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2-3&4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46697?view_full_work=true

Summary一句话总结:

Isak 讨厌 Even, Even 讨厌 Isak, 并且Sana是唯一一个知道原因的人

BTW Lea在这里只是Isak八岁的小妹妹的名字 

而且是后期神助攻 全场MVP 请大家放心


III

“我刚刚教你的好像不是这样吧?”Isak看着Lea把一件干净的T恤揉成了一个皱巴巴的球

“你的方法太无聊啦,”她皱了皱鼻子,这倒是事实,把她的杰作‘皱皱球’小心的放在了一边。Isak无语的把它拿起来,摊开,按照正确的方法叠好。

“你真是个难搞的小屁孩。”

他的小妹妹只是耸耸肩,令人意外的没和他顶嘴,从洗衣篮里扯出一块干净的毛巾,把它胡乱扯开。

“而且你也不是个好帮手啊。”Isak看着那块惨不忍睹的毛巾,加了一句。

“没关系的,”她懒洋洋的说道,Isak因为她可爱的挤了挤眼睛而微笑起来,“反正我有你呢,所以我不用知道怎么做这些事情啦。”

“你不想在哥哥需要的时候,帮他多做点事情吗?”

“不是很想哦。”

门突然被打开,Isak和Lea一起看向那个方向。他们的爸爸今天准时回家了。

“嗨孩子们,”他试图和他的孩子们开启一个正常的对话,“今天学校怎么样?”

“还好。”Lea小心翼翼的说道,她的父亲对于她而言基本上就是个陌生人。在她能记事的年岁里,她从来没有和他待在一起超过几个星期的时间。

Isak看了看妹妹,又看了看父亲,决定打破这个尴尬的境地,“你可以负责晚饭吗?我们还没吃饭呢。”

“当然。”他的爸爸有些急切的说道,这次回来以后,他一直急于表现自己能扮演一个好爸爸的角色,并且一直试图赢回孩子们的欢心,当然他之前每一次回来都是这么做的。“你们想吃点什么?”

“一些Isak不会做的东西。”Lea眨了眨眼睛。这个范围可是大到能涵盖很多食物了——Isak的做饭技巧常年限制于做做三明治和意大利面。

“我记得冰箱里还有一些鸡肉,”Isak说道,“你可以试着用它做点什么。”

“好的,没问题。”他爸爸说着往厨房走去,穿着自己工作时的西装,“我来做那道你们妈妈特别喜欢的菜。”

“妈妈已经有很长时间只吃垃圾食品,不吃任何食物了,”Isak给他泼了盆凉水,“我很怀疑她会不会吃你做的菜。”他叠完了最后一条牛仔裤,把所有衣服都放回篮子里。“把你的衣服都放回衣柜里面去,Lea。”他说着把一叠衣物放到她的小手上,“别掉了。”

 她点了点头,有点紧张的托着那横在她手臂上的一堆衣服,走向楼梯。


Isak从地板上站起来,走进厨房,“你这次会回来呆多久?”他问自己的父亲。

“我不知道,”他回答的很快,眼睛一直盯着他手上正在切的蔬菜和旁边解冻中的鸡肉。

Isak已经懒得指出,星期天晚上他回来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次他一定会留下。

我听到他说那话的时候就应该知道的,他只是在胡说八道。

“好吧。”Isak缓缓地开口,他顿了一下,因为他不确定他是否真心这么认为,直到他已经不由自主的大声说出口了——“你应该知道,你每次这样回来再离开,只会让每个人都更受伤。”

他的父亲依旧没有抬头。手上的刀动作不停,看上去像是Isak刚刚就没说话一样,除了整个厨房里的氛围已经变得无比沉重艰涩。

所以Isak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身离开,走到楼上,Lea正坐在他的床上无聊的踢着腿。“和我一起玩乐高吧,”一看到哥哥走进来,她兴奋的要求道,他表示无所谓的耸耸肩,跟着妹妹回到了她的房间。

“所以我们要建些什么?”他一边盘腿在地上坐下,一边问道。

“一个动物园!”她满怀憧憬的提议,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长颈鹿在地毯上点点点。

“听上去很酷炫啊,” Isak宠溺的说道,“那么我们要在动物园里放些什么动物呢?”

