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2-1&2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46697?view_full_work=true

Summary一句话总结:

Isak 讨厌 Even, Even 讨厌 Isak, 并且Sana是唯一一个知道原因的人

译者的话:

今天晚上简直是Evak的盛宴❤️

于是打了鸡血一般多翻了一部分。

很抱歉在这个时刻 来了一段有点虐的....

但是尽快走过这一段荆棘小路

我们这个世界的evak才能够尽快和解

和SKAM里面的evak一样幸福哇

So here we go ;)


Chapter TWO

I

Isak已经在学习超前课程很多的内容了,因为只有周末他才有时间做作业。所以他大半夜的坐在厨房桌子旁边,手机播放着轻柔的音乐,这样他不会打扰到已经入睡的妈妈和妹妹。

突然响起的门把转动的声音紧紧抓住了Isak的神经,他睁大眼睛抬起头望向客厅的方向。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而门口正有人从外面打开他已经上锁的家门。

操。

尽管他经常用各种吓人的故事来告诉Lea要小心坏人,他从来没想过会有人真的试图强行冲进这个房子里。

他没有动,握紧了笔,希望这声响能快点停止。它的确停止了,不过只停了一分钟,又开始不耐烦的转动门把手。他听到这人先试着猛地往同一个方向转了几下,没成功以后又往反方向转了一下。第三次失败以后,一整剧烈的敲门声响起,哦操。

一个小偷/强奸犯/杀人犯绝对不会这么猛敲一扇上了锁的门,但是他爸爸会。

 

“你什么毛病!”Isak拉开门,小声呵斥着。他爸爸先前似乎正把自己全部重量都依靠在门上,因为当Isak猛地打开门的时候,他沉重的身体也跟着门一起落了进来。他闻上去像是浸泡在酒精和臭汗里而Isak打心底希望他能离得远远地,就待在无论他前三个星期待着的那个地方不要回来。

“Isak!”他的声音击碎了整个房子原本的安静氛围。

“安静!”Isak低声道,把他身后的门关好锁上。

“我的小女儿呢?”他懒懒的问道,摇晃着走进了屋子。

“她睡着了,爸,现在是大半夜!你安静点别把她吵醒了,我知道你不会想让她看见你这样子的,你看上去太可悲了,”他走进厨房收起作业放回书包里,他没办法今晚把它们完成了。因为今晚,尽管他真的很不乐意,但是他得照顾自己的父亲,“妈妈也在睡觉,所以你今晚就在下面睡吧。”

“在下面睡。”他的爸爸毫无感情的重复了一遍这句话,靠在厨房台面上来支撑着自己。

“在这里等着,保持安静。”Isak走到一个衣柜面前,拿出一些床单和被子,开始准备铺好沙发好让他父亲能睡的安稳。

“Isak。”他的声音从Isak身后响起,“我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

“哦好啊,我知道。”他从扶手椅上拆下来一个靠枕,扔在了沙发头上,“这儿,睡觉。”

在他爸爸又开始摇摇晃晃走进客厅的时候,Isak走回厨房接了一杯水,从Lea够不到的柜子顶上的药箱里拿了两片阿司匹林,握进手心里。

“你在下面睡没事的吧?”Isak把水杯和阿司匹林放在了沙发边的茶几上,他的爸爸已经在被子下面半睡半醒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好,就待在楼下,如果你半夜醒来的话别试图去打扰妈妈,你会惊醒她的,OK?”他又点了点头。

Isak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又想起什么,转头加了一句“记得侧着睡这样你不会被自己的呕吐物呛到。”

 

Isak走到楼上,检查了一下Lea和妈妈都安然睡着,没有被他爸爸这不愉快的抵达吵醒。他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疲惫的坐在地上。

为什么我生命里的一切都他妈是一场灾难?为什么不能所有事情,哪怕就一件事,可以是正常的?

看着床边的窗户中映出星空与城市灯光的美好,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这么操蛋。他妈妈是一团糟,他爸爸也是一团糟。他也是一团糟,很显然的。而Lea人生也会变成一团乱麻,当她成长到一定年龄,足够明白这个无法拯救的家庭的时候。

 

Isak真的太累了。但是如果他让自己的生命休息一下,他的小妹妹会变成什么样呢?他的妈妈呢?如果他停止努力,如果他做任何动作让自己不那么累,那么所有家里的事情都不会有人去做了。如果他不洗碗,不做饭,不去置办家里需要的东西,那么没有别人会去做了。

所以一切都只会停留在这个样子,过去,现在。

尽管Isak真的累坏了,他的内里已经开始崩溃,但他只能一刻不停的狂奔,因为这是唯一的选择。

 

II

“你不是过来学习的吗?”Sana拍了拍膝盖上摊开的课本,窝在房间的椅子上看着Isak。

Isak正面朝上躺在Sana的床上,把自己的头倒挂在床的边缘,“那只是个借口罢了。”

“当然是了。”她合上了课本。“怎么回事,Isak?”

“没事。”他麻木的回应道“我只是想要你妈妈做的剩菜。”

“好吧,Well,你已经拿到了,但你依然在这里,所以我们聊聊。”

“他之前把我堵在卫生间的角落里,”Isak把自己蜷成一团,把脸埋在手心里,感受着脸上血液倒流而产生的热度。过了一会儿他把下巴搁在手背上,看着她,“在Vilde那个无聊的滑稽剧会议之后?或者之间,我猜,我离开的蛮早的,抱歉。”

她耸耸肩,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

“我只是待在卫生间里,打电话给我妹妹而且逃脱那个爱的练习,然后他走进来了。”他回忆着,动了动肩膀,“实际上也没发生什么,他只说了,那,嗯,一件事。但我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要提起来,为什么他就不能让那些事情过去呢?”

