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1-5&6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46697?view_full_work=true

Summary一句话总结:

Isak 讨厌 Even, Even 讨厌 Isak, 并且Sana是唯一一个知道原因的人

译者的话:

我回来啦朋友们

我每次翻译到Isak和妹妹的互动的时候

都特别希望自己是Isak的妹妹qwq

有Isak这样的哥哥宠着真好呀

表白Even(不是我的😭)的Isak小天使❤️

一发完结第一章!


V

“妈妈,我给你热了点汤,”Isak走进他妈妈的房间。“我希望你能试着吃点东西。”

 她没有动,实际上,她一整周都没动一点Isak给她做的食物。星期二他在床边发现了一个空的奥利奥袋子,所以至少他知道她也有在吃东西。

 “妈妈?吃点真正的食物对你身体有好处,你需要吃点有蔬菜或者肉的东西,这会让你的身体变得健康一点。“

 他低下头,毫不意外的看到地上有一盒薄脆饼干,捡起来,空的。

 “你得吃点健康的东西,”Isak认真的说道,但其实如果不是为了Lea还在成长期的健康,他估计也就是每天吃披萨或者外卖来打发晚餐,“如果一直不吃的健康点,你的身体不会好起来。”

 

Isak根本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他从来不能理解他妈妈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他大概永远都不会理解。他的父亲从来不肯正视迎面而来的问题,直到这个问题棘手到不得不处理的地步,比如他妈妈的精神问题。而他父亲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逃避,他时不时地离开这个家,当什么时候他觉得自己可以撑起这个家庭了,就会回来一小会儿,然后再做个逃兵。对于一个完全不在意家庭的人而言,只是个很平常的过程。

 

“好吧。”Isak最终放弃了,把碗留在茶几上离开了房间。当他站在外面走廊上之后,才意识到刚刚他重重的把碗放在茶几上的声音有多刺耳。

 操。我就是个混蛋。

 他回到房间,轻轻坐在她的床边,溢出一声叹息。“我很抱歉,妈妈。我只是很担心你,如果你真的不想吃的话也没关系的。”他吻了一下她的侧脸,站起身来“我会在楼下陪着Lea,如果你需要我的话我就在客厅。我爱你。”

 他不知道如果刚刚那些话她是否有那个精神去好好消化它们,又或者他只是在浪费时间对着自己说话。

 

楼下厨房里,Lea在扒开厨房台面上的一堆生菜,然后把它们放进刚刚Isak给她洗好的一个过滤器里。她站在一个小椅子上,这样她能够得着桌子,小手忙活着,自己开开心心哼着歌,精神十足。

 “你在哼什么歌?”Isak站到妹妹身边,从一个锁着婴儿锁的柜子里拿出一把小刀,这锁是他在阁楼里发现的,在有一个星期他妈妈总是拿着刀追着他爸爸之后,他就把这个锁拿下来用来锁这些刀具。

 “你不知道的一首歌,”Lea一边扯着生菜叶子一边露出个淘气的微笑

Isak笑了,“我不知道的歌?”

 “对”

 “你知道一首我不知道的歌??”

 “我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她把生菜叶子放好,有点挑衅的的转过头看着他

Isak有些玩味的挑了挑眉毛,拿出一个切菜板来,打开冰箱拿出一些蔬菜,“是吗?比如?”

 “比如刚刚那首歌,”Lea正试图把自己手上的碎叶子都弄下来,Isak大笑起来,因为他的小妹妹确实很机智。

“好吧,机灵鬼(smart ass),打开水龙头洗洗手吧,冷水。”

 

她从小椅子上跳下来,把椅子推到水龙头面前,又爬了上去,开始洗手。“你不应该说那个单词的(ass,屁股)。”

 “为什么?”

 “因为如果你能说的话,那我应该也能说。”

Isak想了想,这逻辑简直漏洞百出,从自己比她大了一轮还多一岁的角度来看,不过他只是说,“你可以说这个词,当你…十三岁的时候。”

Lea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你是说所有脏话还是就这一个??”

 “你还知道哪些??”

 她翻了个白眼,紧接着Isak意识到这确实是个蠢问题,他们的父母经常对对方咒骂着各种脏话,Lea大概六岁之前就能写出一本脏话大全了。

 “好吧,所有的。”

Lea满意的点点头,甩干净手上的水,又跳下小椅子,把它推到Isak旁边,盘腿坐在上面看着他片番茄,给胡萝卜削皮。在他开始切灯笼椒的时候,Lea伸手去切菜板上拿胡萝卜,Isak差点切到她的手指。

 “LEA!!”Isak赶紧拿开她的小手,另一手把刀扔到一边,“下次不能这么做了!”他生气的盯着她,紧张得握着她的手腕,看她的手有没有被伤到,“你刚刚差点被刀子割到!下次别在我切菜的时候把手伸到案板上了。”

当他确认了她确实毫发无伤之后,抬起头,Lea的大眼睛里泪水在打转,倔强的不肯落,瞬间他就后悔了刚刚所做的一切,当然除了把她的手拿开这一点。

“哦天啊,对不起,Lea,”他把妹妹抱进怀里,“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冲着你大喊的,你真的吓到我了。”

 他怎么可能成为像他父亲那样的人呢?他发誓过绝对不会让他的小妹妹哭泣。

他用大拇指轻轻抹了抹她的面颊,一滴眼泪划过,“原谅我吧,好吗?”

