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4

Chapter 4

 

原文链接

Chapter One-1                 Chapter One-5&6

Chapter One-2                 Chapter Two-1&2

Chapter One-3                 ChapterTwo-3&4

Chapter One-4                 ChapterTwo-5&6

Chapter 3

Even:我有特殊的追妻技巧

要抓住他的人 先说服他的妹(误)

立志把妹妹培养成神助攻!

Chapter 4

 

I

“嘿,发生什么了?”Isak坐到Sana旁边,客厅的沙发上,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吗?”

她摇了摇头,没有看他,只是尽全力想要止住泪水滑落。

“发生什么了,Sana?”他轻柔的问道,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

“我受够了,我只是..我融不进去,”Sana开口,转向他。她的声音依旧沉着冷静,几乎像是她根本不伤心的样子。“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想;从我遇到Vilde的那一刻发现她根本不喜欢我的时候,以及每次我的朋友们甚至都不记得给我点一份不带猪肉的披萨,但…”她耸耸肩,咽下语调中可能暴露的脆弱,这是她坚强外表上仅有的一点裂痕。Isak摩挲着她的后背,他们紧紧靠着彼此。她一直如此坚忍而强大,尽管在这种其实允许脆弱的时候。

“我不知道,”她轻轻说道,“我不知道,我猜我一直都…就是,他们让我给他们介绍一下我的哥哥和他的朋友们,但他们根本不会聆听我想说的话,我不想成为那个穆斯林朋友,你懂?我不想被贴上身份的标签,但我也不想让他们完全忽视我的信仰,因为这是我的一部分,它就在那里,他们所需要做的,只是,比如稍微了解一下作为一个伊斯兰信徒,我有我的戒口,或者是理解一下我星期五需要做礼拜而不是和他们一起去深夜开趴。这些要求会太过分吗?只要他们能够记得有些事情是我不愿意做的,或者有些事情是我不想多谈的?”

她把自己的额头靠在Isak肩膀上,一年以前,Isak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坐在Sana Bakkoush家的客厅里,她裹着希贾布(hijab)的头会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是他脑海中最遥远的一幅画面。

“你能懂的对吧?”她在一片寂静中出声轻问,Isak努力忽视那微弱声线中类似于祈求的颤抖。

“我懂。”他回答道,搂紧怀里的穆斯林女孩,脸颊依偎着她的头顶,感受着希贾布柔软的触感,Sana用来固定头巾的那颗珍珠心形的别针触着他温热的皮肤。“但我们的情况也略有些不一样,对于我而言的话,我的朋友们不知道真相,尽管我非常讨厌他们一刻不停的讨论女孩和性爱那些东西,但他们不知道我讨厌这些。你的朋友们…她们应该听到这些心里话,从最开始你们成为朋友的时候,你就是穆斯林了,这不是一件你需要出柜来宣告的事情。你们几个女生一直在一起啊,你不觉得她们现在应该能够了解你更多一些了吗。”

“确实。”她喃喃道。

这让他回想起以前他抱着Eva的时候,她也会这样窝在他的肩膀上,诉说心事。现在这种感觉更好一些,他能和Sana感同身受,他知道她的感受,她的经历,尽管是在一个不一样的高度,有着不一样的内容,因为他们有着不一样的问题需要烦心。但是被孤立和寂寞的感觉,他理解。一个人身处在人群之中,却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他无法与他们建立联系,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注定孑然一身。

“很抱歉你会感到这么难过,”Isak说道,“但我依旧希望事情都会变好的,比如有一天我有那个勇气去说出真相,你知道。”

“你觉得会有那么一天吗?”

“这可不是我的主场啊,Sana,”Isak微笑起来,晃了下她的肩膀,“你真是太无私了,女孩儿,让我承担一次安慰者的角色吧,我是过来抱抱你的。”

“你真烦人。”Sana嘟囔着,Isak听出了她声音里的笑意。

“你的朋友们应该了解你的想法和宗教,她们问过吗?”