“你知道他这么做其实也很难受的,Isak,”Sana认真的说,而且,是啊,她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但她的言语限制在Isak所告诉她的事情之中,她不是那种会背弃信任的人,尽管那其实会让他们之间的真相更明晰一些。所以她只是沉默的坐在那里,不方便更多的解释Even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原因,而Isak必须自己想出他究竟错过了些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在说他是个好人,Sana,他看上去确实是个很好的人,对所有人都很好,除了对我,而且我真的…我真的不理解。这没法解释啊,为什么他会讨厌我,当他…当他对别人都这么好,因为他才是那个…..”他说不下去了,抬起头看着Sana,她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而且他了解那个表情,当她把眉头皱起来,眉心间一道深深的沟壑,他知道她感到很难过。Sana从来不是一个会可怜别人的人,但她是Isak所认识的,最能同情他人感受的人,“他才是那个回到她身边的人。”Isak干脆的说完了,眼睫垂落,声音低沉了下去。

Sana一直看上去非常迫切的想解释些什么,但是被她对Even的忠诚所限制,嘴巴如同上了锁,她只能再次重复一遍“事情真的没那么简单。”

“我知道,”Isak简单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确实知道。他理解,他明白,他知道,而且比任何人都更能懂得。“我知道,这个我理解,但是这对于我而言并不容易,不管是看着他….”他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看着他回到她身边,是最难以承受的一件事情。”

“他和Sonja在一起四年了,”Sana说道“有很多事情…你还不能理解,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完整的故事,好吗?她对于他而言是安全的,她一直都是。”

Isak讨厌他现在这个软弱的语气,“他告诉过我,他和她分手了。”

“我知道。”Sana听上去为他感到深深的悲伤,而且身为唯一一个知道关于Isak真相的人,他觉得她挺有充足的理由难过。

“但他并没有。”Isak静静的说着,眼睛依旧盯着搁在自己摊开在大腿上的手心,“他对我说了谎,让我感觉像个傻逼一样,然后他又回到了她身边。”他烦躁的晃了晃脑袋,似乎想要把一些扰人的思绪甩走,“我不在乎他现在和他女朋友在一起,我不在乎他喜欢女生,这一切都没什么意义了。只是他…我告诉了他一切,Sana,我曾给了他我的全部,然后他对我扯了个慌就转身离去。”

他恍然抬头看着Sana,她正以刚刚那个表情和姿势注视着他。她的表情是如此悲伤,似乎希冀着自己可以纠正一切,她看上去想要拯救他,从他自己的噩梦中拯救他,而不是别的什么。

“我知道,Isak,对不起,”她几乎有些哽咽了,“我…我真的很抱歉,你知道我的,但这一切真的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你一定得明白这一点。“

“我想要明白。”Isak喃喃,他当然想要一个理由,能抹去那个,你只是不够好。他当然想要被告诉,还有一些更严重的因由在背后捣鬼,来告诉他,你不是一个错误

“但如果他不给我明白的机会,我不能继续活在他这样…一次次操蛋的提醒中了好吗?我所要求的只是他能让我一个人待着。我不想要一个道歉,我不想要任何改变,我不想要任何事情——除了他没告诉我的那些真相。所以为什么他非要这样…折磨我?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放下他,放下那些过去,为什么他不允许我放下。”

“听着, Isak,我理解你。”她坚定的说,“我真的理解,而且我会和Even谈谈的。但再一次,我真的觉得你们俩应该面对面谈谈。Even不是一个心怀恶意的人,如果他没有任何原因就对我的朋友如此恶劣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继续和他做朋友的。他有着他的苦衷。”

“我不在乎他这么做的原因了,”Isak冷漠的说道,“我只想放下那些过去。”

 

他们陷入了沉默之中,然后开始谈论些别的事情,很快就到了Isak应该去Ann家里接妹妹的时候,所以他站起来穿上外套,和Sana一起往楼下走。

“我们下周一起复习考试吧?在学校图书馆?”当他们走到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Sana问道,但Isak正看着Sana家客厅里,和Sana的哥哥坐在一起,正回望着他的Even。

Elias很快发现自己的朋友似乎注意力被别的事物吸引了,他转过头,看到了身后的Isak,于是他明快的微笑起来,“嗨,Isak。”

“嗨,”Isak试着朝Elias笑一下,随之失去了刚刚和Even的眼神接触,他只能匆匆撇了一眼Even的方向。

“一切都好吗?”Elias问道

“都还好,嗯,就是学习比较烦。”

“你想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吗?”Elias热情的问道,他显然还不知道在他们中间,有些事情正在缓缓坠入湖底。Sana依然是除了他们俩以外,知道真相的唯一一个人。

“不用了,谢谢。”Isak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妹妹还在等我。”

“Lea?”Elias兴奋的问道,“哦天哪,她还好吗??她真的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女孩了,哥们。”

Isak轻笑了一下,还是感到一阵不舒服。他不想让Even知道他一团糟的家庭。他不想让Even拥有更多能用来刺伤他的利刃了。而且再一次的,Sana和Elias不知道他的家庭一直都这么糟糕。Jonas是除了Valtersen家庭以外唯一一个知道全部的人。

“她很好,”他僵硬的回应道,“学习成绩很好,刚刚八岁,但她现在正在我一个朋友那里,所以我最好赶紧去接她了。很高兴见到你。”他朝Elias点点头,然后转向Sana,挑了挑眉毛,“再见啦妹子。”

她给了他一个带着小酒窝的笑容,“拜拜Isabell。”

于是他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环境,去外面享受呼吸的自由。



评论 ( 5 )
热度 ( 95 )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