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 Mundi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授翻】The Notion of Falling BY Smokeshop C1-1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46697?view_full_work=true

Summary一句话总结:

Isak 讨厌 Even, Even 讨厌 Isak, 并且Sana是唯一一个知道原因的人

译者的话:

I'll give all the credit to smokeshop, Thank her for creating such a great story.

一切功劳归于smokeshop,谢谢她能写出这么好的故事。

而且感谢我的朋友们,耐心的帮我纠正不通顺的地方。

希望你们享受这个故事;))

Chapter ONE

I

Even回来了。

我真想不通,他明明应该上学期就毕业离开的。我不应该能再见到他来着,尤其在这他妈的我自己的学校。

 

Isak的眼神不断地飘过学校餐厅角落桌坐着的那个人,Even看上去和去年别无二致,他看上去像是他从来没有在学期的最后两个月谜一样的消失,他看上去很好。

 “你在看什么?”坐在桌子另一边的Mahdi问道,Isak后知后觉的转过头。

“你说什么?”

“你在看什么??”

“噢,”Isak用下巴点了点他注视了很久的那个方向,Even正一个人坐在餐厅的角落里,“那人是Bakka的,我只是…我以为他去年就应该高三毕业了,不懂为什么他现在在这儿。”

他必须得重修一年,”Jonas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Nissen,”他看了看Isak“所以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Isak耸耸肩,清了清嗓子“就是…派对…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上遇到过。我他妈也不清楚。我只知道Sana认识他。”

说完之后,他才发现,对于一个简单的问题而言, 他给出的理由似乎有点太多了。这些理由中的任何一个其实都足够解释Jonas的问题,但是他一口气说了三个,这看上去就很可疑了。而Jonas的表情明显是起了疑心。 

但Isak的手机及时的消息提示声给了他一个迫切需要的借口来缓和一下此刻尴尬的场面。

 

Sana:你见到他了吗?

Isak: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Sana:得重修

Isak:他知道我在这吗?

Sana:他知道你在这上学,我不知道他看没看见你

Isak:我擦 Sana

         这他妈是发生了什么?

Sana:放轻松

          我保证他不会去打扰你的

Isak没回复。他把手机塞回兜里而且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又往Even那瞟了一眼。但这次Even往回注视着他,嘴角弯出一个不达眼底的笑容。Isak低下头盯着桌面,怒火随着逐渐升温的脸颊燃烧起来。他不需要他假惺惺的笑容,在他不需要的一切事情之中,他此刻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那个人。

 

“我去我柜子里拿本书,”Isak边说边迅速站了起来,速度快到他屁股下的椅子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尖利刺耳的响声,这声响引得大半个餐厅里的人都不耐烦的看向这边,而Isak只想快速离开,“一会儿见。”

“什么鬼啊Isak??”Jonas在他背后大声抱怨着

他只是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他不能被Even以那样的眼神注视着,尤其是在一切发生了之后。他不能在Even发现了他的情况下继续与他待在同一个空间里。

他在和那讨人厌的柜子进行日常般的惨烈斗争,而且毫无疑问的,这战斗以Isak最终放弃为结局,他甩了甩酸痛的手,重重的把额头抵在了柜子的金属门上。

“很高兴见到你啊,”一道低沉的声线在他耳边响起,他猛地转过身以至于他的头撞到了他刚刚倚着的金属柜子。

“啊哦——!操!”他揉了揉头,抬眼发现是Even在说话,“你他妈干什么?”

“嗨,Isak”

“滚开,”他转回面对柜门,又开始试着撬开它,只是为了做点什么来避免Even以及他脸上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Even开口道,冷冷的注视着他,“但是,哇哦,你用了整整一周才发现我在这里。”

“你到底在这里干嘛??”Isak自暴自弃的转过头问道,还好这时候整个走廊都没有人

“我转校了”Even回答

“我是说,你在这里干什么,在我的柜子面前干什么。”

Even很随意的耸了耸肩,笑容未减半分,依旧是那个带着厌恶感的微笑,这不是他们俩以前会给对方的那种笑容。他的嘴角看上去充满恶意与危险。

“你会说出去?” Isak终于问了,他最担心的事情。他的声音在隐隐发抖,即使他已经用尽全力去 自己的声线稳定些许,即使他现在最想要的事情就是自己能够稳重自然的面对Even。

Even嘲弄的笑了“拜托,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些破事。”

不管Even的语气有多么低劣冷酷,他的回答让Isak至少能好好呼吸,“那就好。”

Even点点头,“好。”他往后退了几步,“回头见, ISAK”

Isak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

这很好,没问题的。

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不再那么激烈而疯狂的跳动了,虽然那上面的裂痕又加深了一点点,但这没什么。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因为他必须好起来。


“嗨。”Sana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吓得Isak几乎跳起来,转过头面对她。

“嘿。”Isak状似轻松的回应道,嘴角弯了弯,试图牵起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可悲的微笑。

“冷静。”她轻轻的把一只手放在他的手臂上,“我看到他了。”

“他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Sana?”Isak几乎绝望的问道,他的手在发抖,“我害怕他会说出去。”

“他不会的,Isak。”Sana依然如往常般冷静,“我保证。如果别人知道了,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手在他的手臂上来回移动着安抚他紧张的神经,而且起到了作用,Isak稍微放松了一些,疲惫的倚在柜子上。Sana的眼神非常关切的停留在他身上,还有着一点点悲伤。

就算他失去一切,至少他还有sana支持着他。

“我站在你身边呢,Isak,好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Sana并不讨厌Even。在这场战争中,她是一个独立且公正的第三方,在知晓两边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的情况下,她没有选择自己说出真相。她选择了怜悯他们的痛苦,同情他们的挣扎,但是她绝对不会对这两个男孩说任何一句关于另一边的坏话。

 

“你准备好上课了吗?”她问道

Isak点点头,Sana鼓励的笑了笑,

“嘿,”她像个温和的,通晓世事的祖母会对自己的孩子做的那样,用自己的指关节敲了敲Isak的下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Isak不知道除了Sana以外,他还可以在这件事情上依赖谁,所以他选择相信她。

 







评论 ( 22 )
热度 ( 141 )

© Opera Mundi | Powered by LOFTER