“没有。”

“那么也许你应该主动告诉他们,下次她们再点那种带着猪肉肠的披萨,就说‘你们知道我他妈不会吃猪肉的,对吧?’或者稍微温和一点表达,但就是…别再继续忍耐了,和他们摊开来说,我知道你已经这么做过了,但是就算是这些小事,也要表达清楚你的态度,这样她们会更加尊重你的。”

“可她们是我的朋友啊,”Sana说道,“我不想对她们发火。”

“但你确实很生气,我知道你不想这样,但是也许你需要发泄你的怒火,或者表现出你的不乐意,这样你就不用在未来一直伪装了,和她们摊牌也许是你们友谊能够长久的很重要的一个点,如果他们一直都这么做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对她们失望透顶然后离开的。”

“我真他妈烦你这么聪明而且逻辑性满分的时候。”Sana说道

“是啊,你现在懂我一直对你是什么感觉了。”Isak嗤笑。

“我也厌倦了男生们。”Sana暴躁的揉了揉鼻子,说道。

“操,真的,我也是,Sana。”他大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你是一个男生所能拥有的最美好的存在,你未来的丈夫不需要做任何决定,太他妈幸运了。”

Sana微笑着看向她,把自己的头从他肩膀上移开,“你的那个人也很幸运。”

他的脸泛上一片红晕,悄悄转了开去,“我们就应该和对方结婚算了,你不需要面对那些愚蠢的男人,而我不需要面对我自己。”他又面对着Sana挑了挑眉毛,“我们俩应该会很开心的在一起。”

“不,Isak。”

他抛了个媚眼,“考虑一下。”

Sana的脸颊因为哭泣而染上胭脂色,她的睫毛膏也化掉了不少,因为揉眼睛,手上也沾上了一点黑色,这足以证明她刚刚流过泪,或者是将要落泪的样子,但实际上她的微笑又回到了脸上,连同那一点小酒窝。

前门被打开,Isak望过去,本以为会见到Elias,或者是Sana的父母,希望他们不会误解现在这一幕——他正环抱着他们女儿的肩膀。

进来的是Even,出乎意料的,而且他正站在玄关处,把夹克上的雨水甩干净,然后把它挂在进门的衣服钩子上。

“嗨。”Sana清清嗓子开口,Even这才注意到这里有别人的存在,有点惊讶的看着他们。

“嗨。”Even回应道,目光不确定的在他们俩之间巡弋着,最后落在Sana哭的浮肿的脸上,“你还好吗?”

她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我没事,别担心,Elias在楼上。”

Even看了Isak一眼,而他正僵硬的把手臂保持在Sana的肩膀上,整个人如同被冻住一般无法动弹,“好吧,额,好吧,我们准备点披萨外卖,你想要点吗,”他注视着视线闪躲的Isak,“我是指,你们中任意一个人。”

Isak低头看着Sana,空气中弥漫起一阵尴尬的气息,Isak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这时候Even开始试图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了,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可不是他之前表现的那样子。

他已经有六个多月没见到Even了,但现在他突然侵入到他生活的每个角落,他能在各种地方偶遇Even,在Sana家,在学校里,甚至在附近的社区里。他过去从来没有在这些地方见到过Even,显然Even生命中的一些改变导致他必须重读一年高三,在一个不一样的学校。

Isak不清楚那些改变是什么,但那些事情足以让Even停止来访Sana家整整六个月,而这里是他们最开始相遇的地方。那些改变也使他的作息时间变得和Isak相同,这不可能仅仅是巧合:答案是,他们俩的时间表是一样的——他们在同一时间离开学校,他们走同一条路回到住着的社区里,他们经常在放学后来Sana家,或者是周末在这里消磨时光。真正的谜团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他会在Isak带Lea去散步的那个公园遛狗,为什么Isak突然难以躲开他的存在,与此同时,每次看到Even闪烁的蓝色眼睛只会让他更受伤。

管他呢。Isak必须一遍遍对自己重复着:我不在乎。他确实是好奇的,当然,但他也不能在放任自己对这个人感到好奇,从而想要靠近了,他曾经这么做过,然后书写出一个心碎的结局。

他和Sana最终选择在厨房里烤了点小饼干,而不是加入楼上Elias和Even的披萨盛宴,这是他想要的。Sana总是能让他感觉很平静美好,她从来不会逼迫他说关于自己性向的事情,她从来不会表现出他是有病的样子,对此,Isak心怀感激。

 

II

他把手机屏幕划开,按压在耳边,一边匆匆走进了餐厅,“我正在取呐,Jonas。”

“真的吗?你永远都在路上,实际上你根本都还没出门。”

“我真的在!我现在就在餐厅里了,你是用什么名字定的餐?”

“Valtersen,”Jonas说道,“你最好快点回来,Lea和我准备开始看八爪狂鲨了,你绝对不想错过的好片子。”

“喂,她才八岁,”Isak快速走近柜台,“她不需要看八爪狂鲨。”

“这又不是一部恐怖电影,她会没事的,对吧妹儿?”