“嗯…”她从一堆玩具中谨慎的挑出几个,“首先我们有一只长颈鹿,还有小狗狗,这只小猫咪,还有….”她抽出一只动物,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有点哽咽的说道,“一只狮子。”

“出什么事了?”他问道,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让她可以直视自己。

“妈妈说大洪水就要来了。”

Isak摇摇头,“你知道那不是真的,Lea,”他拨开挡在她脸上的发丝,“她不是真的这么以为的。”

“我知道,”她的下唇正在发抖,Isak的心都碎了,“她终于能开口说话了,这却是她唯一能对我说的话。”

“你不能相信妈妈说的那些话,Lea”,他说着把妹妹搂进怀里,“我知道这很难理解,我也知道这一切很糟糕,但是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不呢?”她把哥哥推开,生气的说道,“为什么她说的一切都这么奇怪啊!我不理解她,我没法理解她啊!”

“我知道——”

“别人的妈妈都是正常的!”她尖叫道,眼中闪出了泪花。

“Lea,”他温柔的把她拥回自己胸口,“一切都很好啊,你不需要一个正常的妈妈,因为你有我啊,好吗,而且我会一直在这里的,我哪里都不去。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一个能帮助妈妈好起来的办法,但在那之前,你不用担心任何事。交给我来解决就好。”

“真的吗?”

“嗯,”他把一个胖乎乎的熊猫放在她手里,“来,开始建你的小小动物园吧,我马上就回来。”

“好的,”她很乖的点了点头,开始把一些乐高堆到一起,Isak站起身,揉乱了妹妹的头发,他走出门,走向妈妈的房间。

 

“嘿,妈妈,你醒了吗?”他把门打开一条缝,用气声问道。

“是的。”她在被子下动了动。这是几个星期以来,Isak第一次听到妈妈的声音。

“Lea说你和她聊天了。”他坐在她床边,“你感觉还好吗?”

“洪水就要来了。”她抬头看着他,又像是在看着别处。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Isak问道。

“他们告诉我的。”

他不会问那个“他们”是谁的,再也不会了。

因为她是唯一一个知道的人,但她不知道怎么解释。

“爸爸在做晚饭了,”他说,“你想让我给你带上来一盘吃的吗?”

她目光沉沉的盯了他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好。”

他给了妈妈一个鼓励的微笑,“这很好,妈妈。”

“我不想让他进我房间。”

Isak摇摇头,“不会的,他会一直睡沙发的,别担心。”

“一定要照顾好Lea,”她突然睁大眼睛看着他,“当洪水来临的时候,当一切终结的时候,我知道她会想要和你在一起。”

“okay,”Isak扯出一个紧绷着的微笑,“如果这是你想要的话。”

 

IV

Isak被他的数学教授留堂教育了一下,因为一次烤糊了的数学考试。当教授问起来他的得意‘六分’门生为什么会在一次简单的考试中栽了跟头,Isak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他没法解释在这过去的几周之间,他的生活是怎么变得一团糟,比如他的妈妈正在抑郁症中挣扎着,而他的爸爸在离开了好几周之后突然回来,父母的缺席,导致Isak必须一个人肩负起整个家庭的重担,所以他根本没有时间学习。解释无用,他只是礼貌的问道他可不可以约一个放学后的时间,重考一次。

 

他迟了午餐,当他赶到学校餐厅的时候,他和朋友们平常一般坐着的那个桌子旁边,多出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站在Jonas椅子旁边,微笑着听男孩们说话。

Even真的无处不在,现在他甚至开始和自己仅有的朋友们打成一片了。

Mahdi已经看到了Isak,朝他挥挥手,所以Isak只能慢慢地走过去,坐在Jonas和Magnus之间。

“嘿,老兄,怎么这么晚?”刚刚正在和Even说话的Jonas转过头问道,Even也在看着他。

Isak,清楚的知道他现在看上去有多恐怖,因为缺乏睡眠,眼下的黑眼圈又加深了不少,声线毫无起伏的说着,“数学考试没及格,老师让我留下来谈话。”

“你从来没有不及格过啊。”Magnus说

“是啊,well,我这次没及格。”Isak耸耸肩,懒洋洋的开始扯着面包上的葡萄干。

“哦对了,”Jonas突然想起来什么“这是Even,那个Bakka的转学生。”

Isak抬起眼皮看向Even,艰难的露出一个不走心的微笑,“嗨。”