 她揉了揉眼睛,微笑起来,“嗯,原谅你了。"

 “好的,好的,那就好。想继续帮忙做饭吗?因为其实你不需要帮忙的,你可以去客厅里看一晚上电视或者玩玩具。”

 她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一点,“你看上去好有罪恶感啊,Issy,我帮你把蔬菜搞定了我就去看电视啦。”

 “好吧小宝贝,给我一分钟把蔬菜切好,你就可以把它们都放到碗里,手不要靠近案板了啊。”

 他很快切完了剩下的蔬菜——笨手笨脚,歪歪扭扭的样子,因为其实他不是很有做饭的天赋——然后把刀放进水池里,让Lea可以从案板上拿起蔬菜们,一个个扔进堆着生菜的沙拉碗里。

 “完美,谢谢你。”他蹲下身亲了亲她的小脸,然后把她从椅子上抱下来,“晚饭做好了我会叫你的。”

 

Isak把蔬菜沙拉搅拌好,分装到碗里,然后用冰箱最后剩的一点食物做了两个三明治。很快他就需要再去一趟超市里买点食材了,他觉得应该明天放学以后就去而不是以往那样周末再去。

Isak拿起手机,给他的父亲发了一条短信,我需要一些钱

爸爸:干什么用?

Isak:你确定你现在有资格问任何问题?

爸爸:要多少?

Isak:够买下周的食材

爸爸:好吧,我转给你,把超市收据留着给我看一下

Isak:好向你证明我没有偷用你的钱?成

爸爸:我不是这个意思

            Isak

            你太过于敏感了

Isak:别说我敏感

            你不在的这三周,我一直在照顾着家里

            把钱给我就行

            而且别装作你很懂我的样子

“Lea!晚饭做好啦!“

他的妹妹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别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放在一边。

 

VI

Isak成功的躲了Even整整一周,除了有的时候,他们俩的视线会在走廊里碰见,而一秒之后Isak就会移开他的视线。他不在乎这样会不会让他看上去很没用或者是被吓到了的样子,再或者是看上去放弃了与Even的对抗。他不在乎任何有关Even的事情了,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忘记一切。

 

“Isak!”他刚刚走进礼堂里,就听到了Eva的尖叫声,然后被拢进了一个暖暖的拥抱里。Vilde往他手里塞了一块面包,Sana朝他眨了眨眼睛,于是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他心里清楚那些男生绝对不会来的,尽管他已经苦苦哀求他们来和他一起受折磨,他们也都打着哈哈表示同意了,只是因为他们不想在他面前说‘不’而已。光从他们含含糊糊的答应中,他就知道这些不靠谱的兄弟们肯定会到时候了再拿些蠢比的理由来搪塞自己。他拿出手机划到他们群聊的界面,心里默数着时间,看看什么时候他们才开始一个个的‘惊慌的’说自己没法来了。

显然他们没让Isak失望,一条条信息蹦出来


Jonas:抱歉,我妈找我有点事啊

Magnus:我都忘了那破会议是今晚了,抱歉啊老哥

Mahdi:对不住了兄弟

 

至少Mahdi没有试图编造一些看上去就很傻逼的谎言来掩盖自己的‘罪行’。Isak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眼睛无意识的在房间里扫了几圈之后,他对上了Sana从房间另外一端望过来的眼神,Sana露出一个坏笑而且扬了扬眉。Isak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其实他愿意为Sana做很多事情,而且很明显在周五的晚上来参加一个无聊透顶的会议也算是他无法拒绝的很多事情之一。

Lea很少在星期五的晚上一个人待在家里,他越想就越恐慌,觉得自己应该打个电话问一下Ann可不可以把Lea接到自己家和Cathrine一起玩。

 他正准备打电话给家里——毫无疑问会让他的妹妹觉得很烦人,她现在大概已经翻出了家里所有的甜食,正在愉快的享受着‘没有哥哥的时光’,而这个哥哥呢,其实已经打过电话确保了自己八岁的小妹妹正一个人在家,锁好了门,妈妈也睡觉了,一切都很好——然后他看到Even走了进来。

Isak正准备拨号的动作冻住了。

我日。

他真是无处不在啊现在??