他听到Lea在背景里说了些什么,等着收银员正走过来准备接单。

“她说他会没事的,”Jonas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就算她害怕的话,我会在这住一晚这样她晚上做噩梦吓醒的时候就会叫我安慰她而不是你。”

“拜托,如果她被吓到的话,你也会被吓到,而我会被吵醒两次。”

“你个混蛋。”Jonas说道,“抱歉,Lea,是时候让你认识到你哥哥的真面目了。”

“别再扭曲我在我妹妹心里的高大形象了,我是那个要辛辛苦苦把外卖带回去的人。别开始,等我回去的,你们现在在干嘛呢?”

“瞎玩。”

“怎么个玩法?”Isak狐疑的问道

“我们把乐高拿进客厅里玩。”

“Jonas!!!”Isak恼怒的抱怨着,“我讨厌客厅里有乐高!你知道的!这算是我的一条规矩了。它们散的到处都是而且她从来不打扫干净然后我就会踩到那些小块头。”

“你确实特别容易踩到乐高。”

“闭嘴,那人来了,我五分钟之内就回去。”

“爱你哦兄弟。”

Isak翻了个白眼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回口袋里。Jonas是他的‘随叫随到’保姆,当Isak需要在学校里留的很晚来做作业的时候,他从五岁,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Isak了,所以基本上他从Lea出生的时候就开始照顾这个小女孩。这世上没有其他任何人能让Isak信任到把自己妹妹交给他们的地步,只有Jonas。

“我来取一份给Valtersen的订单。”他对面前这个服务员说道。

这个人没说话,只是接过了Isak的卡,然后消失在了柜台后面。这里的食物真的很美味,而且价格如此便宜,算是弥补了它们糟糕的服务态度。当他拿着卡来的时候,还拿着收据,和一个大大的装着中餐外卖的棕色袋子。Isak说了一句谢谢你,然后转身走向门边,几乎装上另外那边推门进来的人,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再一次看到Even的双眼。

“嗨。”Even轻声道,而Isak越过他的肩膀,看到Sonja正紧抓着他的手,十指相扣。

“额,嗨。”Isak说着从门口往后退了一步。

Even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家的食物好吃吗?我是新来这个社区的。”

Isak简单的点点头,用一个小小的微笑回应了Sonja友好的露齿笑。

Even叹息道,“那——”

“我得赶时间。”Isak迅速从他们身边挤了出去,开始往家的方向走。

新来这个社区。这解释了为什么他总能在带着Lea散步的时候,突然遇到Even。但他没法真的细想这件事,因为他的脑海里已经被Sonja那个笑容给占据。

Isak知道她不知情那些发生过的一切。关于Even和他在一起,对她不忠这件事。就算他知道这件事情,她也不会知道Even出轨的对象是Isak。

这不是Sonja的错。Sonja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就像Isak一样。但这不代表他会喜欢这样的提示。他不想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的样子,他不想看到Even和她在一起开心的模样。Isak也曾经和Even幸福的在一起过,但那部分美好已经连同剩下的所有回忆一起,风干到了一碰就碎的地步。

Isak得承认,他怨恨看到Even如此快乐,不受影响的样子,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我回来啦。”Isak一边打开门一边大喊道。

Lea和Jonas正忙于修建一座壮丽的高塔——用乐高,他们只是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所以Isak先走进厨房,把给妈妈定的那份食物放到盘子里,连着叉子一起拿上楼。

“嗨,”他敲了敲门,她朝儿子微笑着,似乎刚刚从疲惫中醒来,看上去轻松又干净,而整个房间也被Isak打扫整洁,“你的食物在这里。”

她放下膝盖上搁着的书,接过盘子,“谢谢你, 宝贝。”

“没事儿,Jonas也在家里,如果你想下楼和我们一起吃饭的话,”

“不,没关系的,”她说道,“你们三个好好玩吧,”她亲亲他的脸颊,“我爱你。”

“我也爱你。”

 

楼下,Isak把所有食物移动到了客厅的茶几上,放下三个装着水的玻璃杯。Lea匆匆给了他一个象征性的拥抱,很快又转移到她心爱的——城堡?上——她和Jonas正在建的那个东西。

“你做完作业了吗?”Jonas问道,把一个红蓝相间的塔顶给完成。

“嗯,谢谢你能过来。”

“我很乐意和我最爱的女孩一起玩耍。”

“下次把Thea带过来,”Lea说道,“她很酷。”

“你为什么总是爱我姐多一点啊,妹儿?”Jonas忿忿不平,从他的尖塔后面盯着Lea,“我从你那小屁股刚刚被抱出来的时候可就看着你了。”

“我就是喜欢Thea,”Lea摇头晃脑,得意的笑起来,她的塔比起Jonas那边的要寒碜的多,“你给我点什么啦,Issy?”