“我们其实认识对方,”Even看着Isak的表情笑了起来,Isak可以发誓刚刚那一刻他的心跳都停住了,“我是Sana哥哥的好朋友,所以我们有时候会在Sana家看到对方。”

 

操你的,如果此时只是他们俩独处的时候,他知道Even的笑容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么友好,而会是轻蔑的,冷漠的假笑。尽管其实Isak也没法说出这两个笑容之间具体的区别,但他就是知道。他十六岁那一年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Even再也不会给他任何温柔美好的笑容了。

“那很好啊,哥们,”Jonas兴致勃勃的说着“他刚刚正和我们说起NAS,你也很喜欢他们的歌,对吧,Isak?”

Isak故意避开了Even看过来的目光,“现在不怎么听了。”

Jonas挑了挑眉毛,有点疑惑的看着他,似乎发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Isak知道Jonas总是能看透他的伪装。但Jonas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热情的转向Even,“嘿拿把椅子然后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Isak盯着桌面,拒绝让自己产生更多不切实际的想法。他听到Even毫无异议的接受了Jonas的提议,拖拽椅子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几乎能炸开Isak的大脑,然后Even坐在了Jonas和Mahdi之间。

为什么时间不能暂停一小会儿?他真心希望脚下这个巨大的球体能停止转动,哪怕就一天。这样他可以好好睡一会儿,而且不用担心错过一切他需要专心去做的事情。他妈的想好好睡个觉有这么难吗?

Isak的思想跳出了这个桌子上正在进行的那些对话。他让自己忘记Even咫尺之间的存在,和他的朋友们说着一些他听不清的话。他试着让自己忘记他现在正身处于学校餐厅里这个事实,他把自己的面颊埋进手掌心里,用手肘压在桌子上撑起自己挂了铅球一般的脑袋,用尽全力想要睁开眼睛直到他的眼皮沉重到他负担不了的地步,就在他就要沉沉陷入睡眠的时候,Jonas拍拍他肩膀,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兄弟,”Jonas一脸担忧的表情,Isak很讨厌那种关心的眼神,因为他知道他现在是个需要别人关心的家伙,而他希望他不是。

“怎么?”Isak有些不耐烦地嘟囔着,愚蠢的掩饰着—试图否定一个别人能清楚看到的事实,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帮不了他什么忙。“我很好。”

“你妈妈还好吗?”

“Jonas。”Isak猛地抬起头,越过Jonas的肩膀,明显的朝Even的方向扔了个眼神,没有回应Magnus和Mahdi疑惑的注视。

“可你显然很久没睡——”

“我们能不能挑个别的时间聊这个话题,可以吗?”Isak意有所指的说着。这件事没有别人知道。尽管他真的全身心热爱Mahdi和Magnus,他依然不想要任何人知道。尤其是Even。“我要去图书馆了。”他推开身后的椅子站起身,拿起托盘,准备把他刚刚拿到,丝毫未动的食物给扔掉。

“可是你什么都没吃?”Mahdi说道。

“我不饿,你想要吗?”

桌上所有人都缓缓摇了摇头,对着他一脸的丧气,充满担忧的皱起了眉头,除了Even,只有那人看着他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而不是什么令人厌恶的,让他不想接触的东西。这不是Isak想要的眼神,他不想要任何人的怜悯,但如果可怜,能让Even终于放过折磨他,那么他可以接受。

“好吧,一会见。”他兴致缺缺的点了点头。

“我今晚打电话给你。”Jonas严肃的说道

Isak成功抵过了心中涌起的,想翻个白眼的渴望。他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把书包甩上一边肩头,离开。

他不喜欢当人们都在担心他的那些时候,因为还有很多别的,比他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心。

他没有错过Even的表情,在看着他转身离开的时候那个表情。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读它,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一些情感。和他们曾经分享的那些甜蜜微笑不同,也和他最近看着他的那种满眼厌恶不同。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想搞清楚那些感情背后的真正含义。

 

译者的话:

今天回头看了看前面翻译的两篇 觉得翻译的超级烂 太直白干涩 真的很抱歉大家🙏

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会把全文都改一下的

今天份的小心酸

Isak把自己的痛苦看的太轻了 希望Even能让他明白,他是重要的❤️

下周一见👋


评论 ( 6 )
热度 ( 93 )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