 

他们互相看到了彼此,Isak很快被莫名其妙的激怒了,转开眼。他听到Even轻笑的声音,然后是某人走到了他身后那一排,坐下的声音。在这之后,除了Even在自己身后坐着这一件事情带来的强烈的存在感,Isak发现自己很难再注意到别的任何事情了,而且这是个他一开始就不想来的地方,更何况现在Even也在这里,再一次。

很显然Even还是没理解Isak所希望的那种距离感是什么样的。

 

“爱的练习”这四个字冲进Isak脑海,让他瞬间清醒。他很清楚自己绝对绝对不会做这种东西,不可能。

 所以当别人都站起来的时候,Isak一点点挪到门边,迅速闪出了这个房间。

 他一点点在走廊里磨蹭着,最后坐在了卫生间的马桶上。

 

“Lea?你一个人在家还好吗?”

“Issy你担心的也太多了吧?”Lea烦躁地回应,“我很好啊。”

“妈妈还在睡觉吗?”

“对对对”她哼哼着,认真讲,她确实早就告诉过他家里的所有情况了。

Isak只是有一点点不理智的恐惧,他慢慢在卫生间地面打着拍子,好计算一个合适的时间回到那个礼堂里,然后看在Sana要求了的份上对Vilde以示支持。

“好吧好吧,抱歉了,我知道我很烦人,我只是担心你啊。”

“你不用担心我的,”

“well,你知道大部分人都不会把八岁小孩一个人留在家里的。”

“我又不是一个人在家里。”

哦。Isak翻了个白眼。如果有任何人想绑架他的妹妹的话,估计他妈妈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吧。Isak不想在这方面想太多,更多关于一个八岁女孩可能在家里遇到的危险这样的幻想,只会让他心跳加速手心出汗,把他推到想要赶紧逃回家的边缘。

Isak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Lea会没事的。她以前也自己待在家里过。他们住在一个很安全的社区。她知道怎么锁门,怎么把窗帘都拉好而且不会接任何陌生人的电话,或者答应任何除了Isak和Ann以外的人来敲门。

 

“好吧小宝贝儿,我只是确定一下。”

 

卫生间的门猛地被打开了,声响之大以至于Isak从马桶上跳了起来打开隔间的门,Lea正在说着想要一条狗来陪伴自己所以Isak不再担心,但Isak感到一阵冰冷弥漫全身,当他看到Even正站在自己面前。

“Lea.”电话对面的小女孩依旧说个不停,她正说道想给那个幻想中的狗狗起个名字叫‘Reginald’,这是个需要别的时间讨论的问题,“Lea!我得走了,好吗?”

“为什么?”

Isak侧过点身子,低下了声音“你刚刚不是还很生气我打电话给你吗?现在又不想让我挂电话了?”

“因为你刚刚说的话吓到我了!”Lea义正言辞

“好吧对不起,你会没事的,我六点之前就回去好吗?我会带着晚餐会去的,如果你需要什么的话就打电话给我。”

“好吧,爱你哦Issy。”

“我也爱你。”Isak说完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他转过身。Even什么都没做,除了站在那里,盯着他。Isak不知道Even是因为知道自己在这里才来的,或者不管他在不在,他只是想来卫生间而已。再或者,他根本不知道Isak在这里。

 

“你为什么在这?”Isak终于打破了沉默。这几乎成为他问Even问的最多的问题了,因为究竟为什么他会在这?为什么他妈的这家伙总是无处不在??

 “Sana是我在这里认识的唯一一个朋友,”Even答道,“她让我来,所以我来了。”

Isak点点头,这是他们俩之间能交换的最为礼貌地一个举动了。Isak决定他最好现在就离开,他不想讨厌Even,尽管Even说的话一般都不给他那个机会。

 

“他们…做完那个爱的练习了?”Isak试着表达友好的问道

 “别这么做了*,Isak。”

*这里指的应该是Isak试图像问普通朋友一个问题一样对待Even

Isak感到自己再次被浸入了刺骨的冰冷里,“操”

 “你已经做到了。”说着,Even的蓝色眼睛还他妈闪了一下。

Isak一时语塞,他的手指渐渐麻木。他不能说什么。

也没什么好说的。

Even转身离开,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一开始会走进来,当门在他身后合上的一瞬间,Isak颓然坐在了地上,倚着墙,把头埋在膝盖中间,试着大口呼吸。

 

一切都他妈乱七八糟的。

而Isak必须学着背负着一切继续生活。

这是他能唯一能做到的了。

 

Note:

第一章结束啦 

再整个看一下第一章的话 大概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印象了

关于Isak和Even究竟出于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中,以及Isak的生活里发生了些什么

因为这些都是未来很重要的细节哦

相信我 我也想赶紧翻译到两个人冰释前嫌 开始别扭的甜甜蜜蜜的阶段啊

但是这篇文很慢热的,

所以麻烦大家和我一起耐心的看着这两个宝宝们 慢慢成长吧

我保证 从第二章开始Even对Isak的态度会开始转变的!

期待星期三Isak生日的时候能有一个Even POV 的clip❤️

周三更新!

挥挥

PS: 刚刚发现 这才翻译完第一章 已经有一万两千多字了............


评论 ( 21 )
热度 ( 81 )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