“蛋卷。”他回答道。

她停止建设城堡的大工程,跑到茶几边上,激动地开始拆盒子,“Jonas,放电影!”

“她真是变得越来越任性了,”Jonas一边找遥控器一边说道,“看你把她宠的,你太容易屈服了。”

Isak嗤笑,“你也宠她不轻啊。”

“那是因为,我是——叔叔,叔叔是允许溺爱孩子的,叔叔从来不会说‘不’”

“这不公平,我也不想拒绝她的任何要求啊,”Isak看着Lea在那个大袋子里搜寻酱油包,“每次我说‘不’的时候,她看上去太难过了。”

Jonas微笑着摇摇头,“你真是心太软。”

“也许。”

Lea值得幸福,她的家庭生活已经这么艰难,而Isak是那个直面了家庭破碎带来巨大冲击的人,成长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铸就了他的性格和现状。如果有任何事情能让她的一生更加顺遂的话,他一定会去做。

“这很好,”Jonas点了播放键,背靠着沙发摊开手,“你把她教育的很好,她是个好孩子,而且也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

Isak注视着妹妹小小的背影,温暖的笑容浮上嘴角,“是的,我知道。”

 

III

“嘿,妈妈。”他带着一丝困惑问道,在楼梯最后一阶停下脚步,看着他妈妈在厨房里的背影,“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做晚餐啊!”她高声回应道,久违的那种充满活力的笑容,让Isak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太棒了,”他走到妈妈身边,“你感觉好一点了吗?”

“我感觉好多了,”她确定的说道。

Isak感到之前的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当他的妈妈终于从那个混乱的大脑里走出来一小会儿。所有那些不眠的夜晚,不停安抚她的时间,每一天他给她准备好食物因为她不能离开床铺,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只要她能从房间里走出来,穿着干净的衣服,梳着温柔的发髻,眼神清明,像一个真正的母亲一样温暖。

“太好了,”Isak眼睛亮亮的,“你需要帮忙吗?”

“不用啦,我的甜心,”她微笑着,“去玩吧,我做好饭了会叫你的。”

“至少,我可以帮你把桌子准备好?”Isak其实并不是一个向往正常家庭坐在大桌子上其乐融融吃顿饭的孩子,因为他不习惯那样的场景,而且他的家庭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谈论。但如果这能让他的妈妈开心一些,他可以忍受一个半小时沉默的坐在尴尬中。

“是的,”她注视着眼前已经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儿子,“好主意。”

“好嘞,”他拉开放餐具的抽屉,“我很高兴你又开始做饭了,我知道你很喜欢烹饪。”

“我正在做炖猪排,”她拨弄着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肉,“还有土豆泥,蒸绿豆,我还做了点蛋糕作为甜点。”

Isak微笑着摆好四个盘子,叉子,刀,还有点外卖剩下的餐巾纸卷在一起放在玻璃杯里。

“你最近怎么样呀?”她一边问,一边着手在炖锅里撒上酱汁。

“都挺好的,”Isak动作不停,“我大部分课都拿了六分。”

“我太为你感到骄傲了,”她从厨房里转过身看着儿子,“优秀的孩子。”

“谢谢,妈妈。”他走到妈妈身后,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他不得不弯下腰来做这个亲昵的动作。他还记得曾经自己比妈妈矮一大截,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知道你一直很不容易,”她温柔说道,歪过头靠着这个男孩的脸颊,他们相似的金色卷发交错在一起,顺便伸手关了炉子上的火,“我希望一切都能好起来。”

“我不在乎是不是很艰难,”Isak抱紧了妈妈,“我只在乎你开不开心。”

 

晚餐是一个颇为安静的场合。Isak一直心不在焉的试图开启一些话题来活跃气氛,他的父母沉默的坐在彼此对面,而他的妈妈是唯一一个会回应他的人,但是她的回应一般都没给这些对话任何发展的空间继续下去。

“你做的饭很好吃,妈妈,”他说着,一边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他真的很爱母亲脸上那种因为骄傲而耀眼的笑容,“超级棒。”

“超级棒,”Lea在旁边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照抄了哥哥的表扬,她长大嘴巴送进一勺子土豆泥,因为个子太矮小,她只能跪在椅子上够着桌子,但她已经比上次他们一家像这样子坐在一起要长大很多了。Isak已经快记不得上一次他们四个在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了,也就是上一次他妈妈能安然的从床上起来,足以回到厨房里做菜,而他的爸爸还在家的时候。

“我很高兴你们能喜欢,宝贝们,”他们的妈妈笑着握住Lea的小手,而Lea朝她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在一阵沉默的进食之后,Lea像是唱歌一样说道,“Isak和我~正在讨论养一直小狗的事情~”

Isak笑起来,“我们有吗?”

