进小隔间的原因,刚走出隔间,就停住了脚步,不可置信的看着水池前站着的Even。

 

“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Even轻声说,“我只是过来看看你怎么样。”

 

Isak用一只手揉了揉脸,“为什么?”

 

“因为你在那个派对上说过的话,我不知道,你离开餐厅的时候,看上去很难过。”

 

Isak点点头,走到水池前,拧开水龙头然后往脸上扑水,当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他看上去不出所料的一团糟。哭的红肿的脸正好配上因为缺少睡眠而淤青发黑的眼圈。

 

“事情还好吗?”Even问道

 

“它听上去很好吗??”当他抬头看到Even满脸担忧时,呼出一口气。他有点没理由的一直像个混蛋一样,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最近的这个人身上,这人曾经伤害过他但现在一切已经结束了。“只是家里事情。”

 

“听出来了。”

 

“没事的,”Isak说,“这不过是…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会好起来的。”

 

“你不需要一直装作坚强,Isak。”Even说

 

“你不是…现在你不是那个我愿意让你看到我软弱一面的人。”Isak耸肩,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你曾经彻底摧毁了我,我知道我并不清楚全部真相,我知道你大概有你自己的原因但是,不是现在,好吗?我现在没法解决我们的事情。”

 

Even点点头,“好,这没关系,我理解。”

 

Isak也点点头。

 

“但是我们会好好谈谈的,”Even问,“以后?”

 

Isak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嗯,以后。”

 

-TBC-


译者的话:

唉🕯

I've put my trust in you, pushed as far as I can go.

我把信任托付于你 尽我所能去努力。

我把感情倾注于你 尽我所能去投入。

翻这章的时候一直在单曲循环    In The End

感觉非常适合这一章的感情 无论是Isak还是Even的。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接下来是我认为整篇文章最艰难的一段 唉

希望大家能支持我走完这一段泥泞的路

你们的评论和喜欢是我最大的动力呀💓

笔芯💕

PS:如果时间太久 想回顾一下前面剧情的话 可以直接点进下面👇第一个TAG

TNoF那个里面有全部的译文 感觉这种方式看上去更轻松

评论 ( 33 )
热度 ( 109 )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