他的妹妹点点头,欢快的嚼着叉子上的猪肉,这顿饭可比Isak平常做的那些要好多了,甚至比他们在外面买的食物也好一大截。他爱极了每次他妈妈做饭的时候,能享受美食也是一种幸福。“是的,一只守卫犬。”她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妈妈乐的笑出声。

“守卫什么呢?”她眼角因为温柔的注视而泛出细纹,Isak觉得他简直是为了这些时刻而活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两个人可以交流,作为一对普通而温馨的母女紧密相连。

“守卫我们呀!”Lea兴奋的说道。Isak无法消除脸上的笑容,只能单纯的感到幸福。“Issy不在家的时候,狗狗会保护我们的!这样我们就不会害怕啦。”

“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我的宝贝,”他们的妈妈露出了一丝颇有深意的笑容,她朝Lea靠近,“但是你得找一只非常乖的狗狗,一只已经被训练好的,而且你还要学会好好照顾她,因为那是你的狗,宝贝。”

她睁大眼睛来回看着妈妈和哥哥,“真的吗?”她不敢相信的问道。

“Well,如果Isak也同意的话,如果他也准备好负起这个责任的话,我看不出为什么我们不应该养只狗,”Marianne(Isak妈妈的名字)笑着说道,她的眼睛如此明亮,Isak的心情也被点亮了。

Isak无法拒绝他们,尽管这意味着他肩上的重担又多了一个,他确定自己可以做到的,一只狗会对他们的家庭有很多好处,Lea一个人待在家的时候,也有个陪伴,而且是一个很好的让她学会承担责任的方式。他的妈妈一直很喜欢小动物,一只善良友好的狗狗可以给她带来平和的心境。

“我觉得没问题,”Isak说道,“我们可以再多聊聊。”

“我们不会养狗的,”泰耶(Isak爸爸的名字)冷漠的出声,Isak基本上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这是我的房子,我不允许一只狗来捣乱。”

“但是至少我们可以详细的谈谈,”Marianne冷静的提议。

“不。”泰耶说道,“不可能。”

“为什么呢?”Isak很疑惑,“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我不想为一只狗花钱,”泰耶坚持道,确实对于他而言这是唯一需要负担的责任了,毕竟他从来不在家。

“Well…那不会有太多的,”Isak反驳道,“只是 每月多出一袋狗粮的钱,或许一些玩具的花费。Lea和我会每天带它出去遛或者别的什么,我们的后院是装好篱笆的,你不需要多做什么。”尽管最开始他也不是完全支持这个养狗的想法——就是说如果结局是他们没法养一只合适的狗狗的话,他也不会感到太难过——但现在他的父亲正在否决这个提议,使得Isak突然想要为它而战。

“这是我的房子。”这是他爸爸说的全部。

“这不是个好理由,”Isak咄咄逼人,“这是我们的房子,这应该是一个家庭讨论的问题而不是一个独裁者的决定。” 

“Issy,”Lea小声说着,拉了一下哥哥的衣角,瑟瑟发抖。

“没事的,”Isak握住了妹妹的手。

Marianne想要用微笑来缓解这样的气氛,明显很不自在的样子说道,“我去把蛋糕拿过来吧,我们可以吃点甜点,那不是很好吗?”一边站了起来。

“Isak,”泰耶严厉的训斥着,Marianne停住了往厨房走的脚步,担忧的望了回来。她还不够坚强来面对这些,至少不是现在。Isak希望他们家能正常平静的在一起,哪怕一次,事情不要往混乱的境地发展。

这只不过是他的父亲在虚张声势罢了,为了维护他那操蛋的愚蠢的颜面。

因为他意识到他仅有十七岁的儿子已经在收拾他的烂摊子很久了。

“你不是那个做决定的人,”他继续说,“我很高兴你在帮忙,以及你愿意帮忙,但是这不是你能做出的选择。”

“我知道我不是,”Isak回击道,“这是我们大家的决定,既然Lea和妈妈都想要一只狗,那我就不懂了为什么你的想法就比所有人的都重要。”

如果他的妈妈此时能更加坚强一点的话,她就会加入这场讨论,但她不是,她刚刚从一场痛苦的发病期缓和过来眼看着就要再一次陷入抑郁期。Lea还太小,不知道她是被允许抵抗自己父亲的,但Isak知道,当她长大的时候,她会是个充满力量的女孩。

但现在,只有他来站在父亲的对立面,一如往常。

“答案是:不,”泰耶梗着脖子,“我是你的爸爸,我有这个最终决定的权力。”

“你几乎不算是我爸,”Isak发现自己的声音几乎是惊人的冷漠。他最近一直都他妈勇气爆棚,而且他无法埋怨任何事情,因为他正为了自己的生活筋疲力尽。大概就是一种我他妈还能失去些什么呢。这样的心情。所以他站起来,像个勇士一样战斗,因为为什么不呢。

“为什么你可以离开两周之后突然回来然后宣布一切事情都要听你的?我们才是一直住在这个屋檐下的人,我们才应该是那个做决定的人。”

 

现在这场谈话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关于养一只狗了,他才不管那只狗会怎样——反正他一直爱猫咪更多,想想吧,那些小混蛋们多超然物外,独立如此。

这是关于控制权的斗争,他没准备好把它们还给这个根本不值得尊重的男人。

“别和我争论这些。”

“我只想谈论这些事情,我们家难道是不允许畅所欲言的吗?或者你是那个大家长,你可以掌控一切只是因为你是一家之主?”

 

“妈妈我们可以去吃蛋糕吗?”Lea在一旁轻轻握住妈妈的手。

“当然,宝贝,跟我来。”她像是突然惊醒一般,连忙牵着小女儿走进厨房,“我做了巧克力蛋糕,你最喜欢巧克力了不是吗?”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里后,Isak转向他的爸爸,针锋相对“为什么应该你来决定一切尽管你从来不在这儿?Lea如果有一只狗的陪伴会感到更安全,毕竟我不可能永远陪在她身边。”

“她不应该感到害怕。”

“她才八岁啊!妈妈不能保护她因为她自己都下不了床,对吧?当然她会感到害怕,她应该感到害怕,孩子们就是这样。妈妈也需要一只狗,它们能缓解她的压力,你知道。也许她会变得更加平静,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百利而无一害。”

“我说了不,Isak”泰耶非常固执,“我决定了不可以,我不会付钱的,你不能养狗。”

“好,我就等着你走的那一天。”

 

IV

Noora的公寓一片混乱,而Isak终于搞明白了他之所以会被邀请来这个派对是因为他参加过两次—五分钟的Kosegruppa会议。他感觉Sana总得给他搞点事情做。

所以Lea正待在Ann的家里,他的妈妈正在烤很多很多的甜点,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爸爸被明确指示一定要确保妈妈记得关炉子和烤箱再去床上睡觉,因为她之前有一次忘关了导致门口来了一排消防车。而Isak正坐在沙发上,边上是Noora的,非常兴奋而且醉的不行的室友Eskild。

“你太漂亮了,”他含糊不清的说着,双手搂着Isak的脑袋,“但你又这么小只,像一个小宝宝一样,我只想好好保护你,我想把你用一块绵毯子包裹起来抱在怀里。”

Isak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些醉话,所幸他很快就被旁边晃过的另外一个女孩给拯救了,因为Eskild以一个醉汉不应该有的敏捷度蹿下了沙发一把抱住她,“Linn,我的小宝贝,我的小土豆。”

“我日,Eskild,这是个给高中生的派对而不是成年弯男的好吗,”这女孩嫌弃的说

“我这么年轻又美貌,我的Linny,不信你问这里的小Isak。”

“嗨,Isak,”Linn朝他露出一个微笑,她看上去不像是一个经常笑的人,他喜欢她。

“嗨,Linn。”

“我要把Eskild从你这边带走了,现在,”她稳住身上那个摇摇晃晃的人,“可以吗?”

“拜托了。”

当他们离开的时候,Sana扑通一声在他旁边坐下,“哈喽我的小伙伴。”

“我美丽的新娘子,”Isak微笑着拥抱了她,“我有段时间没看到你了,你跑哪去了,把我扔给Noora的室友。”

“Eskild?”她毫不同情的大笑起来,“我相信他肯定把你吓坏了,他超热情。”

“他人不错,”Isak抽抽嘴角,“看上去很有趣。”

“他会是个很好的谈话对象,”Sana一下子冷静下来,轻声说,“关于你…自己,如果你想要谈的话。”

“我不这么认为,Sana,”他嘬了一口啤酒,“如果我甚至不能告诉我自己的朋友们,那我更不可能和一个陌生人谈这些事情。”

“我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基本上是个陌生人啊。”

“那不是自愿的,”Isak说道,“一个事故,那不是,真正的出柜。”

“确实不是,”她点头同意,“而且我依旧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看见的。”

“没事,”Isak笑了一下,“我挺高兴能有人知道,你懂得,除了Even以外的人。”

她叹息,朝他的方向歪了下头,“他也没有那么差劲。”

“他确实变得更好了一些,”Isak承认,“我觉得,不确定为什么。”

 

她突然扬起了一边眉毛看着他的背后,然后Even坐在了她的另一边,拥抱了一下Sana。

“嗨,Sana,”他扫了一眼Isak,放开她,然后说道,“嘿。”就像是他害怕他会跑开的样子,小心翼翼。但是Isak已经厌倦逃避了,这是他难得一晚上能从保姆的工作中解脱出来,放松自己,嗨起来,他已经找到个好地方来等待派对真正热闹起来的时候,柔软的沙发。他不会离开,这一次。

“嘿,”他漫不经心的回应,看着手中半空了的啤酒瓶。当然他更愿意不和Even有任何交流,但他已经受够了给Even他想要的一切。他受够了不断逃跑这样才不受伤,至少面对现在的情况,这是唯一的方法。但是现在这一刻,他真的太他妈累了,这么久以来,无时无刻,每分每秒。

“我去看看Eva,”Sana拍了拍Even的腿。她直直的看进Isak的眼睛里,“你可以的吧?”

Isak点点头,吞咽了一口唾沫,“我没事。”

她鼓励的微笑起来,站起身离开。然后Isak和Even就这样被留给了对方,故意得躲避着任何眼神接触,能塞下一整个人的空间横距在他们之中。当Isak忍不住瞥了他一眼的时候,他可以回忆起那双弧度美好的丰满唇瓣尝起来是什么样的,还有那灵活的舌头是怎么在自己身上滑动。他记得那晚上他的味道。

“你最近怎么样?”一刻钟的沉默之后,Even突然问道

Isak正深深沉浸在一些回忆中,以至于他只能带着惊讶反应,“什么?”

Even的脸涨红起来,他看向别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做什么?”Isak小心仔细地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就好像Even是个能突然跳起来的弹簧一样。

Even把脸深深埋进手心,声音闷闷的传出来,“我不知道,”听上去很疲惫。他揉了揉自己的脸,双手往后拢着那暗金色的头发,依靠在了柔软的沙发背上,看着天花板出神,“所有事情都这么操蛋,不是吗?”这个问题飘散在他们之间的空白里。

Isak没说什么,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在做什么?”他终于能开口说话,声音却沙哑的仿佛一个失声依旧的歌者。

“我不知道,Isak。”这是他最常说的话,而且Isak也不知道。Even终于看向Isak,而Isak被那注视中饱含的强烈情感给定住了,仿佛被困在一个无边的蓝色海洋里望不到尽头。

“你应该搞清楚。”Isak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僵硬的说道。

 

接下来的整个夜晚,Isak再也没有看见Even,但他感觉得到有些事情正在改变。他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意味着什么。但事情有所变化,那些现在发生的事情,和六个月之前。

他无法原谅Even直到那个人能给出一个足够好的原因。也许这终点就要来临,也许这些痛苦都能迎来终局。

 

V

“你吃了太多糖,”Isak梳理着Lea长长的头发,感受着那些凉凉的发丝从手心里滑过。

“你让我吃的,”Lea哼哼着回击,舔了一小口手里抱着的热巧克力,露指手套里透出发红的小指尖。

“她说的没错。”Jonas正走在Lea的另一边,拿着他的咖啡。

“是啊,她就是个聪明的小混蛋,不是吗,”Isak带着点哥哥的骄傲炫耀着,“她已经有十一岁孩子的阅读水平了。”

“是吗?”Jonas扬起粗粗的眉毛,“哇,来击个掌啊妹儿,干得好,你现在在读什么书了?”

Lea开始背诵所有她能记得的书名还有章节,Isak看到Even正迎面走来,和他们在一条小路上,依旧是那只巨大的——果然狗随主人吗——的金毛犬正欢快的走在他前面一点,牵引绳悬在他们中间,就像通常Lea看到的那样。他在心里默默祈祷他们能就这么擦肩而过,最好Even不要认出他,就算认出来了,也不要说任何话。

但Isak显然忘记了Jonas的存在,这哥们曾经盛情邀请Even加入他们的午餐小桌一起讨论Nas是个多吊的乐队,于是Jonas迅速击碎了他的幻想——他热情的向Even招了招手。

“嘿,伙计,”Even在Isak心累的眼神中走过来,“嗨,Isak。”

“嗨。”

Lea朝大金毛伸出一只小手,Isak迅速开口,“嘿,要问。”

“我可以摸摸你的狗吗?”Lea说着朝自家哥哥翻了个白眼,Even微笑起来,

显然像所有其他人一样被他可爱的妹妹给折服了。

“我都不知道你就住在这周围呢,”Jonas说道,“Isak就住在,基本上五分钟远,那个方向。”

“是啊,我也是最近刚刚搬过来,”Even无比自然的回答,“我们这几天经常意外看到对方。”

“这是个小社区,”Isak控制住自己,用尽量礼貌的态度来面对他。在Jonas和Lea面前,他得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事实是,Even的举动让他困惑到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他的地步了。Even讨厌了他好几个月,不停对Sana说他的坏话,无视他,在学校里把他逼到墙角。而现在…现在一切都不同了,Isak不知道怎么回事,暂时,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者是任何玩意儿,真的,因为Even没有解释过,而Isak也没有要求他解释。

 

“所以这位是谁?”Even朝Lea点了点下巴。

“我的妹妹,”Isak生硬的回答道,他的声音也许有点太过防备了,“Lea。”

“哈喽,”Lea依旧忙着挠狗狗。

“很高兴见到你,”Even低头微笑着,“我是Even,而这是Books(Even家狗狗的名字,也是书的复数形式)”

Lea咯咯笑起来,“Books?那可不是个名字。”

Even笑的露出一口白牙,眼睛也眯了起来,“不,确实不是,他是按照一个节目来命名的,不过是一部你绝对没看过的节目。”

“我喜欢,”Lea蹭了蹭狗狗的鼻子,“我喜欢这个名字,尽管它其实不是一个真正的名字,而且我喜欢这只狗狗,他多大了?”

“也许五岁,或者六岁,”Even耸耸肩,“我上个夏天才领养了他,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

“我和Isak原本是要领养一只狗狗的,”Lea撅起嘴,“但是现在我们不能养了。”

“哦,那太糟糕了,”Even看向Isak,他的嘴角还带着一丝真诚的微笑,因为Lea可爱的小模样,这几乎像是他们俩以前的时候,就这一刻。

他对Isak微笑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他之前正在对Lea微笑,这个弧度还没有平和下来而已。但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之后,他们俩在一起的那几个月,那无数次微笑,大笑,聊天,发短信,Isak必须说,他爱极了那个微笑。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看到这个面对他的微笑了,尽管其实这不是真的给他的笑容,并不是真的,但他的心依旧停跳了一拍。

Isak的手指正无意识的抚摸着Lea的头发,他不能再承受更长的待在Even身边的时间了,还有太多话没有说清,太多过于沉重的过去依旧压在他们俩头顶,他开口,“我们应该走了,小宝贝,”他的手从Lea的头顶滑落到她的肩膀上。

“啊对,再见了哥们,”Jonas和他来了个击掌式的握手,“很高兴看到你。”

“我也很高兴。”Even的眼神没有从Isak身上离开过。

“谢谢你让我摸Books,”Lea说道“下次我不需要问你就可以拍拍他了,对吧?Isak非要让我每次都问。”

“Well他是对的,”Even低头看着小女孩,“但是下次你不用问我了,你还是应该先问过别人。”

当Lea抬起头疑问的看着Isak的时候,他默默点了点头,然后握住她的肩头催着她往前走。

“谢谢,”Isak对Even说道,又加上了一个礼貌的点头,因为Jonas正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嗯,”Even转过身看着Isak离开,“嘿,我会再见到你的,对吧?”

Isak注视了他一秒,稍微点了下头,然后转过身跟上已经走远的Jonas和Lea。

这他妈到底发生什么了。


译者的话:

大家好我又回来啦!

这章翻译了很久每天一点点翻 主要一回国事情有点多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谢谢你们还没有放弃我哈哈哈

希望大家喜欢这一章哟~

我还没来得及多看几遍捉捉虫因为晚上有事有可能要出去很久

为了能让你们在周五的晚上看到 就先发出来啦

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评论里见嘻嘻

我喜欢小红心 小蓝手🙈求支持呀

爱你们 比心❤️

评论 ( 44 )
热度 ( 118 )
  1. Opera Mundi 转载了此文字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